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三章 贤师的愤怒
    由于海路的断绝,卡门尔必须从陆路返回家乡普瓦图。

    这是一段艰辛的旅程,一大早卡门尔就坐上了一辆驶往京畿的南大门格萨尔城。

    这段200公里的旅程花了他两天的时间,花费20个银币。

    这段旅程,长途马车每隔2到3个小时就更换一次,包括御者,这还算便捷。

    虽然因为是夏天,马车使用了敞篷车厢,还搭了个遮阳的凉篷,八位乘客被迫挤在一起,仍然苦热难耐。这个年代的交通状况越来越不适应实际的需求。

    尤其是公路年久失修,马车颠簸,几乎会要把人胃中的食物给颠出来。

    这还是在经济发达的京畿行省的范围内,道路状况就这么差了,真不知道每年收取的巨额道路捐税花在哪里。

    这中间所有乘客还必须在路上过一夜,食宿费自理。有的人为了省钱就随便找个地方熬一夜。

    卡门尔这趟是公差,当然不会替老板省钱,他找了个最好的旅馆过了一夜,仗着年轻,头两天路程还算吃得消。

    抵达格萨尔城后,这里有条龙江的支流可以行船。在海路断绝的情形下,内陆无论是公路还是内河运输都骤然繁忙起来,卡门尔在格萨尔城足足等了两天,花两倍的价钱才买到一张南下的船票。

    内河上行船,并没有卡门尔想像中的那么顺利。

    在行船的第三天夜间,由于两艘货船相撞而导致沉没,前方发生了河道堵塞,所有南来北往的船只挤成了一团,结果谁也动不了。

    卡门尔不得不提前下船,和陌生旅人搭伙花高价雇了一辆私人马车继续南下。

    七天后,好不容易到了龙江北岸的卡曼拉城,卡门尔和成千上成万的人却不得不滞留在这里,而大量的船只则只被用来运送重要的物资:粮食、布匹、食盐、煤炭等等。

    足足等了七天,卡门尔终于渡过了龙江,抵达圣努威的首府明斯克。此时,卡门尔已经精疲力竭,浑身像是散了架。

    幸运的是,他在明斯克遇到了康纳利子爵的一位心腹——保罗-费奇先生,这样他得以搭乘费奇先生的马车前往热那亚。

    在离开圣城之前,卡门尔就给肖恩写了一封信,以《正义者之声报》的记者身份,准备南下给肖恩做个专访。

    这件事费奇先生也知道,可他没想到的是卡门尔在路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以至于他到圣努威行省出差把自己公事忙完,在明斯克遇到了姗姗来迟的卡门尔。

    “以后就好了,等铁路建起来,出差就没那么可怕。”费奇听了卡门尔的吐槽,笑着道,“火车既快又平稳,比做马车舒服多了。”

    “恐怕在我有生之年,也没有可能坐火车去圣城。”卡门尔抱怨道。

    “不、不,我认为二十年之内必会实现。你知道吗?子爵有一个十分伟大的设想,那就是用铁路将帝国每一个城市连接起来。”费奇很自信地说道,“任何人,就像你我这样经常出差的家伙,只要乘坐过一次火车,如果可能的话就不会再坐马车,哪怕是最豪华的马车。”

    卡门尔这才注意到费奇先生的这辆马车十分豪华,拥有极好的减震系统,有柔软的坐垫和靠背,还有可以躺着,甚至还有一个酒柜。

    作为肖恩的心腹和财务总管,费奇先生身价不菲,虽然他拥有的股票因为各项事业还没实现赢利而暂时没机会分红,但总价值也是数十万计。

    最早追随肖恩的人,现在个个都成了富翁。

    事实上,卡门尔对肖恩的专访已经开始了,没有多少人能比费奇先生更了解肖恩的事业。

    “你知道,子爵是皇帝科学协会成员,他对科学技术有种可怕的直觉,普瓦图大学的那些笨蛋教授们,只要经过子爵稍稍点拨,立刻就能做出一些成果出来。天花如此,电磁学是如此,新型炸药也是如此……”

    费奇毫不吝啬地赞美自己的东家。

    “铁甲舰也是如此,安德鲁-约翰逊先生虽然是最早把蒸汽机用在船舶上的人,但螺旋浆的创意却来自子爵,这两种技术是铁甲舰最关键的两种技术之一。”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是子爵经常跟我们讲的,他热衷于在工程师身上投资,热衷于在普瓦图大学的那些教授身上投资,哪怕很长时间见不到成果。但到目前为止,他的每一项判断都英明无比……”

