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章 神探卡门尔
    拜别了工程师希尔,卡门尔又去拜访了一下希尔口中的牙医,牙医谢尔德证实了希尔所说。

    “像小乔治这样2岁多的小孩,正常情况一般会长出20颗乳牙,当然有的小孩会少长几颗。他则是多长了两颗乳牙,而且这两颗牙齿长的特别快,甚至会挤压旁边的牙齿,这肯定会引起不适,因而他总是爱哭。”牙医道。

    “谢尔德医生,这种情况很常见吗?”卡门尔问,年轻的他真不知道跟养育小孩有关的细节事情。

    “不,以我四十年行医经验看,多长一两颗乳牙的情况也有,但长的那么快,我仅见过这一次。它们的位置比智齿要靠前,比恒牙还要坚固和锋利。”老牙医摇摇头,“记者先生,这很重要吗?”

    “随便问问,怎么?治安警察没问过?”卡门尔反问。

    “警察只是问我希尔妻子什么时候带孩子来看过牙,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不明人物在附近出现过,等等。”牙医道。

    “噢。”卡门尔点点头,未对警察的行为作出评价,想必那些警察也只是例行公事。圣城每年丢失的孩子太多了。

    缺乏节育手段,一些贫穷的家庭反而生养更多的孩子,对于这些家庭来说,把自己无法养育的孩子送人,甚至是卖掉也时有发生,亲属四邻们往往装作不知道。

    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

    “事实上,关于希尔家的不幸事,我已经讲了很多次,包括对警察。对于希尔家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希尔先生的祖父和父亲在世时,也经常来我这里看牙齿,我简直是他们家的私人牙医。”牙医有些抱怨,“小乔治不见了后,他们夫妇像是发疯了似的,在我诊所附近逢人便问,弄的别人以为是我拐走他们的爱子。上帝作证,我一个正经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

    “谢谢您,谢尔德医生。”卡门尔致谢。

    “记者先生,丢孩子这事有结果了吗?我几乎每年都听到几起这样的令人遗憾的事。要我说,这是警察局的失职。这一定是一个邪恶的犯罪集团,他们在抓小孩做实验。几年前圣城流传一个名叫肖恩的巫师……”牙医显然是个话唠。

    “巫师肖恩?嗯,我听说过。但那只是一场有关人体输血的误会。”卡门尔道。

    “没错,虽然我是牙医,但牙医也是医生,我还是全国牙防组的成员。但我对人体输血也有相当的见解。”

    “您真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医生。抱歉,我该走了。再一次感谢您!”

    卡门尔连忙摆脱这个话唠。

    “啊,记者先生,您不再坐一会儿?像您这样年轻体面又会聊天的人,真不多见。”

    离开牙医诊所,卡门尔又拜访了一位姓桑切斯的小商人。

    这位小商人在码头区经营着一家杂货店,从进进出出的人流量看,他的生意不错。

    卡门尔买了一包烟,然后站在店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耐心地等着。

    小商人一边应付着络绎不绝的顾客,一边打量着驻足不走的卡门尔。他以为卡门尔是一位新来的收税员,正在做秘密调查,因而他与顾客的交谈极为谨慎,不停地向顾客抱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等顾客明显少了,卡门尔才表明身份。小商人脸色一垮,显露出悲伤的情绪:

    “我的儿子汤姆是去年7月15号那天中午的时候不见的,刚过他八岁生日。我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大好,没法单独照料他,平时她就待在后院里休养。我就让汤姆跟着我在店里,他也一直很乖巧。我妻子蒙主召唤后,更是如此。”

    “那一天,顾客十分多,我忙的手忙脚乱,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等我想起来时,汤姆不见了。”

    “有人说是孩子贪玩,可能偷偷上了某艘商船玩耍。这事在我们码头以前也发生过,要我说别人家的孩子也许有可能,但我的儿子汤姆不会,他性格内向,不爱跟生人说话,更不会跑到别人船上。”

    这位悲伤的父亲难得遇到一个愿意听他讲述遭遇的人,所以十分健谈。

    “桑切斯先生,你当时报警了吗?”卡门尔问。

    “当然,我们这边的治安站,码头的警所,甚至连市警察总局,以及水上巡警队,我都去了。那些人说,这种事情发生在码头上,应该由码头上的警察管,他们无法针对一起地方辖区的个案追查。”小商人气愤地说道,“我甚至找到码头上的帮派,凡是在码头上有些脸面的头头,我都找了,但这些人只想让我掏钱,除了吹牛,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么,汤姆在失踪的那几天,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比如有陌生人出现在附近?”卡门尔问。

