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十八章 肖恩的野心初显

第九十八章 肖恩的野心初显

    热那亚西北与贾维亚行省交界处,是一片南北走向的低矮山脉与丛林。

    这里在地图上被统称为卢卑克森林地区,属于奥特山脉向南边的延伸余脉。

    这里距离罗恩堡有四天马车的路程,它因为横跨两个行省,交通闭塞,政权的力量很难深入进去。

    自古以来这一带就活跃着许多土匪、逃犯,那些走私犯也常常混迹在那里,这也成了当地的传统。

    因为你很难把平民百姓与恶棍区分开来,当地人忙时种田,农闲时放下锄头,做点不被官方允许的买卖。

    赫尔南德斯是其中最大一支走私团伙的首领。

    他把走私当做一项事业来做,有专门的情报组织、押运武装和销售网络,俨然拥有一个大型商贸公司。

    他的走私清单中包括烟草、食盐、糖、酒类甚至军火,这些都由国家专卖的商品,因而他成了官方和包税公司的眼中钉。

    赫尔南德斯绝不会因为巨额利润而冲昏头脑,他乐善好施,对自己的部下十分慷慨,对当地百姓也十分大方和友好,经常救济当地民众,这为他赢得了很好的名声。

    因而,赫尔南德斯的走私团伙成为卢卑克的地下政府,甚至能够主持民间讼诉。

    这样的人物跟肖恩没有交集,那是包税公司黑名单中的人物。

    热那亚包税公司的总管科恩,为赫尔南德斯的人头开出了高达十万金路易的悬赏,并屡次派出大队税警抓捕他,每次都是损兵折将,弄得灰头灰脸。

    现在赫尔南德斯惹上了肖恩,因为据在当地传教的真神教教士传来的情报,赫尔南德斯收留了几个可疑人物——其中一人高度被怀疑是贤师本人。

    这也极有可能,因为海路断绝,而热那亚北方无论是秘密警察还是守备军都布下重重关卡,只有绕道西边最为安全。

    不为外人所知的是,赫尔南德斯也是贤师的弟子之一,并为贤师的事业提供资金。

    恰巧真神教的教宗知道。

    为此罗兰-希尔奉肖恩的命令,带着自己的精干力量,奔赴卢卑克地区。尽管有知情人绘制的精确地图,深入一个目标人物有深厚民众基础地区,风险极大。

    罗兰-希尔的10人精干小队,化妆成走私犯,一进入卢卑克森林,就被赫尔南德斯的眼线发现,双方展开了几场伏击与反伏击战,最终以罗兰-希尔的主动退却而告终。

    尽管如此,罗兰-希尔仍然令走私头子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因为罗兰-希尔这次使用了一种还处于绝密状态的新型步枪,这代表着一种压倒性的技术革新,射程、精度、火力、速射、便携性以及在恶劣气候之下的使用状态都是革命性的创新和进步。

    罗兰-希尔就是利用一次大雨,10个人干掉了赫尔南德斯的百名党羽,对方的燧发枪在豪雨中完全哑火。要不是赫尔南德斯更熟悉这里的地形地理,他恐怕就会在这一次交火中交待了。

    秘密警察在所有的冲突中,处于极为尴尬的地步。戴利冷眼旁观,每场冲突发生之后,他都会仔细地推敲细节,当然这也不妨碍他收割成果。

    所以很快就有人将从现场找到了一颗子弹壳送到了他的面前。

    不同以往的纸制定装铅弹,比如在军队中广泛使用的贝斯弹以及种类繁多的仿制品(贝斯老板为此打了无数的专利官司),这是一种铜制圆柱型定装子弹,弹壳尾部中间有个特殊装置,当然造价远比纸制定装铅弹昂贵的多。

    戴利猜这就是肖恩的秘密武装敢于深入密林的底气所在。

    子弹不是他关注的重点,甚至那支秘密武装也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他跟肖恩有默契,凡是被击毙或者被逮捕的嗜血者及叛党份子,都成了他向上级邀功的证明,反正肖恩不会把这些公开出去。

    作为热那亚秘密警察头子,他对当前帝国的内部情势更加了解,越是了解,他越是对未来很悲观。

    相对来说,在热那亚戴利局长过的还算愉快,因为民众只要生活还过得去,就不会去挑战政府的权威。

    从内心来讲,他不想跟自己的北方同僚那样整天鸡飞狗跳。

    ……

    奥黛丽已经南返。

    若不是如此,她见到波西-罗宾逊一定会感到尴尬。

    波西蓄着络腮短须,离上次见面显的有些富态,现在即便是最熟悉他的人遇到他,也很难认出来他。

    “我已经结婚了。”见面第一句话他就让肖恩大吃一惊。

    波西笑了笑:“一个普通的女人,会每天算计着把一个先令当作两个花,她甚至都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就这一点来说,我对她很是愧疚。”

