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一章 神探卡门尔(二)

第九十一章 神探卡门尔(二)

    出了谢尔德牙医诊所,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为了节约时间,卡门尔没有回城里寓所,他去了自己叔叔勒布朗的职业中介公司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卡门尔和叔叔一起到对面的面馆,一边吃着面条,一边看报。

    圣城的社会生活,不仅比家乡热那亚要丰富多彩的多,就连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快的多。

    单身汉们当然很少自己会做早饭,就连许多双双有工作的夫妻为节约时间,往往也选择在外面买早餐,他们的时间由机器运转的时间决定。

    今天报纸上的头版当然属于夏国海军。

    夏国海军带来了不少坏消息,与欧罗巴相比,夏国的损失更为惨重,该国西部与欧罗巴隔着东大洋,东部则隔着西大洋与西大洋联盟众国守望,更依赖海外贸易,其损失的商船、客船和渔船数以万计。

    同时夏国本土大陆之外拥有众多岛屿,由于开发的早,这些岛屿人口众多。随着这些岛屿的相继沦陷,夏国人死伤惨重。

    鱼妖似乎一夜之间遍布整个星球的各个大洋。

    夏国海军也损失大半,这支曾经长时间纵横世界传播文明的力量,其残余力量只能龟缩在军港之中。

    原因之一是鱼妖除了善于潜水和凿穿船底,以及善于利用海洋鲸鲨之外,鱼妖使用了一种特殊的纵火工具——一种外观似冰的易燃物,他们往往悄悄潜水到船舶附近,然后突然冒出水面,将燃烧物抛向船舱,尤其是点燃风帆,让船舶丧失动力,然后就是人为鱼肉我我刀俎的结局。

    现在还不知道这种可燃物,鱼妖是从何处获得的。

    唯一的好消息是,鱼妖称霸海上,对陆地却不感兴趣。显然,他们无法拥有陆地作战的条件,试图将人类逼出海洋。

    夏国人冒着危险来到欧罗巴,半年内前后共派出十艘军舰,也只有一艘于昨日成功抵达圣城,他们正是为了寻求与欧罗巴帝国结成一个军事同盟,共同对抗鱼妖。

    评论认为,就眼下的海上形势,双方结成同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会有任何人反对。但双方却无法联合作战,因为他们被庞大的鱼妖军团隔绝,实际上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如果两国能够合兵一处,只能说明鱼妖已经处于下风。

    另一则消息则说,鉴于未来海战的需要,装甲舰需求极大,海军准备大量装备装甲舰。目前还不知道建造资金从何处而来,有消息称要普遍加税,这虽然大概率是内阁释出的试探消息,但对采矿和钢铁冶炼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这时候街上忽然骚动起来,人们争先恐后地往码头方向跑去。

    等卡门尔赶到时,码头上已是人山人海,宽阔的奥塞拉河上,一艘黑色的舰船正在缓缓靠岸。

    它悬挂着帝国海军的旗帜,有三副桅杆却没有升帆,两个巨大的烟囱正冒着黑烟。

    “铁甲舰,热那亚人的铁甲舰!”

    “快看,它居然不需要风帆!”

    “这是蒸汽铁甲舰,全是铁家伙!”

    卡门尔再一次见证了历史。

    史上第一艘铁甲舰自他的家乡——热那亚普瓦图港出发,经过20多天的浴血奋战,杀出一条血路,成功从海路抵达圣城。

    这艘很大程度上带有试验性的战舰,给帝国带来了胜利的希望。

    “这是热那亚人的骄傲。”卡门尔对自己说。

    其实这艘名叫贝斯号的铁甲舰在离开普瓦图半天后,就在海上遇到了鱼妖,贝斯号本身的战法毫无新意,但鱼妖拿它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克制办法。

