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七章 贤师的愤怒(五)

第九十七章 贤师的愤怒(五)

    普瓦图海港外的海滩上。

    迷人的夜色中,凉风习习,贤师驻足眺望不远处的康氏船厂。

    那里灯火通明,照明手段的落后也不会阻止工人们挑灯夜战,他们大量使用了还未商业化的煤油。这是普瓦图大学化学教授们的最新发明。

    站在贤师对面的是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人,但看两人的态势,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双方之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

    而这两人的背后,阴暗之处,影影绰绰,则是他们各自的心腹。

    “比伯,真令人意外,你还敢来见我?我以为你会爽约的。”贤师抬着下巴,用居高临下的口吻问道。

    “贤师,尽管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误会,但您是我永远的导师,这一点不曾改变过。”小丑道,“我们的目标一致。”

    “你知道的,我讨厌背叛!”贤师皱着眉头,“背叛者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所以,我免费替您办成了几件事。”小丑道。

    “嗯,替你办事的,曾经都是我的手下,现在他们奉你为主了?手段不错!”贤师语气不善,“可我并不认为你是出于好心,是康纳利子爵让你身败名裂的,你的城堡,你的财产,还有你一直珍惜的所谓良好声誉,统统不见了。你很恨他,眼下就像一个丧家之犬!”

    “贤师,您何尝不是一样呢?普瓦图也是您的家乡!”小丑笑道,“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所以您不必纠结于过去,正如您不必纠缠我曾经的背叛,当然我也不会提及您的告密。如果不是您,我在达盖尔城岂会那么太容易失败?是到了嗜血者团结一致的时候了。”

    “哦,我亲爱的弟子,你是准备重新臣服于我,还是与我继续分庭抗礼?”贤师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处心积虑地发展了许多力量,但你还不够强大。你的大部分力量损失在达盖尔城。”

    “贤师,您的强大,我当然承认,但多一个志同道合的盟友不是一件坏事。”小丑耸耸道,“您似乎把目标弄错了,康纳利子爵不是你的敌人,甚至都不是我的敌人。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在圣城,是皇帝大公,是真正掌握这个帝国的那些人,与这些宏图大业相比,区区一个子爵算得了什么。

    现在是个好时候,鱼人控制着海洋,亚述人在国境线上虎视眈眈,而狼人不甘上次的重大损失,他们准备欲卷土重来,至于国内,皇帝的贪婪让富人和穷人一起怨声载道。”

    “比伯,你十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你不是一个容易放下仇恨的人。看来你确实有了长进,也不枉我昔日的教导。”贤师道。

    “我当然不会忘掉仇恨。正如……”小丑手指康氏船厂的方向,那里突然火光冲天,呼喊的声音离着老远都能听到。

    康氏船厂正在发生一场火灾。

    小丑轻轻一笑,就仿佛船厂的火灾与他无关:

    “挫折使人冷静,学习使人进步。挫折也是一种学习,挫折让我暂时放下仇恨,我不会把我所有的力量与时间放在热那亚。但这不妨碍我给仇人增加点麻烦。”

    “好吧,肖恩-康纳利确实是我们次要的敌人。那么现在这个次要的敌人身在何处?他让自己的心腹带着一车死鱼南下的把戏骗不了我,我猜他正躲在某处小心地观察,等着我们冒头和犯错。”贤师道。

    “所以我们要小心,肖恩这个人心思缜密,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无欲无求,只想做一个地方富豪,但现在他今非昔比了。我们只是躲在暗处,这让我们占了先机,一旦我们露出点马脚,他绝对会报复的,他的力量在热那亚不容小视,至少官面上的力量他都可以借用,更不必说守备旅。”

    “呵呵,比伯,我听得出来你害怕了。”贤师讥笑道,“刺杀和破坏这不正是我们所擅长的吗?”

    “但只是刺杀与破坏,我们永远也不会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小丑道。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贤师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做?”

