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五章 匿名信
    卡门尔-盖博赶到一家诊所时,勒布朗正处于半昏迷状态。

    几个警察正围在他的床前问话,有个人还不停地用手摇勒布朗的头部,试图让他说话。

    卡门尔站在门口,顿时心头火起,他一脚将虚掩的门踢开,将房间内的警察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为首的警察逼视着他。

    “我是伤者的侄子。”卡门尔道,“先生们,伤者正处是昏迷状态,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治疗。否则我控告你们试图谋杀。”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帽子扣上。警察怒道:“你是干什么的?”

    卡门尔打扮得体,看上去文质彬彬。

    “《正义者之声》记者,卡门尔-盖博!”卡门尔道,“需要看我的工作证吗?”

    警察们脸色一变,为首的勉强笑了笑:“不了,如果伤者醒了,请立刻通知我们。他涉及到一场聚众斗殴。”

    警察们扬长而去,卡门尔连忙找来医生和护士给勒布朗治疗。

    卡门尔得到的消息比较晚,因为勒布朗的招人活动已经走上了正轨,还有几个伙计协助,所以卡门尔已经有好些天没来看望。

    今天下班比较早,离开报社卡门尔就去了城外码头上勒布朗办公所,有人告诉他自己的叔叔被一群流氓打了,他这才知道出事了。

    卡门尔十分了解自己的叔叔,叔叔虽然为人比较硬气,但实际上比较圆滑和世故,这也是他在家乡混的比较开的原因所在,而且还是一个虔诚的真神教教徒,这样的人很难主动跟人起冲突。

    勒布朗断了两根肋骨,有一定程度的脑震荡,身上有多处淤血和挫伤,还好没有性命之忧,但必须在床上躺一段日子。他雇的几个伙计也个个身上带伤,值得注意的是,几个自普瓦图返回的工程师被警察带走了。

    卡门尔守了一夜,勒布朗次日一早就醒了过来。

    “哈哈,我亲爱的侄子,让你见到了我的丑样。”勒布朗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扯动了腮帮上的伤处,不自然地唏嘘着。

    “叔叔,这是怎么一回事?”卡门尔问道,“码头上黑帮林立,这些恶棍一向欺生,敲诈勒索,甚至为了抢地盘而经常火并。我早就告诫过你,不要惹他们。”

    “什么黑帮?他们只是拿钱干活而已,我挖了别人墙角,动了别人的奶酪了。”勒布朗答道。

    卡门尔恍然,勒布朗因为有肖恩的背书和资金支持,大开价码挖人,无疑惹恼了那些大工厂主。所以,勒布朗只是替肖恩挨打,当然这也跟他有些“嚣张”和“财大气粗”有关。

    “你有证据吗?”卡门尔问。

    “这还要什么证据?”勒布朗道,“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我本该想到这一点。对了,我先前谈妥的几个工程师,他们不辞劳苦,从普瓦图回来帮我,眼下恐怕还被关在警察局,你得帮我把他们弄出来。”

    “好吧。”卡门尔答应了。

    他先是得到医生的许可,请人把勒布朗抬回自己的寓所修养,还专门雇了一个人照顾,忙了半天,这才赶往码头警所。

    这个警所,卡门尔曾以记者身份来过几次,所长隆吉自然也认识他。

    “盖博先生,这事有点难办,因为涉及到百人斗殴,性质恶劣。尤其是眼下治安形势不好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放人。”隆吉打着官腔。

    “所长先生,我不是以记者身份来调查事件的,我受被害人委托前来看望他的雇员,这是我的权利。同时,你既然说这涉及到百人,那么七人对百人的态势,也是斗殴吗?为什么打人凶手逍遥法外,而被打者却被关起来?”卡门尔可不是一个初哥,“既便这些工程师是叛国者,他们也有请律师的权利吧?巧的是,我在读大学时兼修过法律,你要不要看看我的律师证?”

    “盖博先生言重了,你当然有权利去探望这些人。”隆吉很快改变了态度,“这是……意见。”

    隆吉所长指了指天花板,暗示他承受着上司的压力。这当然在卡门尔的意料之内。

    探望了一下工程师们,卡门尔许诺会尽快为他们请律师,并且会给他们发放一笔慰问金,把吓坏了的几人安抚住。

    又在码头走访了一下知情人,忙到晚上,卡门尔回到自己的寓所。雇来照顾叔叔的仆佣在离开前交给他一封厚厚的信件,并告诉他:

    “先生,有人把这封信扔进了院子,上面写着您的名字。”

