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六章 贤师的愤怒(四)

第九十六章 贤师的愤怒(四)

    帕特纳姆堡以西20公里的地方,有一处偏僻的庄园。

    说它偏僻,是相对于其它地方而言,远离交通要道和城市中心。这处庄园地处奥特山脉的南缘,地形以平缓的丘陵和山地为主,在以往这里交通闭塞、土地贫瘠和经济落后。

    当地的许多农民世代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甚至许多人从来就没有见过城市是什么样子。

    几年前狼人南下侵袭的时候,这里曾经遭受重创,许多人死在狼人之手,年轻人离开这里前往达林顿或者普瓦图这些城市去谋生,只有少数老人留了下来。

    现在这里因为茶叶种植而兴盛起来,许多人又回来了。因为有钱人带着大把金币来这里购买土地和山林。虽然茶树今年年初时才种下,但可以预料到来年后当地必然因为茶叶而富裕起来。

    附近的农民对这座庄园的新主人感到很好奇,它原本的主人一家死于狼人之手,继承人因为身在外省无法很好地经营而于两年前将庄园出售,包括一些土地和牧场。

    据说它的原主人现在十分后悔,因为他出售的土地十分适合种植茶叶,尽管他当初出售时暗地里讥笑自己遇到了来自普瓦图的有钱傻瓜。

    这里风景优美,落日的余辉之下,北方是巍峨的奥特山脉,它绵延的山脉如张开的双臂将这片土地拢在其中。

    稍高的位置是大片的茶园,看上去现在已经成活,远远望去像是一排排披着绿衣的士兵。

    茶园下面是一片绿茵茵的牧场。成群的牛羊在安静地吃草和饮水,不知名的白色、蓝色、紫色的野花点缀在大地上,远远望去如色彩斑斓的地毯。还有白色的蒲公英,迎着夏日傍晚的风,四处飘散。

    这里是南方难得的牧区之一,罗宾逊家族也有类似的牧场,比这里更加广阔和富饶。

    奥黛丽坐在马车上,既好奇又紧张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色,她的护卫们则将带路的真神教教士包裹在其中,以防不测。

    这位教士拿着肖恩的亲笔信找到了奥黛丽,指引她来到这里。

    奥黛丽虽然认出了肖恩的笔迹和家族印章,仍然半信半疑,尽管她知道肖恩并不如外人所知道的那样,跟上帝教是天然同盟。

    前方是一座老旧的乡间别墅,离着老远就可以看到长着黄色小花的藤类植物爬满了它的墙壁。

    奥黛丽的马车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她看到克拉克-尼尔森小步跑了过来。

    看到了他,奥黛丽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然而她的心忽然因为激动而跳跃起来。

    “欢迎您,夫人!”尼尔森恭敬地打开马车门。

    奥黛丽扶着尼尔森的胳膊下了马车,急问道:“克拉克,子爵怎么样了,我听说他受了重伤?”

    事实上,她所听到有关肖恩的消息更加可怕。

    “夫人,请您放心,子爵一切都好。”尼尔森答道。

    穿过别墅的前厅,来到后院。

    这里有一块超大的池塘,四周的花木经过精心地栽培和打理,生机盎然且富有情趣,还有引自奥特山脉中的潺潺溪水流进来。

    奥黛丽赫然发现,真神教的教宗尤素福-隆巴尔迪正盘膝坐在一棵繁茂的柳树下冥思,看上去他坐在那里很久了。

    不远处,肖恩正在池塘边垂钓,身边放着雪茄、葡萄酒,还有各种水果。

    奥黛丽忽然觉得很委屈,这些日子她一直为肖恩牵挂,然而他好像躲在这里,过的很是惬意和舒适。

    听到脚步声,肖恩放下钓杆,迎了过来,看他神采奕奕的模样,哪里有曾受过重伤的样子?

    甚至气色都比上次好不少,肖恩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下一切,好好地休息和放松过。

    奥黛丽的粉拳往肖恩的身上招呼,肖恩却一把搂住了她,吻着她的发捎,笑着道:

    “亲爱的,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不要急于否认,你来到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内心,就如同我的内心一样。抱歉,让你替我担忧了,这是我的错。”

    千言万语,在一瞬间就将奥黛丽融化。她控制不住内心之中的情感,偎依在肖恩宽阔的胸膛中,啜泣起来。

    隆巴尔迪冕下已经悄悄地离开,没有打招呼就带着自己的部下离开庄园。这位教宗刚刚跟肖恩达成了某些共识和交易。

    尼尔森代表肖恩目送教宗离开。这些年真神教看似落魄和受到严厉的打压,但正是因为这样,真神教的力量真正深入到民间,深入到那些小民身上。

    最后一段余晖散去,月亮升了起来。

    皎洁的月光下,透过玻璃窗投入到房间里,如给房间蒙上一层轻柔的白纱。

    奥黛丽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肖恩的面前。

    她完美的身体令肖恩迷恋,也激发了肖恩的全部热情。她这些年来表面上的坚强在这个夜晚被温柔地撕碎,每一片肌肤因为爱恋而变的滚烫和敏感起来。

    一夜风光无限。

    清晨,小鸟在窗外欢快地鸣叫着。

    奥黛丽从酣睡中醒来,枕边人的喘息似乎还停留在身边。恰如洪水的激荡,她阻止不了内心中的渴望,只是一个契机就让她这个固守传统的女人彻底沦陷,一切矜持与冷静都荡然无存。

    她的贴身女仆轻轻敲了敲房间门,然后走了来。

    “夫人,您要起床吗?”女仆问。

    这位女仆是自己从罗恩堡带来的,面对女仆,奥黛丽忽然觉得有些羞愧,仿佛自己这个女主人是个不道德的女人,是对罗宾逊家族的背叛。

    “嗯。”奥黛丽轻声说道,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姑娘。

    女仆并不如奥黛丽所想的那样,事实在罗恩堡众仆的心目中,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上层社会女人改嫁本身就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如果是别的男人,局外人会认为他贪图她的财富与美貌。然而是肖恩,人们却认为他应当有更好的婚姻,比如圣城某位大公爵之女之类的,才是良配。

    在女仆的张罗下,奥黛丽脱下睡衣沐浴,昨夜疯狂的欢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她忽然听到女仆跟肖恩的对话,紧接着肖恩就走进了浴室。奥黛丽本能地将自己的身子沉到水下,嗔怒道:

    “你快出去!”

    她嗔怒却引发肖恩的兴致和欲望,肖恩迅速地除去自己的衣服,跳进宽大的浴缸内:

    “正好早上锻炼出了一身汗,一起洗洗!”

    免不了的肌肤相亲,又引发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