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八章 肖恩的崛起(三)

第七十八章 肖恩的崛起(三)

    这时有宫廷侍者前来报告说,首相与财政大臣已经抵达。

    当皇帝和科瓦尔伯爵抵达一个豪华餐厅时,首相与财政大臣正在与二皇子交谈。

    “陛下……到!”

    卡隆首相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而财政大臣内瓦尔则是一个胖乎乎的眼睛机灵的人。这两个人是皇帝陛下的左右心腹,也是帝国除皇帝之外最有权势的两个人。

    至于二皇子菲利普,他刚刚订婚,是一位公爵之女。这两年他留起了胡须,这让他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首相与财政大臣两人不要钱似地对着科瓦尔伯爵一顿猛夸,而在以往他们根本就不曾正眼瞧过后者一眼。

    这两位大臣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一直想征收的1/20税却让热那亚人给办成了。不要说他们是数一数二的大臣,就是皇帝陛下也不想想收税就可以收上来的,这些年围绕1/20税,不知道多少大臣被赶下台,又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口水仗和政治攻击。

    但现在,热那亚人打开了一个缺口,这怎能不让首相和财政大臣高兴呢?

    璀璨的水晶灯下,是豪华的长方餐桌,上面铺着精美的桌布,宫廷御仆们提供极为优质而细腻的服务,连他们上菜和斟酒的姿势都十分讲究。

    首相和财政大臣都十分健谈,菲利普殿下也十分恰当地插一两句话,皇帝这时恢复到平日的作派,但也不会故作深沉。

    相比之下,科瓦尔伯爵忽然感到自己没法融入进去,哪怕首相只是说些与政务和财政无关的小事情。似乎感受到科瓦尔伯爵的心境变化,菲利普殿下忽然问道:

    “伯爵,肖恩-康纳利子爵最近在忙什么?”

    这印证了科瓦尔伯爵一直以来的猜想,那位他根本不认识的同乡果然不可等闲视之。

    “殿下,听说康纳利子爵投资兴建了一个造船场。”科瓦尔伯爵道。

    “哦,是使用蒸汽机的铁甲舰吧?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介绍,这恐怕是全世界的首艘。”菲利普很兴奋,以致他拿着刀叉乱舞,“抱歉,伯爵,这是一项了不起的科学进步,身为皇家科学协会的名誉会长,我很荣幸地看到康纳利子爵的突破。”

    “我也很荣幸,并为此骄傲。”科瓦尔伯爵嘴上这样说道,心里则不以为然。

    因为他从夫人的来信中得知,那只是一艘小船,在他夫人的描述中,那是一艘在稍大一点风浪中就会翻船的铁壳子。

    二皇子与科瓦尔伯爵的对话成功吸引了两位大臣的注意。财政大臣内瓦尔道:

    “听说热那亚的北部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铁矿和煤矿,除了康纳利子爵,科瓦尔家族获得了最多的开采权。这是一项不错的投资,但……”

    言下之意,这个投资生不逢时。科瓦尔伯爵深以为然,现在那些矿藏成了一个麻烦,虽然不至于拖跨家族,但已经严重影响到家族的经济状况。

    想到此处,他不禁对自己的夫人的“意气用事”而感到生气,进而迁怒到肖恩,但他绝不会告诉在场的帝国最顶尖的人物们,肖恩在1/20税确立为普遍税这一重大事件上起到了何种作用。

    “嗯,这确实有点棘手,我的家族错误地听从了康纳利子爵的宣传,以为那是一个极好的投资,现在却成了一个难题。光是每年还给银行的利息,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科瓦尔伯爵一边诉苦,一边稍稍地给在场的人上眼药。

    “果然是年轻啊。我倒听说过这个年轻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皇储殿下平叛时,他也是立了不小的功劳?”首相问道。

    “确实立下不小的功劳。”二皇子道。他悄悄地看向自己的父亲,果然皇帝陛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因为最近他跟自己的长子又吵了一架。

    皇帝扔下餐具,对自己的次子道:“菲利普,我还有政事要处理,替我好好招待一下我的客人们。”

    “失陪了,各位。”皇帝向三位客人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离开餐厅。

    科瓦尔伯爵有些茫然,而首相和财政大臣则安坐在处的位置上,继续享用着宫廷美食。

    “首相,为何非要提起我的哥哥?”二皇子不满地说道。

    “殿下,难道你兄长的名字成了禁词吗?”首相举着酒杯,咕咚地喝了一大口,“事实上我也不喜欢皇储,但他的功劳无人可以抹去,难道不是吗?”

    “皇储与陛下关系紧张,并不是帝国之福啊。”财政大臣也说道,“我听说最近北疆又不稳,把皇储派到那里坐镇并不是不可以,但难免会惹人瞎想。”

    这种事很敏感,尤其是对二皇子来说,更是如此。他只得刻意地将这个话题转移,尤其是还有一个科瓦尔伯爵在场,因为任何一句在宫里说过的话,传到宫外很快就会走了样,变的面目全非。

    “如果伯爵在贵族议会休假的时候回到家乡,请代我向康纳利子爵问好。”二皇子道。

    “一定、一定。”科瓦尔脑子里还在想着发生的小插曲,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二皇子又道:“其实我挺钦佩康纳利子爵,他的个人经历丰富,养子出身,上过战场,又幸运了成了贵族,还颇有经济头脑,他的人生经历就是一部奋斗史。”

    二皇子对肖恩的评价很高,这让科瓦尔伯爵既惊又羡,暗自决定不要刻意与肖恩为敌。

    “他订婚了吗?我想他这样年轻而富有又极有胆识的贵族,在热那亚一定极受南方姑娘的欢迎!”二皇子又问道。

    “那可能会让殿下失望了。我听说他在追求一个寡妇。”科瓦尔伯爵不动声色地点到即止,反正他没有撒谎。

    “那一定是位极为富有的寡妇。”财政大臣开玩笑道,“我的伯爵,你知道吧,在圣城或者京畿,这样的寡妇最吃香,越老越吃香。”

    “为什么越老越吃香?”科瓦尔伯爵故意问。

    “因为追求者一旦得手,他就可以数着日子,给自己年老的妻子送终,还不耽误再娶年轻貌美并且身份高贵的,尤其是他继承了自己妻子的财产之后。哈哈!”首相答道。

    首相和财政大臣喝的有点多了,肆无忌惮地笑着。

    科瓦尔伯爵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再看二皇子殿下,他正盯着眼前盛满葡萄酒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