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一章 包税合伙人(三)

第七十一章 包税合伙人(三)

    总督府内,戴利局长在跟总督拜恩汇报。

    “火灾大约发生在凌晨两点钟,火灾其实是从报社后面的仓库烧起来,那里存放有易燃的纸张和油墨,正好当时风势比较大,在守门人叫来人救火时,报社已经被烧毁了大半。”戴利道。

    “你怀疑谁干的?”拜恩问。

    总督其实有了怀疑对象,但他需要戴利自己说出来。

    “《热那亚人报》最近把矛头对向包税公司,引起了不少骂战,广泛的舆论中支持这家报纸的居多,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戴利道,“至于,是不是包税公司干的,坦白地说,我没有证据。”

    “科瓦尔夫人遇刺案,你们结案了吗?”拜恩突然换了个问题。

    戴利苦笑道:“那是明摆着的事。”

    拜恩盯着他看,他严厉的眼神令戴利不得不叹道:“你是怀疑康纳利子爵自己找人烧了自己的报社?”

    “当然,我只是怀疑。”拜恩道,“那位科恩你找过吗?”

    “我找过了科恩先生,他的态度很强硬,也很无礼,完全否认指控。总督阁下,您知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不可能把他请来喝茶。”戴利道,“不过,看到科恩先生很愤怒的样子,我很开心。包税公司的这些家伙没少给我们添麻烦。”

    “我局长先生,难道报社被焚毁这事,也这样不了了之?”拜恩感到愤怒。

    身为总督,看似地位尊贵,但在地方上,许多人还真的不把他当一回事。他强烈怀疑肖恩是效仿科瓦尔伯爵夫人,暗中操纵着纵火事件,让包税公司处于舆论批判的中心位置。

    问题的根源已经很清楚了,来自于包税公司泄露的消息,他们居然想染指茶税,而且没有经过令人信服的程序,这简直没有把自己这个堂堂一省总督放在眼里。

    事实上,拜恩也想对茶园征税,税金交给总督府与交给包税公司当然不一样,这对自己意味着经济繁荣和巨大的政绩,凭什么让包税公司得以好处,如果他们过于贪婪甚至会影响到这个新兴产业的发展。

    他跟史丹利市长不止一次地测算过茶税的多寡,得到的结果让他们十分心动。

    当仁不让!

    所以,拜恩对包税公司吃了个闷亏,心底里则是冷笑不已,那些无比贪婪和蛮横的包税人,几乎是全民公敌。

    戴利当然知道拜恩心里所想:

    “阁下,以卑职看来,圣城那些大人物们恐怕不会放过茶税,因为这是一项稳定又丰厚的收入。”

    “正是因为如此,才不能让他们得逞。”拜恩道,“我会写信给首相和财政大臣,以表明我的立场。关于茶税征收问题,与其让包税人收益,不如全交给国家。再说热那亚属于三级会议地区,在税收方面,我们有权对财政大臣的命令提出抗议。更何况,以前可没有什么茶税。”

    反正这事跟自己无关,戴利懒得掺和,只是报社被烧一事,他必须给康纳利子爵一个答复,这就比较难办了。

    正说话间,有侍者来报,康纳利子爵大人到。

    戴利以为肖恩是来问罪的,但肖恩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局长先生,关于报社被烧事件,我强烈怀疑是有人蓄意纵火,请你尽快找出嫌犯,将他绳之以法!”

    “请子爵放心,我一定加强警力,早日侦破案件。”戴利保证道。

    肖恩点头致意:“辛苦局长先生了,抱歉,我有事要跟总督阁下商谈,请你回避一下。”

    “哈哈,局里正有事,卑职告辞了。”戴礼拿起自己帽子,告辞而去。

    拜恩命人端来茶水,这还是肖恩赠送给他的上等好茶,市面上买不到的奢侈品。

    “子爵,关于报社被焚毁一案,请恕我直言,也许什么结果也得不到。希望子爵理解。”拜恩硬着头皮道。

    他却未料到,肖恩对此毫不在意:“那只是小事一桩,正好报社的房子太老旧了,我已经替报社的社员们找好了地方。他们值得在更体面的地方办公,服务于热那亚人民。”

    拜恩心里忽然感觉到一阵轻松,这更坐实了他心中的猜测。嗯,眼前年轻的子爵已经让他产生一种威压。

    “不知道子爵亲自来这里,有什么要指教的?”拜恩问道。

    “总督阁下,有传言说,圣城想对茶叶种值征收税金?”肖恩问。

    “老实说,我也是这两天才听说的,或许这只是流言吧?至少,我未收到任何公文或者法令说,要对茶园征税。”

    拜恩的回答很谨慎。

    “呃,不管是作为贵族,还是作为一个公民,我对陛下和国家都有应尽的义务,包括交税。”肖恩先表明自己的立场,“听说有人鼓动包税公司对茶园实行包税制,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同时也是欧罗巴茶叶推广理事会所不能接受的。”

