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三章 生意人肖恩
    1832年的3月,圣城人都在讨论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皇后罗伊丝为了去郊外踏青,让宫廷总管为她的豪华马车筹集12匹纯白色的比利斯纯种马,为此皇后花了20万金路易。而此前她为了装修自己位于东南郊外圣海伦山中的度假别墅,花了70万金路易,这座别墅她一年也只住上几天。

    第二件事是朴茅港的水兵哗变,他们扣押了一些高级军官,起因是他们已经连续六个月没有领到军饷。这次哗变仅仅维持了三个小时就被镇压,死了70名水兵,包括几名低阶军官,另外有200多人被逮捕。

    但两件事放在一起,就极具讽刺性。

    一时间舆论汹汹,人们声讨皇家的奢侈和浪费,对海军官兵抱以同情,自由派的报纸更是连篇累牍地报道,讽刺皇室,批判军令部内部对海军的歧视。

    水兵哗变时,理查德-莫科已被解职,他还是在北返圣城的路上的旅馆中,从报纸上读到的消息。

    当他抵达京畿行省的时候,报纸上说他又“官复原职”了,仍是海军司令。莫科上将装作没看到,继续按计划往圣城进发,他本来就是圣城人,是莫科侯爵的次子。

    圣城仍然繁华如昔,这座纸醉金迷的大城汇聚了全国最富有的人,也吸引着无数怀揣着梦想的人来到这里。

    只是平民的脸上更加焦虑,尤其是码头上游荡着无数短打扮的力工,他们在努力找工作。海洋贸易的停滞也严重影响到圣城的经济,而在以往海船可以直接通过宽阔的奥塞河直抵圣城,而且为了防止鱼妖溯河而上,奥塞拉河的下游已经断航。

    告示牌上贴满了通缉令,显然治安在恶化。有人在抗议和宣传,他们宣称需要面包和平等,直到一队警察赶过来驱散了人群。

    莫科手里也被人塞了一张手写的宣传单,因为他从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来圣城谋生的外乡人,宣传单上写着简洁的一句问话:

    皇后的马桶是黄金做的吗?

    进了圣城,他又从报纸上读到军令部一些大佬对他高度评价的新闻,认为他的被解职并不是他犯了错误,而是为了提拔他,皇帝陛下将在白宫亲自为他授海军元帅衔,以表彰他过去的贡献。所以,外界的解读完全是一场误会。

    果然,埋头做事的人没有好果子吃,会闹事的人将得到奖赏。这真是讽刺。

    但水军哗变事件如鲠在喉,让他愤怒和悲哀。

    军令部派人在他家门口守着,把他直接接到了军令部。

    卡尔-刘易斯元帅亲自接见了他,此前刘易斯元帅镇守北疆,去年底的时候他被调回圣城,担任军令部的部长。

    众所周知,他是卡洛斯二世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早年追随皇帝与比利斯人作战,并崭露头角,扔有不俗的履历和战功,在军中很有威望,重要的是他很有政治谋略。

    “理查德,终于见到你了,恭喜你将成为海军史上第一位元帅。”刘易斯元帅很友好地表示祝贺。

    “谢谢部长阁下。”莫科表示感谢,但这个元帅的头衔并不会让他感到太过兴奋,“我想知道朴茅的哗变水兵怎么样了?”

    刘易斯元帅道:“他们的行为无异于叛国……”

    见莫科脸色很难看,刘易斯又道:“理查德,陛下十分震怒,但鉴于海军的困境,陛下不吝于表达自己的仁慈和宽厚,这些水兵为首的十个人要吃枪子,其他人将会服苦役三年之后被开除。至于拖欠的军饷,在你抵达圣城之前,军令部已经补发完毕。现在国家财政困难,希望你能理解。”

    那些参与哗变的水兵绝大部分人至少保住了性命,这让莫科感到好受一些。

    说实话,这个处理结果让他有些意外,他本来准备为此而请命的。刘易斯元帅就这个处理意见及时堵住了他的嘴,嗯,还升了他做元帅!

    “部长阁下,我想知道关于未来海军的造舰计划,军令部的意见是?”

    刘易斯元帅笑了笑:“这当然是考虑之中,帝国不会让海军将士划着竹筏与鱼妖作战。你知道,关键在于钱,没有钱什么也干不成。”

    “我提出的有关用明年茶税为抵押向热那亚财团贷款的建议,不知军令部和内阁以为如何?我个人认为这是解决财政困难的一个比较好的方法。”莫科道。

    刘易斯元帅道:“理查德,你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但,你不是财政专家。”

    “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区别吗?”莫科不解,“如果军令部认为铁甲舰是新事物,不值得冒险,我也可以理解。但装甲舰应该没有疑问吧?”

