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六章 阴谋与阳谋
    肖恩出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拉博和尼尔森、扬等几人面面相觑,聪明地没有说话,护卫着肖恩的马车回到普瓦图大学内的临时居处。

    科瓦尔伯爵夫人为自己长孙十八岁举办了一场生日舞会,盛大的舞会,嘉宾云集,肖恩也收到了邀请。

    肖恩的到来,既令人惊讶又是理所当然。因为普瓦图上流社会的人们都知道他不会跳舞,而且好像他也不愿意学,但他在收到科瓦图伯爵夫人的邀请函两天内给予很正式的书面答复。

    这是一种从宫廷到民间都广泛流行的圆步舞,通常至少有十对男女参与的大型舞会,需要一支二十人的乐队伴奏。今天这场舞会则云集了近百位男女。

    在优美的节奏稍稍明快的音乐中,身着华丽晚礼服的男男女女,翩翩起舞,尽显优雅与生动曼妙的身姿。

    奥黛丽和一群女人们坐在一起,而肖恩和其他男人们则坐在对面,双方之间一宽敞的舞池。女人们珠光宝气,个个争奇斗艳,男人们则衣冠楚楚,优雅得体。

    就连仆人们也个个衣着光鲜,礼貌周到,服务细致,尽显一个豪门的教养和气度。这是那些新晋暴发户们一时难以企及的。

    这样的盛大的舞会,即便在普瓦图也并不是多见的,不仅是因为它的盛大和奢华,更是因为参加它的来宾,都是最顶尖的上流人物。因此,它受到了上流社会男男女女的一致追捧,一张邀请请柬通常都让受邀者觉得面上很荣光。

    舞会已经进行一会儿,一曲结束,十对男女的优美舞姿赢得了观赏的宾客们的掌声。

    奥黛丽无疑是众多女宾中最耀眼的那一个,但她还没有下场,或许她是考虑到肖恩的尴尬。

    布兰登子爵今天也来了,他的夫人最近身体有恙,所以他带了自己的女儿,并跟自己女儿跳了一支,他把自己女儿看的挺严密,禁止任何男子靠近。

    “肖恩,我敢跟你说,今晚来这里的男人,除了我这样的老家伙,都在猎艳。这些家伙别看都穿的考究,但华服掩盖不了他们内心中的龌龊。”布兰登子爵对肖恩说道。

    这个老喷子。

    “子爵,您把我也算进去了。”肖恩不满道。

    “你?”布兰登喝了一口葡萄酒,“别人的目光都在满场飞奔,你的目光只在一个女人身上停留。”

    “有这么明显吗?”肖恩诧异地问。

    “我原本不信传言,但现在我相信了。”布兰登看了肖恩的一眼,“年轻的子爵,我也年轻过。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我严肃地告诉你,婚姻是一项契约,也是一项庄重的承诺。千万不要凭着一时冲动而轻易下了重大决定,考虑到康纳利家族只有你这一个独苗,这一点更加重要。”

    “那您的建议是?”肖恩好奇地问。

    “不知道!”布兰登道。

    肖恩满头问号。

    “这取决于你把未来的妻子放在什么位置。”或许是感受到肖恩的不满,布兰登接着道,“首先未婚妻的家世,不至于辱没你的家门,门当户对当然是基本的要求,但人们通常一山更望一山高,攀附豪门,因为可以给家族兴盛带来助力。其二,妻子通常接受过严格的教育,知书达理,这是相夫教子培育家族未来的必要条件,愚笨的妻子简直是家族噩梦。其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凡是屁股大的女人,一定会生出健康的继承人。至于爱情,那是什么玩意?”

    “呵呵。子爵,感谢你告诉我这个秘密。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妻子只是一个道具或者阶梯?传宗接代是最主要的作用,另外就是自己上升的可以利用的途径。而爱情是用来消遣的,所以可以包养金丝雀。”肖恩道。

    “呃,肖恩,看来你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贵族了。至少在这里表现正常……”布兰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显然,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准备这样做。但如果你娶了一个女人,同时又养了几个情妇,却都认为是因为爱情,就当我没说。”

    “我实在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给予我类似的忠告呢?当然我知道他们可能是好心。”肖恩道。

    “很简单,因为你始终表现出来的是一个非典型贵族的风范,这让大家都觉得有必要纠正你,从而让你看上去像是自己人。”布兰登戏谑地说道,“不过你不要担心,我认为那是嫉妒。如果你表现的跟他们一样,他们就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你越成功,就越显得他们不堪。”

    “子爵,我失陪一下。”肖恩越过舞池中央,走向女宾的坐席,来到奥黛丽的面前。

    此时,奥黛丽面前正围着一群年轻男人,他们有的是贵族之子,有的是银行家之子,还有普瓦图最知名的艺术家。

    他们都向奥黛丽发出邀舞的请求。

    但奥黛丽略有些冷冰冰的气质,阻挡了他们的热烈的期盼,而同性之间的竞争让他们剑拔弩张。

    “夫人,我能邀您一起跳舞吗?”