    卡门尔看了看勒布朗,见他正百无聊赖地瞪着天花板,聊了一下白天走访的经过,就回到自己的卧室。

    这是一封奇怪的匿名信。

    信中详细叙述参与袭击勒布朗的流氓团伙名单,更详细地是记述了幕后主使人,涉及到京畿北部的几家钢铁公司和煤炭公司,还有许多机械公司。

    这并不令卡门尔惊讶,作为一个高度关注社会动向与底层群众的记者,他用脚后跟都可以想得到。

    但信中的作者,则建议他做一次深入的社会调查,名字都替他想好了:《关于圣城及京畿就业及收入状况的调查和分析》和《救济院的孤儿都去哪儿了》,还有《一个热那亚雇主在圣城的遭遇》。

    这是一个高手,目标直指那些大资本家最阴暗和最惨无人道的一面,尤其是那些矿主。现在有人愿意为劳工提供更好的待遇反被袭击,尤其是在经济不景气和大量失业的情况下,这就不仅仅是一个道德的问题,幕后主使者其心可诛。

    但此人的目的却让卡门尔有些迷糊,而且反应够快,昨天叔叔被打,今天就把匿名信送来了。

    尤其是第二天出身普瓦图的科瓦尔伯爵亲自找上门来时,更让他惊讶了。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想到求到科瓦尔伯爵头上,在他的印象中,这位伯爵在圣城的存在感太低,虽然他最近成了国务秘书。

    伯爵屈尊纡贵,亲切慰问了一下勒布朗,话里话外则是在旁敲侧地询问:勒布朗是否受雇于康纳利子爵。

    勒布朗则回答说,他与康纳利子爵是合作关系,并且得到子爵的大力资助。

    伯爵得到了准确答案,立刻表示一定会为他讨回公道。伯爵出面果然比卡门尔好使,很快被关押的工程师得到自由,但打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卡门尔不知道,科瓦尔伯爵也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写信人自称代表所有热那亚人的利益,质问科瓦尔伯爵站在哪一边,这让科瓦尔伯爵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的热心。

    事实上,从家乡寄来的一堆信中他也知道那位子爵今非昔比了,这让他觉得自己来圣城实际是虚度光阴,并且一事无成。

    勒布朗在侄子的寓所里休养了大半个月,在这大半个月里,卡门尔没有闲着,他按照匿名信中的建议,深入调查了圣城和京畿的就业市场,尤其是各大型矿业和工厂从业人员的经济状况。

    第一手的资料让人触目惊心,失业率惊人,工人的工作环境极为恶劣,尤其是那些童工,他们如同一个个工具一样被从救济院转卖到工厂主手中——这样救济院和政府就无需照料儿童的衣食。

    光是京畿一带就有超过30000名儿童从事各种工作,他们不仅是在那些首先要求手指灵巧的部门工作,甚至完成对成年男子来说也是沉重的活计。

    在一个不足10平方的房间里往往要塞进14个到20个儿童,他们六岁到15岁不等,而且一昼夜有15个小时里,在皮鞭的伺候下,要干由于单调和烦人而特别使人疲劳的活计,以及卫生条件极差的活儿,他们的夭折率极高。

    那些相对于底层工人、女工和童工,拿着较高收入的工程技术从来者的境况也很不佳,经济的萧条引起了大失业,这些人当中也有许多人失业了。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大学毕业生就处于尴尬的境地,高不成低不低,尤其是那些出身不好的大学生,只得屈尊从事低薪的体力劳动,他们原本应获得更体面工作的。

    卡门尔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深入调查,甚至有一次差点挨了闷棍,幸亏他机警的很,逃过一劫。

    然后,卡门尔又花了小半个月时间撰写了几篇极有深度的报道,陆续刊登在《正义者之声》报上,引起了轰动。

    趁着卡门尔引起的热议,科瓦尔伯爵收割了成果,伯爵在贵族议会上大声疾呼:

    “是什么导致一个热那亚人可敬的雇主在圣城被打?

    这是歧视和犯罪!

    这是对国家法律和秩序的严重践踏!

    在经济不景气,和大量失业、人民挨饿的悲惨情况下,我们热那亚人不仅为国库增加了巨额的税收,还为圣城和京畿人提供就业,减少社会不安定的因素,这本是一件理应受到国家奖赏的事情……”

    科瓦尔伯爵上窜下跳,十分活跃,俨然成了人们心目中热那亚人权益的捍卫者,这为他赢得了不错的声誉。

    卡门尔无意于嫉妒科瓦尔伯爵,总之,他叔叔的挖人生意又重新开张了,这一次来应聘的人更多,因为应聘的人知道热那亚人开出的价码可不是忽悠。

    但对于卡门尔来说,他更想知道是谁给他写匿名信的。

    仿佛有一个人正在冷眼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