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九章 启航(二)
    卡门尔一早赶往报社。

    圣城是思想与舆论最为活跃的地方,它拥有的报纸多如牛毛,竞争极为激烈,当然也良莠不齐,从正统的教会报纸到八卦新闻,应有尽有。

    而卡门尔受雇的《正义者之声报》,则是圣城近来影响力处于中游水准的一份报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仅仅是三年前,这家报纸濒临破产的边缘。因为肖恩的一部生动有趣的连载而勉强活了下来,又因为跟肖恩有关的另一部连载的轰动而站稳了脚跟。

    正是因为如此,卡门尔才得以拿着肖恩的介绍信来到这里,并且成功被报社雇佣,成为一名见习记者。

    现在,他已经闯下了一些不错的名声,这让他在报社站稳了脚跟,颇受社长兼总编辑布朗先生的器重,并且在圣城新闻界中也崭露头角。

    但自从某位自称来自圣努威的商人闯入他的寓所,并且与他深入地交流了一番后,卡门尔突然变的活跃起来,频频出现在某些沙龙聚会当中。

    简短的晨会之后,卡门尔却没有离开会议室。社长兼总编辑,同时也是报社的老板布朗先生和蔼地问道:

    “卡门尔,有大新闻吗?”

    社长总是对表现优秀的记者和颜悦色,跟任何一个别的商业公司老板对能干的下属一样,因这会给自己的报纸带来阅读和关注,这决定着一家报纸的影响力,当然最终带来的是可观的收入。

    如果一份报纸没人看,那还不如一张白纸有用。

    “布朗先生,倒没有什么大新闻,所谓大新闻,我也想天天能碰到。”卡门尔笑道,“不过,我收到消息称,近来圣城及京畿各地警局都有收到居民的报警,这些居民声称他们的孩子失踪了。”

    布朗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圣城每天都会有人意外失踪,当然也包括拐卖孩子的。这其中至少一半的原因要从那些做父母的身上寻找,生活不易,他们父母把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谋生上面,而疏于看管。

    至于外省其他穷困地区,许多孩子则是他们贫困的亲生父母卖给人贩子的,当然其中一些父母有不良嗜好,比如好赌、嗜酒甚至是抽鸦片。

    可怜的是那些孩子,他们有可能成为某个矿山里的奴隶,永远看不到明媚的阳光,也有可能被乞讨集团头目打断手脚,成为卖惨的道具,以便引发路人的同情心。”

    “布朗先生,您的论断十分正确,您的目光也十分锐利,看清了许多丑恶的社会现象。”卡门尔先是恭维了一番,然后又道,“但我关注的失踪案中,这些失踪者都出生于一些公司职员、小商人家庭,这些家庭大多数虽然并不十分富有,但却是那些普通人家所不能比的,至少他们可以请得起保姆,更不必说有些失踪者的家族十分富有。就我所知道的光是圣城三年之内就有二十名这样的儿童失踪,只是这些数量放在全部失踪人口中比较,就很不显眼。

    毕竟圣城的下水道里,几乎每天都会被发现无名死尸。”

    “你是说,人贩子是针对特定阶层?这倒有点意思。”布朗沉吟道,“这为什么呢?”

    卡门尔摇摇头:“正因为太奇怪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调查一番。”

    布朗点点头:“我允许你去调查,但要注意安全。黑帮份子可不管你是不是记者。卡门尔,作为一名资深记者,我告诉你,我宁愿去冒犯首相也不会冒犯那些恶棍,因为他们行事完全没有底线。”

    得到了允许,卡门尔立刻出了报社,跳上一辆公共马车,去了码头。

    他没有向社长说明的是,这二十名失踪儿童中,其中至少有十位儿童的父母因为“未来得及”报警而被邻居或者亲属检举。

    这实在太可疑了。

    孩子因任性或者别的原因离家出走,或者怀疑被拐骗,做父母的一定会焦急万分,恨不得发动全城的人帮助寻找。

    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奇葩的存在。

    但至少有十对奇葩的存在,就太可疑了。这些家庭分布在城内城外不同的警局辖区,因而不太令人注意。

    在码头区,路过他叔叔勒布朗的职业介绍公司时,卡门尔特意下来看了看。

    勒布朗的猎头生意,现在进入了稳定期,他已经打出了名声,每天都有人来碰运气。但勒布朗开出的价码越来越低,那些愿意去南方的高素质人才,能走的都走了,不想去的你也挖不走。

    肖恩给勒布朗的钱,他现在还有一大半没有花出去,就像捕鱼一样,不能总在一个地方过度捕捞,所以他将自己的雇员全都打发出去,去一些偏远点的工业城市挖人,自己则常驻圣城。