    肖恩粗鲁地推开挡在前面的男人,那人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见是肖恩,那男人立马从眼前消失了,肖恩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众目睽睽之下,肖恩邀请奥黛丽共入舞池。不要说别人,就连奥黛丽也感到很惊讶。

    肖恩展现出了自己的强势,众人只能戏谑地看着他,然而无人敢挑战。有的男宾,比如布兰登子爵却不嫌事大的带头鼓起掌来。

    科瓦尔伯爵夫人密切地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小事”,若有所思。这些争风吃醋的事情,无论在热那亚,还是在圣城,她看的实在太多了。一场舞会,如果没有这些暗斗,那就太奇怪了,只是眼前的年轻子爵好像没有遇到值得他重视的对手。

    被肖恩握住戴着薄纱手套的手,奥黛丽的眼神似乎充满着探询,她惊讶肖恩的大胆,却担心今晚肖恩会出丑。

    然而肖恩表现让她大吃一惊,虽然肖恩的舞姿明显有些笨拙,明显是刚学不久,但总算没有因为失误而引起全场混乱。

    这种大型的集体舞蹈,很容易因为其中一对的失误而引起连锁反应,那通常是一场惨不忍睹的灾难。因而娴熟的舞步是一个有教养的上流人物必备的配置。

    “别担心,我的学习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肖恩笑着对比他还要紧张的奥黛丽说道。

    “呵呵。”奥黛丽忍住笑了,“可我刚才感觉你的手出了不少汗。”

    “第一次嘛,通常都是比较紧张的。”肖恩道。

    那天晚上在奥黛丽城里的宅邸里,奥黛丽主动跟肖恩摊牌了,认为肖恩有更好的选择,尽量减少见面。

    但肖恩仍然没有放弃,二人头一次发生了争吵,最后以肖恩的暂时退让结束。

    “那你是跟谁偷学的?”奥黛丽问。

    “我是花了大价钱拜师学的好吧?认真学了三天,怎么能叫偷学呢?”肖恩道。

    “那你藏的挺深,今天为什么不藏着呢?”

    奥黛丽的个头在南方人当中算是比较高的,但仍比肖恩矮了半头,她扬着脸说话,神情有些俏皮,显现出少女般的妩媚动人。

    “因为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肖恩笑着回应道。

    音乐达到了一个高潮,速度明显加快,而肖恩的舞姿略显慌乱,考虑到他的练习时间,能达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正因为对节奏的掌握还不太熟练,肖恩也趁机揩油,而弄的奥黛丽脸上浮上红云。

    一支曲子结束,肖恩和奥黛丽的舞姿也停止了,肖恩将奥黛丽送回她原来的位置。

    金碧辉煌的厅堂里又响了掌声,大半却是冲着肖恩来的。

    正如布兰登子爵刚才所说的那样,肖恩一展舞姿,尽管很难用优雅来赞美,但让他看起来像是“自己人”。

    在下一支舞曲之前,伯爵夫人的长孙艾伯特-科瓦尔出场,他被隆重地介绍给来宾,这也宣布他已经成年,可以以科瓦尔家族的继承人的身份,参与社交和公众活动。

    “康纳利子爵,请屈尊到我身前来。”伯爵夫人高声说道。

    “随时听从您吩咐,尊贵的夫人。”肖恩走上前去致礼。

    伯爵夫人坐在沙发椅上,颔首还礼。

    “我的孙子,艾伯特就要进入普瓦图大学学习,子爵是普瓦图大学的校长,所以我请你务必严格教导艾伯特。”伯爵夫人客气地说道。

    “这是我的荣幸。”肖恩道,“普瓦图大学也希望能吸纳更多如您的长孙这样的年轻人。”

    “伯爵也是普瓦图大学毕业的,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他听闻近来普瓦图大学在子爵的管理下,蒸蒸日上,成绩也有目共睹,伯爵倍感欣慰。为此,伯爵将向母校损款五万金路易。”