    花了三天时间,穿越圣努威行省全境,抵达奥特山脉,而翻越奥特山脉,卡门尔和费奇先生又花了三天。

    奥特山脉中的山道正在拓宽,时不时传来炸药声,不用说,这些炸药也来自普瓦图的最新产品。

    在海路断绝的情况下,陆路交通显的更加重要,当然沿途各省的各个关卡也随之突然多了起来。

    抵达帕特拉姆堡,算是真正踏上了热那亚的土地。

    这座原本是以一座半荒废的军事要塞为主的偏僻地方,如今人口至少增加了一倍,这跟这里发展起来的采矿业和冶炼业有关,属于达林顿铁矿区的西北边,俨然成了一座新城。

    费奇和卡门尔二人受到驻军201守备旅旅长赫伯特-威尔斯的热情款待,当天晚上就住在军营里。

    第二天,费奇带着卡门尔在这里上了传说中的火车,铁路在帕特纳姆堡拐了一个小弯,西起多克顿煤矿区,东到达林顿铁矿区,现在延伸至达林顿市郊,总里程不足一百公里。

    但这是史上第一条铁路。

    规划中直通首府普瓦图的铁路已经在建设之中,到处都是工地,大量的工人冒着南方酷烈的阳光劳作着。

    此前,费奇还带领卡门尔参观热那亚煤矿公司和热那亚钢铁公司以及相应矿区,工业的力量令卡门尔震撼,大量的外来人口数以十万计,在矿区形成一座座新的小城镇。

    事实上铁路的建设已经迫在眉睫,开采的煤炭无法被运出去,冶炼的钢铁也因为运输瓶颈而不得不控制冶炼的规模。

    “所以,建设铁路极为重要,因为它既可以提高运输效率,而其本身又消耗大量的钢铁。”费奇如是说,“我们康氏铁路公司负责建设,铁轨来自热那亚钢铁公司,火车来自康氏机械动力公司,将来火车用到的煤当然也会来自热那亚煤炭公司,这些都是子爵的产业。”

    “那铁路线属于谁?”卡门尔问。

    “属于行省,行省投资了300万金路易,将来从达林顿市到普瓦图这条铁路所有的收益当然也归行省所有。

    你要知道,现在行省十分有钱。总督府甚至都不需要出钱,普瓦图的银行家们抢着给行省贷款。”费奇笑道。

    “银行家最喜欢给不需要借钱的有钱人贷款。”卡门尔道。

    “哈哈,卡门尔,你这话十分精辟。”费奇耸耸肩,“总的来说,热那亚现在今非昔比了,只要不懒惰,人人有活干。”

    卡门尔点点头:“是啊,我只是离开一年,这里就变的让我有点陌生。”

    “那么你的专访,主旨是什么?”费奇问。

    “老实说,这已经偏离我原本的目的,我得好好想一想。”

    ……

    就在卡门尔抵达普瓦图的时候,圣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夜之间,300多人被秘密警察逮捕,其中涉及到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政坛有一席之地的沃克侯爵属于其中之一,罪名是对皇室不忠和阴谋叛国。这位侯爵后来花费了家族大部分财产,才保住了性命,但这个家族从此失去了爵位。

    秘密警察突袭了京畿的三家孤儿救济院,并未对外公布真实的原因,这引起了教会的强烈抗议。

    因为这些慈善机构都属于教会。然而令观察家惊诧的是,教会随后又突然宣布向国家捐献2000万金路易,并免除上年借款的全部利息,这是极大的一笔钱。

    结果之一是,约瑟夫-法兰克晋升少将,法兰克家族又多了一位将军。

    对这位少将来说,虽然是一场大胜,破获了嗜血者组织的后备力量,并抓住了不少骨干,但那位贤师仍然逃脱了,所以这很难说是一场绝定性的胜利。

    贤师的报复很快就来了。

    那些接到海军订单的造船厂接连发生火灾,给帝国造成巨大损失,直接影响到对抗鱼妖的战争。

    也有要害部门的官员接连被暗杀,其中有好几个姓法兰克的,或与法兰克家族有关的。

    甚至有人在白宫附近制造连环爆炸案,一度令圣城局势十分紧张,令法兰克颜面大跌。

    然而这仍不足以平复贤师心头的怒火。

    秘密警察是他的老对手了,但这一次秘密警察似乎很有针对性,同时多点展开抓捕,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所以秘密警察这一次能一击重创,令他完全没有从容的反应时间,多年的布局和心血毁于一旦。

    这其中一定要有可靠的情报支持,秘密警察才能成事。

    所以,贤师痛定思痛,这才着手调查事件的起因。

    于是,卡门尔-盖博的名字出现在他的眼前,在调查这位记者的来历和背景时,贤师发现自己遇到了熟人。

    “肖恩-康纳利?看来这位子爵对我的力量毫无敬畏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