    这艘全铸铁的军舰,不怕碰撞,也不惧逆风甚至失去风帆。除了因为情报和料敌不足,被鱼妖用燃烧弹烧掉一副风帆并引起一阵混乱之外,并没有什么大损失。

    舰上官兵降下风帆,开动蒸汽机,绝不停留在一处,远者用火炮,近处用巨弩,更近处则用步枪。他们最基本的原则是,不让鱼妖靠的太近。

    围攻的鱼妖太多,但官兵们沿着自己设定的航线,一边前进,一边攻击紧追不舍的鱼妖军团,杀死的鱼妖不计其数。

    在这20多天之内,他们中途只在朴茅港稍稍停留以补充淡水、燃料和弹药。

    但他们的原本的目的地就是朴茅港,而不是圣城。

    在朴茅港设立海军前线司令部的莫科元帅,在得知贝斯号的战绩后,信心大振。

    他认为有必要让贝斯号继续北进,直接驶抵圣城,既是为了振奋人心,也是为了一种宣传。

    海军需要这样的胜利,帝国更需要这样的胜利,虽然这种胜利只能说是一道曙光。

    显然,莫科元帅的目的达到了,贝斯号的出现让帝国重振信心。

    与昨天一样,菲利普殿下再一次出现在码头上。

    这一次,不仅有军令部的元帅和上将们,就连内阁首相和主要大臣们也联袂出现。

    大臣们都由衷地赞叹这艘体型比较袖珍的铁甲舰,他们更是对热那亚人创造力感到惊讶。

    众所周之,海外贸易也主要积聚在北方沿海及溯奥塞拉河直到圣城一线,这些地方也是帝国经济与工业的中心,所以造船业也主要在这些地方。

    在这些大人物的眼里,南方是落后的代名词,但现在南方人引领了潮流。

    “蒸汽机、铁质船壳和螺旋桨,这三种最新技术的结合,代表着海军的未来,也代表着帝国海洋的未来。”

    菲利普殿下登上了贝斯号,身为皇家科学协会的会长,他对一切新理论新技术都很敏感。当然也因此,他知道这一切跟某位他认识的子爵有关。

    殿下对肖恩印象不错,尤其是后者总是在颠覆旧有的观念,每次都令人印象深刻。

    当然,肖恩在热那亚的事业,殿下也有所耳闻,因为他也从财政大臣和首相们有关增加财政收入的报告中看到过肖恩的名字。

    所以,这位殿下亲自下到了闷热阴暗和潮湿的底舱,查看了所有细节,并且许诺为贝斯号上的所有官兵请功。

    “但它造价不菲,据说这样的一艘小型铁甲舰抵得上一艘主力木帆舰的造价。”财政大臣约克-内瓦尔道。

    “多少来着?”卡隆首相问。

    “70万,不包括火炮。”内瓦尔道。

    “要我说,卖100万也可以。因为10艘主力木帆舰也比不上它一艘的战斗力。我指的是它的防御能力,尊敬的财政大臣,我们应该将注意放在结果上面。给你10艘这样的主力木帆舰,你能从这安全地驶抵普瓦图吗?”军令部长刘易斯元帅道。

    刘易斯元帅指着停靠不远处的一艘战舰,那是夏国主力战舰,这艘战舰能来到圣城,可谓是运气使然。

    “如果能建造的更大就好了。”首相说道,“40门火炮,火力不足啊。”

    “我听说是因为技术原因。”菲利普殿下道,“诸位,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种1000吨级的铁甲舰虽然火力不足,但相应的造价相对便宜,它应该在对抗鱼妖的战斗中大显身手。”

    刘易斯元帅显然明白二皇子的潜台词:“军令部支持新的造舰计划,资源尽可能地倾向于铁甲舰。除了首批十艘计划之外,我们准备追加十艘。”

    菲利普看向首相与财政大臣。内瓦尔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必须缩减装甲舰的建造计划。作为财政大臣,我不会反对,只是财团方面……”

    那些财团是帝国的债主,他们借钱给帝国,就对这些出借的资金如何使用拥有一定的建议权。而那些军舰建造商们跟这些财团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菲利普常陪伴在皇帝左右,据说内阁的各项报告常常会先经过他的手,然后才会到陛下的手中。所以,殿下对帝国的财政状况了如指掌。

    首相不知道菲利普的意思是否代表皇帝的旨意,所以他谨慎地说道:

    “如果在不削减装甲舰的基础上,增加铁甲舰的订单,也不是不可以。比如,明年热那亚的茶税估计有上千万的税额,这是一个很可观的数目。”