    肖恩再一行礼道:“感谢伯爵的慷慨,这笔资金将以科瓦尔家族的名义设立奖学金,我保证每一个先令都会用在奖励那些优秀学生身上。我想,那些获奖的学生,一定会感受到来自科瓦尔家族的仁慈与慷慨。”

    伯爵夫人对肖恩的答复很满意。五万金路易对于平民来说,是一笔巨款,可对于科瓦尔家族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这个时候,算是中场休息,除了舞会大厅,主人家贴心地为宾客们准备了休息室,既有一个酒吧,一个棋牌室,另外还有一个吸烟室,为女宾们则是特别准备了更多的房间,以让她们补妆和换上另一套晚礼服。

    另外这个时间,也是仆人们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碎花边、假花瓣、亮片和羽毛等等女宾们装饰用的小玩意。

    肖恩和布兰登子爵两人并肩来到花园里透透气,很默契地交换雪茄,然后各自吞云吐雾。

    “肖恩,知道伯爵夫人为何大老远从圣城回来吗?”布兰登突然问。

    “当然是她的长孙,已经长大成人。”肖恩道。布兰登有些恼怒道:

    “肖恩,你不诚实。”

    这是一个严重的指控。

    布兰登虽然是一个在各方面都很顽固的贵族,看谁都不顺眼,但肖恩是一个例外。

    肖恩无奈道:“子爵,我确实得到一些消息,但并不确定。比如有人传言说,科瓦尔伯爵想在宫廷获得一个职位,但他的竞争对手太多,所以伯爵想促成热那亚对1/20税立法,让这种税成为一项普遍税。事实上,我们毕竟征收过一次。”

    “关于这一点,我是坚决反对的,我拥有的土地虽多一点,但不会多交一个先令。”布兰登断然说道。

    “请子爵放心,还有教会挡在前面。”肖恩提醒道。

    “对,如果他们敢对教会征税,我就同意对贵族征税。”布兰登子爵道。

    “子爵,如果你这样认为,这个税种还真可能法成功。第三等级们正在蠢蠢欲动,凡是能够打击到教会和贵族特权的,他们一定会赞成。要知道,土地主要掌握在教会和贵族的手中。”肖恩道,“而且土地是最容易清查的一项资产。”

    “这倒是一个问题。”布兰登很不高兴,“这些暴发户们想爬到我的头上。”

    科瓦尔伯爵在热那亚极有影响力,那些男爵们估计至少有一半人都不敢违抗科瓦尔伯爵的意志,他们要么是跟伯爵有姻亲关系,要么曾经受到过伯爵的恩惠,还有的根本就是看伯爵的脸色过活,一旦这些人同意,再加上伯爵给第三等级的许诺,在三级会议的投票上就有可能通过法案。

    舞会大厅的音乐再一次响起,布兰登和肖恩离开花园,一个女仆迎面走了过来,她悄悄地塞给肖恩一张纸条。

    肖恩惊讶地看了那人一眼,趁人不注意,看了一眼小纸条。

    字迹很熟悉,内容很惊悚。

    圆步舞继续进行,此时场中的都是年轻人。肖恩悄悄地走到主人的旁边。

    科瓦尔伯爵夫人笑着道:“子爵,为什么不再跳了?你看他们多开心啊。”

    “夫人,我觉得他们更需要有人在旁边欣赏,这样他们会更有兴致。”肖恩道。

    “听说子爵跟菲利普殿下交情很不错?”伯爵夫人问。

    “那一定是个误会,作为皇家协会的会员,我当然跟会长认识。事实上,我跟菲利普殿下只见过几次面而已,还谈不是交情。”肖恩答道。

    “子爵,你十分谦虚。”

    这时一个仆人弯着腰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伯爵夫人虽然在跟肖恩说话,但她的目光注意力全在舞池当中。

    那仆人上完了茶,却突然从端茶的银盘的白色布巾下抽出一把匕首,往伯爵夫人的喉咙刺了过去。

    伯爵夫人身边的人惊呆了,肖恩离的最近,但伸出右手,铁钳一般及时地握住了那人的胳膊,将其胳膊反扭到他的背后。

    那仆人吃痛地,扑倒在地,被肖恩死死地压住。

    “有刺客!”有人尖叫起来。

    这个刺客却抽搐了几下,口吐白沫,服毒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