    “陌生人?”小商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卡门尔,“这里是码头区,南来北往,可不都是陌生人?”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作为一家关注社会新闻的报社记者,我对近年来圣城儿童失踪案十分感兴趣,这些儿童的失踪,给许多家族带来巨大的悲伤。所以,我也有责任细致地调查,以便唤起公众的同情心和舆论力量,让政府和治安官们更加重视此类的案件。”卡门尔解释道。

    “谢谢您,记者先生。您是一位好人!”小商人发了一张好人卡。

    “那么,桑切斯先生,我们言归正传。我注意到,你刚才说,小汤姆性格内向?”卡门尔问。

    “是啊,他小的时候,嗯,七岁之前他十分活泼爱动。八岁的时候,他忽然性格大变,变的不太爱说话了。”小商人道,“有时候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叫他吃饭,他说牙疼。我怀疑他是怨恨我,因为他的母亲正是那之前病逝的,他可能认为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有尽责的缘故。上帝作证,我深爱我的妻子,我曾在她临终前发下毒誓,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儿子。但……”

    小商人说到这里,已经流下两行热泪。

    卡门尔听到这里,心里一动:“汤姆看过牙医吗?”

    “牙医?”小商人摇摇头,“我们一般人家,除非发高热几天不退,否则不会给医生送钱。”

    这位父亲也许十分宠爱自己的孩子,但要说他照顾孩子多细致,那也不可能。

    “桑切斯先生,汤姆虽然性格内向,但他有没有特别好的玩伴?或者比较亲近的成年人?”卡门尔问。

    “这是有的。”小商人道,“有一个外省男人独自带着一个小孩在码头上讨生活,那个男人是一个虔诚的真神教教徒,为人和善,经常来我店里买东西,穿着也体面,像是正经人。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他的孩子跟汤姆差不多大,汤姆居然跟这个孩子很亲近。”

    “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外省男人拐走了汤姆?”卡门尔问。

    “不,这绝无可能。”小商人否认道,“相信我,我这店里每天人来人往的,时间久了,我的眼力很不错,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况且,那个男人后来带着孩子离开了圣城,再这之后三个月汤姆才失踪的。”

    卡门尔问到这里,觉得差不多了,就告辞而去:

    “桑切斯先生,感谢你的配合。我一定会写出一份详实的报告,我不敢说一定会帮得到你找到汤姆,但或许也有一点用处。”

    “但愿如此吧!”小商人道。

    想了想,卡门尔又回到了牙医谢尔德的诊所。

    “抱歉,谢尔德医生,再一次打扰您一下!”卡门尔道。

    “哈哈,欢迎你,年轻人。但你要等一下了,我这里还有几个病人,他们就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来的。”谢尔德医生道。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要么咱们重新约个时间?”卡门尔道。

    “不要紧,我很快的。”谢尔德头也没抬。

    说是很快,谢尔德医生其实花了两个小时,给一个小孩拔掉了蛀牙,又给另一个老头镶了一颗金牙。

    等谢尔德医生忙完了,卡门尔这才问道:“谢尔德医生,我注意到你这里没有护士?”

    “确实如此。”谢尔德答道,“一来我这里的收入有限,所以我不能给护士提供太高的薪水,另外护士并不是人人都能干的,愿意来我这干的,我还不愿意,否则就是帮倒忙。

    我以前就有一个护士,差点把人给麻翻了,还有一个曾经把病人的几颗好牙给拔掉了,这都让我不得不赔偿了一大笔钱,更重要的是,这严重伤害我的名声。赢得好名声不容易,但坏你名声,一次就够了……”

    这个牙医老头一开口,就没完没了。

    卡门尔不得不很有技巧地打断他的话,他配合地哈哈一笑:“这是我这一个月以来听到最好笑的事情。难道您就没遇到过一个优秀的护士?”

    “当然有。”谢尔德道,“两年前我雇佣了一个外省男人,他自称受过专门的培训,我见他带着一个小孩不容易,就同意他试用一个月。这个男护士让我大吃一惊,他的手很巧,而且动作麻利,也很有耐心。可惜……”

    “可惜什么?”卡门尔问。

    “可惜一年前,他不告而别,连上一月的薪水都没领。我猜他家里一定出了急事。”

    “这名男护士叫什么名字。”

    “杰米-艾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