    “不行,首相阁下,茶税早就有了去处!”财政大臣失声说道,尽管茶税明年才开征。

    刘易斯元帅立即说道:“用在国防上面,难道不是茶税的最佳去处吗?约克,现在是战争时期。你不要因为鱼妖上不了岸,就以为战争还很遥远。”

    财政大臣反驳道:“我知道国防很更要,但帝国财政已经难以维继,除非你们主动削减陆军的兵额。我不认为你们陆军需要维持那么庞大的兵力,你削减一个师,就至少可以立即拥有2艘铁甲船,削减的越多,就拥有更多的战舰。”

    在文官们看来,军队无疑是一个吞金怪兽,再多的钱也不嫌多。而在军方看来,文官们个个都是吝啬鬼,总是给军队的后勤设置障碍。

    当然,皇帝陛下乐于看到文官与军方这种矛盾。但在如今更加困难的情况下,越是不向海军投资,帝国的海疆就不得安宁,简直成了一个内陆国家。

    “这绝不可能!”刘易斯元帅断然拒绝,“亚述人、比利斯人一上是我们的敌人,在当前情况下,对我们的敌人更不可能放松警惕。”

    菲利普殿下皱着眉头,心中哀叹:看来只有加税一条路了。

    码头上的卡门尔不知道贝斯号上的大人物在讨论什么,他和市民一起驻足岸上观看了一会儿,也跟着人群散去。

    他还有自己的事,按照计划他将去拜访沃克侯爵。

    沃克侯爵有三个孙子,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孙子于一年前失踪。侯爵通常就住在城外的庄园,离码头并不太远,沿着海岸线坐马车只要半个小时。

    表明来意后,侯爵的门房以没有预约为由,拒绝卡门尔的拜访。卡门尔并不气馁,他足足在侯爵的庄园前等了一个白天。

    第二天一大早,卡门尔又堵在侯爵庄园的门口。

    直到第四天,侯爵才让管家将卡门尔放了进来。

    “盖博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来意。关于我的孙子失踪一事,我早就报过警,警察那里有详细资料。”侯爵很不耐烦,“这不值得你在我庄园的门口守三天。这是一件普通的失踪案件。”

    “侯爵大人,我只是想亲自调查一番,鉴于目前失踪案的高发情况,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深入的调查……”卡门尔解释道。

    “你们记者总想弄个大新闻。抱歉,盖博先生,我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侯爵下了逐客令,“我之所以让你进来,是不想再见到你,这是一次当面的警告!”

    卡门尔被侯爵的健仆左右架着扔出了庄园。

    接下来,卡门尔并没有去“骚扰”沃克侯爵,他找到了沃克家族的私人医生马丁。

    这位马丁医生以医术精湛而闻名,所以他经常服务的对象都是上流社会成员。

    但马丁医生是一个十分热爱葡萄酒的人,偏爱某个品牌,喜欢光顾某家专营葡萄酒的商店,卡门尔花了好几天才搭上关系,成为马丁医生的“酒友”。

    马丁医生一旦喝高了,话就多了:

    “沃克侯爵的幼孙我没见过,据说因为这个孙子从小就得到麻风病,被侯爵关在庄园某个房间……”

    身受沃克侯爵信任的医生,却没见过患病的家族重要成员,这个麻风病人在某天突然失踪,这就太奇怪了。

    卡门尔得到这条有用信息后,转而探查别的失踪案件,又通过各种手段和关系,调阅了大量的有关失踪案件的报告和卷宗。

    一条有关系列儿童失踪案的脉络,隐隐约约地出现在卡门尔的脑海里。

    然而他频繁地出入各处治安所和警察局,也引起某些人士的注意。

    某个深夜,卡门尔拖着疲惫的双腿往自己的寓所赶。

    寂静的街道上,只有卡门尔自己的脚步声。

    蓦地,几个可疑的人从黑暗的角落里冲了过来,将卡门尔团团围住。

    “你们是谁?”卡门尔大声地问道。

    “秘密警察!”为首的说道。

    卡门尔没有反抗,他有预感,这次遇到的是真正的秘密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