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九章 包税合伙人(一)

第六十九章 包税合伙人(一)

    格利高里-贝克,安静地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听着高阶经理们的高谈阔论。

    作为包税公司派遣到南方的中级雇员,他来热那亚快两年了,起初被分配到普瓦图东北部的一个小城任主管,今天的会议结束后,他将因为工作出色而成为包税公司在普瓦图的高级主管之一。

    这不仅意味着他个人地位的提升,也意味着他薪水也将提高一大截,另有还有许多没有反映在账单上的油水和灰色收入,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几年后应当可以买下一座小庄园。

    在欧罗巴帝国,包税公司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帝国将一些税收以承包的形式发包给包税公司,即国家将征收打通力让渡给个人。每五年缔结一次合约,双方约定一个数额,由包税公司负责相关税收的征收,每年除去交给帝国国库的应交的税金,剩下的就是包税公司自己的收入。

    这一做法对国家和皇帝当然有一些看得见的好处,国家可以定期获得一笔固定的收入,不因天灾人祸而减少,也不必花精力对付走私和抗税行为,这对总处于财政饥渴的皇权来说相当重要,更何况建立一套廉洁高效的国家税务机构也非易事。

    包税公司的上层,是一批富商、金融家组成的利益集团,他们被称为总包税人,或者叫合伙人,又被戏称为“财政家”——专为解决国家财政而存在的人。

    这样的总包税人全国有60个人,在他们之下则是分布于各行省的包税人,数量就多了,这些包税人是高级管理者,除了优厚的薪俸,在完成包税公司下达的征税任务后,享有分红的权利。

    包税公司所涉及的税种,主要包括盐、酒和粮食这些必须品,此外还包括烟草、皮革、煤炭和金属矿藏这些大宗商品,以及一些奢侈品,还有关税。以1820年帝国征收到的7亿5千万金路易税金为例,其中就包含包税公司支付的2亿5千万,约占总税金的30%。

    为此,包税公司是一个拥有高达25000多人雇员的庞然大物,其中超过20000人是税警,他们拥有持枪查私和拘捕抗税人的权力。他们在执法过程中,往往无视地方政府的权力,手段强悍。

    包税公司的存在,似乎能够将民众对沉重税负的愤怒引走,包税人因而被民众指责为寄生虫、嗜血者和人民的公敌。

    然而这一个怪物,是帝国畸形税制所带来的产物,如果不是因为畸形的税制,如果没有省际之间如同国与国之间的关税差异和流通壁垒,就不会有那么多走私和抗税。

    而卡洛斯二世本人就一度是总包税人之一。因为是预付款制度,谁有钱就可以投资,税收征上后然后分红——实际上是国家强制借款。显然皇帝的私人金库比较丰厚,只是后来因为遭到学者和民间的强烈反对,卡洛斯二世才不得不退出。

    格利高里-贝克的理想就是成为包税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今天的这次会议讨论的就是有关对茶叶种植进行征税的议题。

    随着茶叶的风靡,早在去年底的时候就有人提出对茶叶进行征税,并把茶叶当作一种奢侈品征收重税。

    帝国财政的巨大窟窿,使得圣城的大人物们恨不得对一株野草进行征税。

    在无法节流的情况,他们只得绞尽脑汁,进行开源,寻找新税种,甚至还有人提出增加新爵位,比如恢复“骑士”这个封号——只要你交钱就可以获得,这当然遭到了贵族们的集体反对。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主持会议的则是帝国包税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包税公司在热那亚的最高管理者,总管斯科恩先生。

    “自从康纳利子爵发现了茶叶的妙用,因为有利可图,普瓦图所有的山地几乎都种植了茶叶,这种情况预料明年会有更多,奥特山南面的山地今年已经被炒成了天价,以前那里的荒山和丘陵根本无人问津。在热那亚的其他地方,现在你已经很难找到适合种植茶叶的土地。

    今年全省保守的估计会有2000顷,也就是3万亩的茶叶种植,如果按照一年多次采摘的情况计算,每亩可以采摘100至150公斤。当然这只是理论数据,因为许多茶园刚刚开始种植,明后年才会见到收成。”

    科恩听说手下的报告,欣喜地点点头,道:“如果只按3万亩来算,至少会采摘3000万公斤的茶叶,这是一笔……对了,平均售价现在是多少来着?”