    “内阁担心找南方人借款,会冒犯了圣城的金融家们。”刘易斯稍稍点拔了下眼前平民打扮的未来海军元帅。

    莫科的表情突然变的很扭曲:“难道帝国是由那些人在管理吗?”

    “从某种意义上讲,难道不是吗?”刘易斯反问,“帝国到处都要钱,你这次找热那亚人借了一次款,解决了眼前的困难,难道以后需要贷款时,你就不需要圣城的财团?与他们相比,热那亚人简直是穷光蛋,当然首相和财政大臣也是穷光蛋,他们正在筹划发行纸币。”

    “纸币?”莫科惊了。

    在莫科的记忆中,在他还是少年时代曾经用过纸币,那简直是一场噩梦——毫无限制的滥发,最后造成纸币如同废纸,许多人家因此而破产。

    “是啊,有人提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以热那亚的茶税和帝国盐税为本,发行一种纸币。这种纸币就相对保值,只要帝国控制发行量,可以帮助帝国渡过眼前的经济危机。呃,理论是这样的。”刘易斯道,“理查德,财政上的事情,不是你考虑的,甚至不是我考虑的。我向你保证,你可以购买你想要的铁甲舰,但数量必须限制在10艘以下,我听说那是肖恩-康纳利子爵的生意?”

    “对,您听说过康纳利子爵?”

    听到部长的承诺,莫科终于高兴起来,即便是他自己,也不敢说铁甲舰就是对付鱼妖最好的武器——少量采购是个稳妥的决定。

    “岂止是听说过,他的金质大龙勋章,还是我亲自授予的。”刘易斯元帅笑道,他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像是在回忆,“嗯,那是一位不错的年轻人。没想到成为了贵族。”

    事实上,他早已经忘了肖恩长的啥模样,在北疆阿尔斯城时,肖恩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中士而已。

    只是后来刘易斯元帅时不时在报纸上读到肖恩的名字,先是有些滑稽的葡萄酒事件,然后茶叶的风靡以及《茶花女》的轰动,当然还有预防天花的划时代手段的出现。

    这让刘易斯元帅不记得都不行。

    “康纳利子爵在热那亚很有影响力。”莫科对肖恩的印象极佳,“而且他对帝国海疆的安全充满热忱。”

    “但还是生意!原来我以为他准备做一个学者,后来以为他要做个家,现在我才知道,他就是一个生意人,而且看起来很成功。”刘易斯有些不耐烦,“理查德,我原则上同意你购买一定数量的铁甲舰。明天你将在白宫觐见陛下,在陛下授予你海军元帅衔后,我需要你立刻赶回朴茅港,如果再有出现哗变这类的严重事件,唯你是问!”

    “是!”

    莫科知道,水兵哗变后,也有一种声音将责任归结在自己头上,暗示是自己对被解除职位的反抗,是自己在背后挑唆和鼓动。

    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海军官兵对长期受到忽视的一种反抗,因此这种声音被压制了。如果把黑锅扣在莫科的头上,或许有些人能够推卸责任,但海军恐怕会继续烂下去,而海洋上的局势已经不容许搞这种政治操作。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莫科晋升海军元帅,恭喜他的只有军令部的少数海军出身的军官,他们在军令部占据着并不重要的职位,毫无存在感。

    而刘易斯口中的发行纸币的事情,在圣城也引起了口水仗,因为人们对当年纸币所带来的噩梦还记忆犹新,把这视作是帝国掠夺民间财富的不当举动。

    发行纸币的倡议不了了之,但以茶税为担保的大借款却得到了“普遍”欢迎,尤其是圣城的金融家们。

    或许为了平衡,内阁总借款3000万金路易,其中1000万来自热那亚财团。

    热那业财团的1000万主要用于采购新上任的海军元帅所极力推荐的铁甲舰,计划首批是5艘,如果铁甲舰的作战效用高的话,海军承诺后续会追加订单。

    这笔订单又让肖恩忙碌起来。

    首先是康氏造船发行股票,总共20万原始股,肖恩自己持有其中40%股份,罗宾逊家族控制其中的10%,主要管理者兼总工程师约翰逊个人持股5%,这就保证了自己对造船公司的控制权。

    另5%为技术人员集体持股,拥有分红权,但不得转让,一旦被开除或者主动离职就与公司股份毫无关系。

    剩下40%原始股份,以每股100金路易的价格对外公开出售,募集800万资金。

    同样为了平衡,肖恩向热那亚所有富人发出邀请,每人最多购买100股,几乎将所有富人绑在自己的战舰上。

    连一向对除土地之外的投资均不敢兴趣的布兰登子爵都买了不少,他让自己的三个子女、夫人和自己分别登记,凭借他跟肖恩不错的私交,排在购买名单的前列。

    结果在原始股份被出售后的半个月内,每股被炒到了400金路易,有价无市。

    正如刘易斯元帅所说,肖恩现在是生意人,但这个生意人现在做的有声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