    “好吧,我祝福你。”肖恩耸耸肩。

    显然波西自己觉得满意就行,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他的情报网已经初显威力,但主要关注点还是在圣城方面。

    “一种叫做革命的东西正在悄然成长,它只需要一个契机,到时候它将摧毁所有一切,甚至包括它本身。”波西对这个世界的未来也很悲观,这并不妨碍他对肖恩寄予厚望,“所以,我们必须有所准备,以免措手不及。”

    “我也感受到了,这正是我把你召回的原因。”肖恩道,“波西,你知道的,我以前的理想只是想做一个地方富豪,维希镇就是我的乐土。但现在还抱着这种理念可不行。力量有多大,责任有多大。你可以把这视为一种野心,从本质上讲,我跟比伯-林肯没有区别,但要是让比伯以及贤师这样的人掌握权力,我们所有人都会万劫不复。但我得承认,我有些操之过急,以致贤师将怒火放在我的身上,这实在不是一件明智之举,让我付出了不小代价。”

    “所以……”

    “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掌握这种权柄?”肖恩道,“至少我要在未来拥有自保的力量。”

    “在热那亚,你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和绝对影响力,在圣城你要将自己塑造一个忠君爱国的好贵族,并且十分开明,要让一批人成为你潜在的盟友。”波西道。

    “没错。但这种盟友可能会靠不住,波西,记住我的忠告,在关键的时候,只有靠自己。”肖恩道,“现在我需要你做的,就是把你的情报网全面铺开,深耕细作,我不能再依靠那位教宗向我提供情报,他其实是想借我之手除去贤师。”

    波西道:“但我需要时间,还有大笔资金。”

    “钱当然不会少。”肖恩道,“但上帝是公平的,他给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所以时间只能去抢,因为时间不多了。”

    波西深以为然。

    在离帕特纳姆堡不远的这座庄园里,肖恩与波西商量了许多细节,波西始终没有主动提到奥黛丽。

    波西离开后,肖恩终于公开亮相并南返普瓦图。

    肖恩消失的这一个多月里,各种不利于他的谣言满天飞。

    尽管他的心腹皮埃尔与费奇两人十分努力维持,肖恩名下的各项事业陷入停滞状态,总是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状况出现。

    这让肖恩再一次重温一个道理,资本和利益总爱移情别恋。

    但肖恩的出现,种种谣言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肖恩第一站就到了康氏造船公司,他的到来,让人心惶惶的公司职员和工人们立刻恢复了信心,各项恢复生产的措施立刻实施。

    肖恩亲自主持了船厂的新一轮投标,他有针对性剔除了那些在他消失的时间段内以索要货款为由阻碍复工的供应商,同时他确立了更规范的生产流程和更高的质量标准,力求更快速更高质量地完成海军的订单,因为这是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这其间最振奋人心的消息是,贝斯号、科瓦尔伯爵号与西耶斯号表现出了极好的战斗力。

    论火力,它们无法跟那些巨型风帆战舰相比,但在与鱼妖的战斗中,它们是最适合的,自身的生存能力极强,只要带足燃料,鱼妖拿这些铁家伙没办法。

    因此海军又追加一笔订单,使得总订单数达到了30艘,并询问是康氏造船公司能否建造更大吨位的战舰。

    甚至夏国的大使也亲自来到普瓦图参观了船厂,对进口这种战舰很感兴趣,当然他们更想仿制。夏国人暂时也只能想想而已,即便卡洛斯二世同意出口这种铁甲舰,订单也只能排到明年底。

    而康氏造船的北方同行,想要复制铁甲舰的成功,至少还要两年的时间。

    许多人求见肖恩,但肖恩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会面。

    事实上他足足忙了一个月,直到1833年的9月初才有暇回头检视自己的工作。

    西耶斯是肖恩会面的除了自己雇员以及总督、普瓦图市长之外的第一人。

    西耶斯有些尴尬,因为他曾对肖恩的“死亡”深信不疑,也曾秘密联络科瓦尔家族,试图染指肖恩名下的产业。

    这些新兴产业的前途让所有人垂涎,除非他是瞎子。

    但出于商人的精明和谨慎,西耶斯还是退缩了,尤其是看到各地传来的有关嗜血者与叛党份子被突袭的消息。

    正是因为这种尴尬,西耶斯及他代表的财团,鼓动总督府筹建三条铁路,总长度约一千公里,并为康氏铁路公司提供一笔长期巨额低息贷款,这视作他对肖恩的示好。

    肖恩笑纳了这个建议。

    事实上他也不可能与西耶斯这样的人物公开决裂,他见好就收,重新把酒言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