    “在热那亚,我们找不到多少盟友,这里的人过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的生活,安逸让他们满足于现状,任何改变现状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敌人。只有北方,那里拥有贫穷和压迫,还有许多衣冠楚楚的所谓自由派,这些人只需要我们为他们添一把柴火。”小丑侃侃而谈,又道,“贤师,我知道您跟亚述人一直有联系,是时候让他们发动战争了,至于狼人,还有自由派,由我来组织。”

    贤师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但小丑反客为主的姿态让他很是不满。但他得承认,小丑是一个勇于行动并不缺乏谋略的人。

    康氏船厂的大火烧了一个晚上,城里的普瓦图人都能从烧红了的夜空看得到。

    第二天一早,许多人都赶到船厂,船厂仓库和办公区域烧了个干净,核心船坞区虽未被波及,但这无疑会影响到铁甲舰的建造进度。

    工人们处于停工状态,他们担心失去工作,人心惶惶。一大批供应商则围着负责人约翰逊,讨要货款。

    有人开始将手中的股票转让,而有的人则暗中吸纳这些股票。

    总之在种种不利的消息谣言散播之下,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不同的打算。

    甚至有人找到皮埃尔和费奇,试探收购康氏造船的可能性。

    这两人现在还不知道肖恩准确的下落,只得一边敷衍各方,驳斥不利传言,并将对方的名字写入黑名单,一边全力支持各个产业的继续运转。

    秘密警察局局长戴利则收到了一封检举信,根据检举信,他带人突袭了普瓦图的一处民居。

    戴利和手下遇到了强烈反抗,经过半个小时的交火,他击毙了三人,并逮捕了七名可疑人物,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还有非法宣传物。

    他确信这些人是真神党份子。

    把肖恩以及他的产业不幸遭遇归结于真神党,是合情合理的。

    因为肖恩曾作为民防军的指挥官在平定真神党叛乱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也曾揭发了真神党总头目的真实与身份,真神党显然是在报复。

    肖恩被报复,戴利也承受着巨大压力,就连一向支持他的总督也训斥了他好几回。

    然而令他瞠目的是,很快各地传来不明交火与仇杀的消息。有一个拥有强大火力的团伙,正四处攻击,而被攻击的人则是身份极其可疑。

    短短七天之内,部下向戴利报告称,他们在五处冲突地点,至少找到了十具嗜血者的尸体,而其他的死者许多都曾是通缉令上的常客。

    进攻的一方火力十分强大,他们不仅装备了步枪、手榴弹、新型炸药,甚至还有一种轻型臼炮。据目击者称,这些人训练有素,十分精悍,一击得手,迅速撤离。

    而这些人同时出现在热那亚不同地方,表明他们是一支拥有相当规模的力量。

    这可不是一般大人物或者匪帮、走私团伙可以做到的,戴利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但他没证据。

    这个时候,真神教的教宗突然站了出来,他号召自己的信徒珍视和平安定的生活,勇于揭发不法之徒和可疑的外乡人。

    这位教宗在热那亚待了几年,持续经营,这几年间他在热那亚的影响力愈发强大,他的号召让各地的巡警一时间手忙脚乱,因为有太多的民众参与检举。

    而红衣主教夏克礼也公开宣布,热那亚对暗杀和非法破坏行为零容忍,并称康纳利子爵是一位可敬的仁慈的贵族,他让许多人发家致富,也让许多穷人有工作干有饭吃,凡是上帝教信众应当与阴谋者作斗争,维护安定和平的生活。

    一时间,热那亚路不拾遗,治安形势大好。

    小丑和贤师两人有些狼狈,他们在热那亚的各个据点补突袭,部下被抓捕,他们不得不收缩自己在热那亚的黑暗力量,迅速离开热那亚。

    正如他们自己所意识到的那样,热那亚没有同情或者支持他们的群众基础,暗杀和破坏只会引发民众的反感。

    比如船厂被烧,那些工人及其家属就特别痛恨纵火者,因为这让他们有失去工作的危险,而在船厂的薪水不错,他们很难找到比肖恩更慷慨的雇主。

    敌暗我明,肖恩发动了一场人民战争。

    先是与真神教合作。

    最了解贤师和真神党的就是那位教宗了,这位教宗视贤师为肉中刺眼中钉,他把真神教的没落归结于真神党的叛乱,多年来一直在秘密调查嗜血者的秘密,并积累了相当可观的情报,他甚至还安排了间谍。

    肖恩不会承认自己拥有一支神秘的装备精悍的私人武装。

    这支力量是由几内波里人罗兰-希尔领导,此人是反抗真神党的游击队出身,曾经一度是肖恩的部下。

    在肖恩卸下军职之后,罗兰-希尔和他的部分经过挑选的部下也离开了军队。

    但一连串的打击,也让肖恩意识到自己的情报系统实在孱弱。为此他召回了远在圣城的波西-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