    听了卡门尔的来由,勒布朗倒是意外地提供了一个线索:

    “埃文斯造船厂有个不错的设计师,姓希尔的,我通过别人与他接触过。他正年富力强,还有大学文凭,并且他的祖上都是造船的匠师,这正是我需要的那种人,所以我想把他挖走,并开出了是他现在收入两倍的薪水,但他拒绝了,尽管他现在只拿半薪。

    亲爱的侄子,你知道,现在这些建造普通商船的公司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除非有海军的订单。首相和内政大臣都说,短期内看不到造船业的恢复。财政大臣则说,他会给造船业减税,但这种减税毫无意义,根本就不生产,哪里还需要交税?”

    在卡门尔看来,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自己的这位叔叔身上已经变的不那么“外省人”,比如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仿佛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中间关心国家大事和皇宫秘闻。

    “这是为什么呢?”卡门尔问。

    “因为他的儿子失踪了,才两岁半大。”勒布朗道,“这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们夫妻悲痛万分,发誓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是万万不会离开圣城,他一直在等待警察局的消息,为此他甚至花光了积蓄雇佣私人侦探。”

    这位姓希尔的船舶设计师并不在卡门尔的采访名单之内,所以卡门尔临时改变了计划。

    考虑到现在是正常工作时间,卡门尔直接去了埃文斯造船厂。

    行至轮渡码头的地方,卡门尔看到大队的士兵和巡警拦住了去路,一个中队的近卫军骑兵护卫着一位皇族成员从面前经过。

    “一艘夏国军舰抵达了圣城!”

    “菲利普殿下奉陛下的命令,前往迎接!”

    “帝国以高规格的待遇给予夏国人勇敢的海军官兵!”

    有市民高声地呼道,这是过去五个月来成功抵达圣城的唯一的一艘外国船只,欧罗巴人迫切与外国尤其是海洋大国夏国共同抵御鱼妖的肆虐。

    卡门尔同样十分好奇,跟着市民和各种小商贩向码头涌去。

    当然作为记者,他的好奇心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显然在此之前圣城的新闻界都没有事先得到相关消息。

    一艘夏国海军军舰停靠在码头上,这是一艘三层巨舰,从射击口看,它至少拥有120门各种口径火炮。

    要搁以往,即便是友好访问,这种拥有强大火力的外国军舰也不会被允许深入内地。

    这代表欧罗巴帝国官方的一种姿态。

    只是这艘军舰看上去太惨了一点:

    主桅不翼而飞,左右舷在吃水线的位置明显有过修补痕迹,并且看上去船上曾经发生过一场可怕的火灾。

    至少有三十个伤员被担架抬着下了船,活着的乘员则各个犹如劫后余生般放声大叫,总人数加起来甚至不到正常编制的一半。

    可想而知,这些夏国海军将士在海上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菲利普殿下让自己的卫队,全体下马列队,行持枪礼以欢迎这些幸运儿。没有其它繁文缛节,菲利普殿下安排夏国人立即离开码头,并入住城内最好的一家旅馆。

    这是一个大新闻,卡门尔可以想像得到,明天各家报纸的头版都是有关这艘夏国军舰的新闻。

    离开码头,沿着奥塞拉河往东边走二十多分钟,一处水湾处就是埃文斯造船厂。

    这家造船厂是圣城十多家造船公司中并不太起眼的一个,在以往商业繁茂的好年头,这些造船厂一直不愁订单。

    但现在跟卡门尔想像的一样,占地甚广的船厂里看不到忙碌的工人。

    船厂老板以为卡门是来采访他的,对于卡门尔的到来热烈欢迎,因为船厂主们都希望借记者之口,吸引政府的注意和同情心,但大臣们只能发表一些无关紧要的意见。

    卡门尔聪明地没有表明真正地来意,他耐心地在这位过分热情的老板身上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然后顺便提出向那位姓希尔的工程师询问一些专业的技术问题。

    “希尔?嗯,这是一个不错的人,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在这里工作一辈子,他本人几乎是在这里长大的,我想他一定会很乐意会您效劳。”老板虽然感到意外,但仍然亲自去找来希尔。

    希尔今年三十五岁,他其实结婚的很早,但他跟妻子前年才得了一个孩子。

    但孩子的失踪,使他遭受重大打击,这让他看上去起码大了十岁,甚至因为太过焦虑和悲伤而过早地拥有了白头发。

    卡门尔找个借口支走了旁人,然后表明来意,希尔颇感意外:

    “我的妻子是在离开一家牙科诊所后,弄丢孩子的。小乔治的乳牙长的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