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四章 生意人盖博
    晚上很晚的时候,卡门尔-盖博才回到自己寓所。

    圣城三月的夜晚仍然寒风料峭,来圣城闯荡已经大半年了,这里的气候仍然让他很不适应,夏天闷热少风,秋天阴冷多雨,而冬天寒冷干燥。他来到圣城至少感冒了五次,经常鼻塞和咽喉痛。

    但这里的的舆论氛围十分活跃,每天都有不同的思想在这里激荡,那些不同类型的沙龙十分吸引卡门尔,无论多么离经叛道,都能找到它的拥趸者。

    这对卡门尔来说简直就是一座思想的乐园和宝藏。

    作为一家报纸的记者,卡门尔凭借着勤奋与犀利的文笔以及独到的见解,让他很快就在报社站稳了脚跟。

    想当初他是带着那位校长的介绍信来应聘的,校长大人当时就说过,我不敢保证圣城人会在乎一个南方小小子爵的份量,你在那里首先接触到的是白眼和冷漠,阶级的不平等在那里会被放大,同时那里也是平等的,人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沙龙,这就是圣城吸引无数年轻人的魅力之所在。

    事实上,果然如此,卡门尔在同事的冷漠眼神中从一个见习记者做起,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他的口音甚至被采访对象公开地嘲弄。

    但卡门尔没有退缩,他选择了一个极好的切入点,以热那亚内部的税制改革为例,深入剖析了帝国财政现状,文章观点明确,内容详实,数据精确,甚至曾引起财政大臣的关注。

    然后他又采访了圣城大学校长帕尔默先生,就科学技术发展与国家经济活动关联性进行采访,实际上他拾肖恩在普瓦图大学内部有关产学研一体化办学思想的演讲的牙慧,但这对圣城学术界来说是一个新概念,同样引起了热议。

    这两次报道,成功地让他成为一名正式记者,开始与一些小圈子接触,也得到一些沙龙的邀请,同样也使得他有能力在治安较好的一个区租下这个小套房,而不必跟小偷、诈骗犯和鸦片鬼做邻居。

    黑灯瞎火,卡门尔发现自己寓所门口蹲着一个人,那人嘴里叼着的烟卷忽明忽亮。

    “是谁?”卡门尔站住了身子,小心戒备着。

    那个黑影听到声音,从地上跳了起来:“嗨,卡门尔,我是你叔叔!”

    原来是勒布朗-盖博,他的亲叔叔。

    “叔叔,你怎么来圣城了?”卡门尔觉得十分意外,“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出事?家里好的很。”勒布朗摇了摇头,“我是来做正经事的。”

    虽然觉得奇怪,卡门尔掏钥匙打开院门,把自己叔叔让了进去,这是一个带抽水马桶独立卫生间的两层小楼,价格并不便宜,对于卡门尔这样的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一个标配。

    卡门尔奢侈地点了两根蜡烛,这才发现自己的叔叔穿着一身颇为讲究的外套,连皮鞋都擦的很亮。

    “这是路上买的,你知道这个季节热那亚已经比较热了,我来时还只穿着一件衬衫。”勒布朗注意到卡门尔的目光,

    “叔叔,你的行李呢?”卡门尔问。

    “唔,我来的太匆忙,没有带,我找朋友凑了两千金路易,还以我家的地契作为抵押从银行借了18000,就上了一辆马车。”勒布朗的语气颇有些得意。

    印象中叔叔是一个乐观派,很爱交际,总能找到活干,因此虽然不是富人,但手头上比一般人要宽裕一些。

    他敢借20000金路易,银行敢贷给他其中的18000,只是因为他家的宅基地就属于大维希镇,因为靠路边而被集体租借,然后转租给商人或工厂主,另外他还拥有一小块茶园,正由卡门尔的婶婶和堂弟打理。

    “叔叔,你是来做生意的?要我说,这可不是个好主意。”卡门尔道。

    每天都有许多外省人来圣城碰运气,包括一些想在圣城发大财的人,但大多数人要么空手而还,要么自暴自弃沦为下层而无颜返乡,最终客死圣城,这些人在给家乡亲友的信中或许会吹嘘自己在圣城发了大财。

    “我是来招人的,康纳利子爵开办了好些个公司,造船、挖煤、冶铁,还有铁路。我亲爱的侄子,虽然你有大学文凭,你恐怕没见过火车长什么样吧?”勒布朗得意地说道,“那可是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走起来,哼哧哼哧,力气极大。”

    被叔叔鄙视了,卡门尔无奈道:“所以,你现在为康纳利子爵工作?”