    “平均每公斤30金路易左右,这里指的是茶园出售价,市场零售价翻倍。至于最顶级的,比如康纳利子爵茶园今年头一批春茶,产量总共只有100公斤不到,每公斤高达800金路易的天价,然而康纳利子爵甚至惜售,他只用来馈赠友人。”有人道,“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很高明的销售策略,在热那亚,如果你得不到这种顶级的春茶,那一定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但也有人不同意:

    “据我的观察,今年的平均售价已经比去年下降了至少两成,预计未来还会下降,毕竟现在许多地主大量种植茶叶。我预计未来五年内降到15金路易,也不是不可能的,茶叶有成为大众饮品的趋势,售价降低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让更多的人尝试这种饮品,从而使得茶叶种植真正成为一项产业。即便是15金路易,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奢侈品。现在1亩茶园的价值,抵得上全帝国7成以上家庭的年收入。”

    “这个价格是无法维持的,但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饮品会成为千家万户必备的一种饮品。而茶税必将成为帝国一种重要的税种。”

    “康纳利子爵拥有5000亩的茶园,其中有1000亩是成熟的茶园,已经为他带来可观的收益。今年会有2000亩带来收入,明年会有3000亩,后年他拥有的所有茶园都会带来收入。我还听说他在帕特纳堡附近购买了不少山地。

    那么,按照他现在拥有的5000亩茶园,以最最保守的估计,他的茶园在1834年会给他带来高达750万金路易的收入,然而他却一个先令的税金都不交,这绝对是帝国税收的重大损失,是不可原谅的。”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抛开各项成本不说,气候变化与病虫灾也不必谈,一旦南方各地甚至龙江以南地区广泛种植,茶叶的售价会坠崖式地下跌。

    后年,也即1834年每亩茶园能净赚300金路易就不错了,当然在所有地主大规模出售茶叶之前,肖思能独享超额利润几年。

    这些收入能让肖恩做成许多需要花大钱的事情。

    坐在角落里列席的格利高里-贝克发现,会议突然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冷场。

    贵族不交土地税,茶叶作为一种新鲜事物,它既不是粮食又不是水果,现有的法令上没有一条规定肖恩必须为它交税。

    所以,这是一个空窗期。

    但显然圣城的大人物注意到了,更不必说包税公司在普瓦图的成员了。

    如果将茶叶纳入包税公司的业务范围,显然会立刻提高他们的业绩,如果眼光更长远点,茶叶一旦在南方十二行省普及,这一项产业会为帝国提供近一两千万甚至更多的税金,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但正如前面所说,这是一个空窗期,如果现在就对茶叶进行征税,会被康纳利子爵认为是一种敌意和羞辱。

    科恩见气氛有些冷场,扬了扬手中的一份文件,高声说道:

    “我已经得到了财政大臣内瓦尔阁下的允许,将临时对普瓦图的茶园征收一种特别税,这份文件从明年1832年1月1日起生效。”

    听者哗然。

    “格利高里-贝克先生?”科恩点名。

    “我在,科恩先生!”格利高里-贝克连忙站起来。

    “从今天起,你就是包税总公司热那亚分公司的高级主管兼茶税专员,专门负责这件事。”科恩道,“这将是我们分公司未来的头等大事,如果做好这项征收,不仅是你,我们有资格坐在这里的任何人,都会获得应得的奖赏。”

    众人鼓起掌来,这项预计金额相当可观的新税种,简直就上帝的恩赐。

    他们刻意回避了热那亚属于三级会议地区,交什么税交多少税,不是财政大臣一纸命令就可以办到的。

    唯有新专员贝克感到有些棘手和不痛快,或许这些大佬们故意把这项注定会得罪人的差事交给自己这个在热那亚没有什么根基的人。

    平时那些油水丰厚工作又清闲的差事,也没见谁自甘人后!

    但他地位卑微,贝克没有反抗的本钱和资格。

    奸诈!

    但贝克可不是好欺负的,比如他不会告诉这些人自己跟康纳利子爵其实早就认识了。

    对茶叶种植征税,这是必然的。想必那位子爵也可以理解吧?贝克这样安慰自己。

    凭心而论,贝克很想做成这件事,毕竟他是有理想的人,他也想如科恩总管那样一边发号施令,一边享有丰厚的分红和奖金。

    但那位子爵岂是自己一个小小的茶税专员可以对抗的?

    子爵或许对抗不了或者不愿对抗强大的包税公司,但捏死自己就跟捏死一个蚊子差不多。

    或许想到许多阴暗的事,贝克刚刚升职的喜悦早已经不翼而飞。

    收税者与被征收者之间,天然就是对头。

    坐在马车上的贝克专员,眉头紧皱,他忽然吩咐御者:

    “去普瓦图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