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三章 黑色力量(二)

第七十三章 黑色力量(二)

    黑色的力量,也是黑色的黄金。

    即便是在传统的南方,有钱人也对此深以为然,只是相对于北方来说,南方人只是小打小闹,他们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那些小煤矿小铁矿已经满足了他们大部分需求。

    当总督府发出将对北热那亚新发现的煤矿和铁矿拍卖开采权的时候,许多人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四处打听消息,但总督府对这些保密,事实上拜恩身边的人也不清楚那两处矿藏到底有多少价值。

    人们只打听到始作俑者是肖恩-康纳利子爵,这就吓退了许多人,因为他们当中大多数自认为财力上没法跟康纳利子爵相比。

    科瓦尔伯爵夫人听说后,她立刻召来了家族的商业主管,斯迪亚-科瓦尔,科瓦尔伯爵的一位侄子。

    科瓦尔家族是大地主,但与传统靠土地生息的贵族不同,这个家族不排斥投资于新兴产业,相反,这个家族拥有许多工业公司的债券和股票,每年都会给家族带来巨额的收益。

    财大气粗的伯爵夫人,最近在肖恩身上遇到了几个软钉子,虽然没有让她实际损失多少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但让科瓦尔家族的权威确确实实受到了削弱。

    在她看来,这种无形的损失更让她难受。

    一个贵族正在崛起,看上去有挑战科瓦尔家族在热那亚权势的趋势,这令伯爵夫人警觉,就像一个大型猛兽有强烈的领地意识。

    “科瓦尔家族必须得到那座铁矿和煤矿。”伯爵夫人对自己的商业主管说道。

    “可我们现在手头上的情报极少。”斯迪尔皱着眉头,“现在得到的消息是,康纳利子爵早就派人勘探过,而且也是他的人发现了矿藏,储量多少,价值多少,需要投资多少,我们一无所知。”

    “难道以前就没人勘探过?”伯爵夫人奇道。

    “当然有过,我猜那些矿藏埋藏的比较深,所以以前被错过了。当然北热那亚那靠近奥特山一带,以前也有零星矿藏被发现,几百年来那里小铁矿、小煤矿有很多,但一直不成气候,并没有大规模投资的价值。如果是露天富矿,它们早就被发现了。”斯迪尔解释道,“这从侧面也说明,它们开采的难度将会比较大。”

    “但我不想让那个私生子得到它们。”伯爵夫人很不爽。

    私生子当然指的是肖恩,他是谁的私生子,恐怕没人知道。如果肖恩的亲生父母还活着,看到肖恩如今的成就,恐怕早就来认亲了。

    但伯爵夫人私下里这样称呼肖恩,显然是对肖恩的一种羞辱,毕竟对贵族来说,血脉的纯洁与传承才是尊贵地位的保证。她觉得这样,自己的心情才会好受一点。

    “可总督府只给七天时间,在这七天时间里,我们很难得到确切的情报。比如那些矿藏的真实价值,以及我们据此开出的价码。”斯迪尔道,“竞标,看似在程序上完全正当和合法,但内行人稍稍分析都知道,这是为康纳利子爵独家订制的。如果我们冒然出价,很可能或损失一大笔钱。”

    斯迪尔的言下之意是,意气之争是没有必要的。

    “钱,不是问题。我的主管先生。”伯爵夫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科瓦尔家族的权威是无价的。”

    “如您如愿,夫人!”

    听到这个决断,斯迪尔立刻丢掉自己的个人看法。

    开采权拍卖会如期举行,地点在普瓦图大饭店。

    这场拍卖会仍然吸引了众多富人的参与。

    当总督的代理人公开宣布竞拍办法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定有黑幕。

    因为总督府把铁矿和煤矿分别了十个分区,每个分区底价为20万金路易,所有竞拍者必须交足20万的保证金才允许竞拍——总督府将收到千万级别的保证金,而这些保证金即便放在银行里吃利息,也是一笔巨款,所以总督府先赚上一笔。

    总督府并不能保证这二十个分区实际都有大规模开采价值,但总督府给中标者一年的时间勘探,如果中标者反悔,在这一年内可以提出解除合约的要求,总督府将全额返还中标出价金额,但保证金只退一半,这一条苛刻的条件也成功劝退了那些想碰运气的人。

    这简直就是给肖恩独家订制的,因为只有肖恩花了大力气提前进行勘探,掌握着最详实的地质信息,尤其是用秘密出价的方式,对肖恩极为有利——每个竞标者将自己看中的区块及出价多少的文件,装在一张信封里封好口,当场投入一个木箱里,并且现场同时公开开标,也意味着大家只有一次出价的机会。