    “不,我最多算作供应商。他需要人,我提供人手,他提要求,我满足他的要求。这就是我的买卖。”勒布朗道,“我的竞争对手太多,所以我一得到消息,连行李都没有带,就赶来了。”

    “子爵需要什么样的人?”卡门尔好奇地问。

    “首先是跟造船有关的,会机械的,会土木建筑的,会冶炼的,会挖矿的,有多少要多少,有从业经验最佳,没技术有管理经验也可以,连会计都要。至于有大学文凭的,凡是跟这些工作有关的,同样有多少要多少,没经验也行。”勒布朗扳着手指头,“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圣城,只有这里和京畿这样的人才最多。所以我得先下手为强,他们一旦被录用,我会得到与他们一个月薪水相当的报酬。”

    卡门尔道:“叔叔,你来的正是时候。眼下城外奥塞拉边的码头的造船厂大半已经停工,许多人丢掉了工作,这当中既有熟练匠人,也有许多技术员。而京畿那些钢铁公司也因为没有订单而大量解雇人手,我听说钢铁公司的仓库里的铁都生锈了,这也导致那些采矿厂关闭。至于有大学文凭的,你得去大学里张贴一份广告,眼下雇主们也叼了,经济不景气,他们可不愿雇佣那些刚毕业的。”

    勒布朗这时从怀里掏出一包普通香烟,卡门尔注意到他同时又掏出了一盒雪茄,香烟是低档货,雪茄则是高级货,一盒五支雪茄就价值2个金路易。

    勒布朗把烟扔到一边,抽出一支雪茄扔给卡门尔,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烟雾缭绕中,勒布朗道:

    “这雪茄真抽不惯,搞不懂那些有钱人为什么都爱抽这个?”

    卡门尔当然可以猜得到叔叔这是在充面子,就如同他身上的高级外套,因为他现在是生意人。

    如果叔叔穿着一身短打扮,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谁敢跟他到遥远的南方去工作?那些在底层挣扎的圣城人,仍在在维持可笑的骄傲。

    从叔叔的身上,卡门尔意识到自己的家乡正在发生巨大而深刻的变化。

    这全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不得不回到家乡。

    从一个记者的角度,卡门尔敏感地觉得叔叔的圣城之行里面有可挖掘的新闻性。所以第二天,他借着职务之便,陪着叔叔四处奔走,顺便当他的向导。

    为了提高效率和增加吸引力,卡门尔先是建议叔叔注册了一家职业介绍公司,然后就在码头外租了一间房子充作办公室,并招了一些能说会道的本地人四处发广告。

    当然,广告不免夸大其辞,比如一个有十年经验的工程师,月薪比市场价提高五成,且只要愿意去热那亚,不仅提供路费,还提供不少于三个月薪水的安家费。

    事实上,肖恩愿意付出的代价更高。

    人到用时方恨少,随着肖恩各项事业的铺开,他急需各种工程技术人员,而对于热那亚这样基本没有工业基础的省份来说,这方面人才储备几乎是空白。

    借着经济萧条和大量失业的东风,勒布朗的猎头事业开展的极为顺利,连一些苦力都来他这碰碰运气,但勒布朗不愿意在这些只有一身力气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1个月后,勒布朗已经招了200多名各类技术人才,还在圣城各个大学招了300多名想去热那亚碰碰运气的毕业生。

    这个时候,那些头一批敢于冒险或者被生计所迫的技术人员已经拿着勒布朗垫的路费和介绍信,从陆路抵达了普瓦图。

    肖恩听说了此事,大感意外,当他听说是勒布朗-盖博这个家伙,他又觉得理所当然,盖博家的男人都是头脑灵活的家伙。

    所以,肖恩亲自写信给勒布朗,顺便让人给他带去了一笔高达二十万的支票,让他务必在三个月内花完。

    同时,肖恩又派那些已经在普瓦图安顿下来的应聘者火速返回圣城,现身说法。

    这些人的现身说法,让勒布朗的猎头生意更加火爆,连那些在职的高级人才都蠢蠢欲动,人往高处走是人的本能。

    有肖恩在背后的支持,勒布朗开出了更高的价码。比如一名主管级别的工程师,只要凭着他开具的介绍信和50金路易的路费到了普瓦图,无论是否被录用,下车费先支付一百金路易,如果被成功录用后安家费则相当于半年的薪水,至于高级工程师则拥有更高的待遇。

    然后……然后肆无忌惮挖人墙角的勒布朗-盖博就挨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