    “理事会?”拜恩有些不明白。

    “忘了跟您说。”肖恩掏出一份文件,“热那亚刚成立的一个团体,主旨在于茶叶推广。这是申请陈情书,请总督阁下过目。”

    拜恩装模作样地拿出老花镜,陈情书上赫然列着接近一百人的姓名,许多人的名字,拜恩耳熟能详,有些人是贵族,有些人是地主,有些人则是富商和工厂主。

    这些人成立了一个以肖恩为领袖的团体,他们至少在热那亚三级会议中占了二分之一的名额。

    这不得不让拜恩震惊和重视,肖恩以利益为纽带,居然肯放弃独占的茶叶种植利益,这让他迅速地团结了许多人,俨然在热那亚拥有了一股容不得他掉以轻心的力量。

    如果再考虑到维希镇那些新兴产业力量所聚合的富人,还有教会友谊和以及肖恩在学者和自由职业者中间的影响力,这就相当令人震撼了。

    同时,成立一个团体这是一招妙棋,至少肖恩代表了许多人的利益,甚至有资格以团体的名义向圣城发出陈情或者抗议。

    拜恩不动声色地接过陈情书,道:

    “如今我们热那亚茶叶种植,正方兴未艾,这项大有前途的新产业,将会给热那亚带来繁荣和就业,我原则上是赞成这个团体的。不过,请允许我仔细斟酌一段时间。”

    拜恩有些拿乔,肖恩自动忽略这一点:

    “包税制是一项恶评无数的制度,总督阁下,本团体同意就茶叶种植纳税,但我们更愿意由总督府代表国家来征收。同时,我们提议在未来的三级会议上,就此发表一个声明,我们建议税金的一半算入地方财政,以便政府能够修路建桥和接济穷人。”

    拜恩心花怒放,当然不会反对,但这涉及到与圣城谈判的事情,因此他这个总督的立场就相当重要了。

    “感谢子爵及诸位产业主的慷慨与对帝国的忠诚,我一定竭力争取一个比较好的税率。”拜恩立即表态道,“至于包税公司的征税行动,我坚决反对。”

    搞定了总督,肖恩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总督府。

    《热那亚人报》报社真不是他派人干的,好巧不巧,那天凌晨看门人不小心打翻了火烛,结果引发了一场意外火灾。

    肖恩将计就计,成功地将引起民众对包税公司的批判。事实上,批判包税公司的没有一个穷人,都是有钱人,而有钱人才是包税公司的对头。

    那位伯爵夫人似乎感受到了肖恩的手段,最近偃旗息鼓,连跟教会论战的兴致都没有了。

    科恩坐在马车里,看着肖恩离开总督府,他跟肖恩见过几次面,但没什么交情。

    这次踢到了铁板,让科恩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这个贵族不一样,有钱有势,而且受到一支军队的拥戴,尽管这个贵族现在并无军职在身,但维希镇还驻扎着一个团的军队,这可不是自己的那些对付走私贩的税警可以抗衡的。

    可是巨大的利益面前,科恩很难放弃,他相信圣城的那些大人物们也不会放弃这一块肥肉,帝国日见困难的财政状况让那些大人物恨不得到处寻找税源——这就是科恩这样的人发家致富的根源之一。

    身为包税人,科恩并非笨蛋,尤其是听说肖恩搞起了一个茶叶推广理事会的团体时,他就知道自己可能会得罪一个团体。

    事实上,最近科恩有些焦头烂额,包税公司的许多雇员遭受了民从的谩骂,有人走在街上会被人扔臭鸡蛋,而设在各处的收税所受到了攻击。

    有一支活跃于贾维亚与热那亚交界处的走私团伙武装,最近比较活跃,频繁攻击自己的税警,在过去半个月内已对造成了十多人的死伤。对此,科恩急需热那亚守备军的配合,而守备军可都曾是肖恩的部下。

    想到此处,科恩决定亲自拜访玫瑰园。

    在拜访玫瑰园之前,科恩也从总督府得知了一些内幕消息,肖恩给总督抛出了一个诱人的诱饵,这就让科恩坐不住了。

    然而,他的茶税专员格里高利-贝克,则带来肖恩口头提出的一个三方协议:

    茶税包税公司与行省,按三七分成,具体分成由包税公司跟总督府谈判,但税率一定要让茶叶团体可以接受。

    这个提议,大出科恩大意外。

    “这真是个妙人!”

    这个口头提议令科恩无法拒绝,看上去,好像是三方共赢。

    但他知道无论他与总督府谈判的结果如何,无论三七分还七三分,肖恩和他的团体一定会得到一个比较低的税率,反而占了最大的便宜,因为总督府也盯上了这块肥肉。

    “贝克先生,这个月给你加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