    总督府给出的理由是,防止恶性竞争和恶意串谋,同时也是对康纳利子爵“无私贡献”的一种奖赏——毕竟没有康纳利子爵的发现,这场竞标会根本就不会出现,那些矿藏仍将沉睡,不能被用来造福人类。

    并且,总督府保证,铁矿和煤矿分区中,分别至少有5处具有大规模开采的价值,康纳利子爵不会独吞,他只会选择其中的两块。

    斯迪亚-科瓦尔早早地来到了现场,他看了一眼人头攒动的现场,没有看到康纳利子爵亲自来,却看到了那位子爵的心腹皮埃尔等人。

    阿尔贝-皮埃儿正被热那亚最有钱的一批人包围,后者都在寒暄中旁敲侧击,想打听出那位子爵到底看中了哪几块。

    这当然是绝对机密,皮埃尔对此守口如瓶,隔着人群,皮埃尔的目光与科瓦尔家的斯迪尔的目光交汇。

    斯迪亚不屑地转移了目光,身为科瓦尔家族的重要成员及商业主管,他瞧不起皮埃尔这位两年前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商人。

    但现在皮埃尔等人在普瓦图的商界地位上升的极快,仅从那些黑围着他转的富人们身上就看得出来。

    银行家西耶斯也亲自来到了现场,他地位尊贵,已经很少亲自参与商业谈判,但今天他也亲自到场了。

    他的目的是为有志于得到矿藏开采权的来宾提供贷款,并探讨后续的银行服务。

    要知道许多人为了要中标,最少要拿出两份保证金,获得投两次标的机会,以提高中标概率。有的人志在必得,则准备掏出五份即100万金路易的保证金,这些保证金是要在总督府的账上停留一年的时间。

    他们的个人资产可能远不止这个数,但要掏出这样大的一笔现金则极有难度,更不说这只是为了获得开采权,真正开采时还要投入更大一大笔钱。

    这时就体现出金融和银行家的价值。

    西耶斯的目标是皮埃尔:“阿尔贝,我的银行有什么能够为你效劳的?”

    “不,尊敬的西耶斯先生,我代表的是洛基山子爵。”皮埃尔摇头道,“如果您问的是子爵,我可以代表他回答,他需要资金,但跟今天无关。”

    “哦,这是个好消息。全热那亚人都知道,子爵的茶园价值极高,他的名字永远排在普瓦图第一银行最优质客户名单的前列。”西耶斯道,“据我所知,子爵对这次竞标志在必得,但我同时也得到消息称,子爵将会有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

    西耶斯故意将目光投向场中的某人身上。

    皮埃尔看了一眼道:“子爵的事业铺的很大,想必普瓦图最杰出的金融家们都看到了。”

    “确实,史丹利市长准备以象征性的1金路易的价格,将东普瓦图的一段海岸租给子爵的造船公司。这个消息令人惊讶,但又顺理成章,因为‘热那亚人号’的成功试航,宣告一个新航运时代的到来。”西耶斯道。

    皮埃尔表面上很平静,内心里却很惊讶,因为这个好消息他现在还没收到,但眼前的银行家却提早知晓了,可以西耶斯的能量不小。

    这些银行家们的消息最为灵通。

    “所以……”

    西耶斯接口道:“子爵的野心很大,摊子也铺的极大,光靠他的茶园很难自筹到足够的资金,尤其是他可以立刻可以动用的资金有限,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可能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他需要普瓦图财团的帮助。”

    西耶斯的话,暗示他代表的不是一个人。

    “可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很强大,对手拥有巨额的现金。”皮埃尔故意道,“如果今天竞标失败,造船厂只能放弃或者搬到北方。”

    “在商言商,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什么都会得到。”西耶斯道,他冲着斯迪尔那边扬了扬下巴,低声说道,“阿尔贝,知道今天跟在斯迪亚-科瓦尔先生身边的几位先生是什么来头吗?”

    皮埃尔瞅了一眼:“看上去有点眼熟,但不是普瓦图沙龙的常客,我不认识他们。”

    “他们圣城几家银行在热那亚的代理人,在我所代表的普瓦图金融团体看来,他们属于不受欢迎的外乡人,所以你不熟也很正常。”西耶斯道,“他们跟斯迪亚待在一起,这就意味着,有人愿意不惜代价让你主人的目标落空。”

    皮埃尔心里一紧,于是,西耶斯被皮埃尔的秘书带到了普瓦图大饭店三楼的一个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