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一章 显贵
    1833年11月1日。

    亚述人再一次发动了对欧罗巴帝国的战争,比利斯人也从西北国境入侵欧罗巴。

    欧罗巴帝国屯集在北方的军队,在七天之内就损失了二十万的兵力,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能让敌军轻易地突破防线。只是这种形势让有识之士很不安。

    而在广袤的海洋上,帝国海军才刚刚开始反击。

    这一次所有人都真切地看到了末日气象,物价飞涨,国用日穷,人民困苦,北方许多省份已经开始强制征兵。

    鉴于恶劣的形势,首相卡隆在觐见卡洛斯二世时,提交了一份并不为外界所知的报告:

    “战争形式和财政状况的恶化,迫使我们必须实行更为统一、更为平等和公正的税收政策,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陛下才能在增加收入的情况下,减轻人民的负担……税收应当按比例平等分摊,不得因任何特权和豁免规避之,这是战时政策首要一条……”

    “为了挽救国家,局部的措施已经不可能了,为防止大厦将倾,必须整顿其根基……我们已经不能再继续灾难性的贷款了,现在唯一能采取的措施,就是重建财政秩序,当局势如此艰难之时,这一做法并不过分……”

    “必须绕开那些享有特权的法院贵族,召开显贵会议——尽可能地扩大议政名单,以寻求最大的共识!”

    首相用了“大厦将倾”这个极为敏感的词汇。

    正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卡洛斯二世几经犹豫,宣布将于1834年2月召开显贵会议,以取代原有的贵族议会。

    就连尊贵的皇帝陛下意识到贵族议会并不能代表所有的臣民,如果不顾一切扩大税收很可能会搞砸一切。

    “以国家的名义!”

    这是圣城一些受皇帝和内阁支持的报纸发动的舆论宣传,他们试图给未来的显贵会议定下基调:

    反对皇帝和内阁的,都是叛国者。

    就在各界热烈讨论还在拟定中的会议名单的时候,热那亚人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宫廷伯爵迈克尔-托雷斯。

    时间是1833年12月底。

    托雷斯是从陆路南下的,自帕特纳姆堡他登上了一列火车,直通普瓦图,这条铁路线刚刚开通运行,还处于试运行阶段。

    任何一个初次坐上火车旅行的人,都会兴奋和好奇,托雷斯也不例外。

    虽然在报纸上读过有关报道,但真看到了火车这种庞然大物时,这位伯爵还是大吃了一惊。

    沿途,伯爵留心观察热那亚人的状态,发现这里的人们似乎感受不到战争的到来,他们忙碌的身影到处可见,就连乞丐都很少见。

    在繁华的圣城,每年冬天都会冻死许多流浪汉。

    他甚至利用火车中途停靠加煤加水的间隙,让自己的仆人下车探访,得到的结论与自己的判断一致。

    这里的税收负担总体并不比北方轻,因为1/20税的征收,富人们要比北方同阶层的人承担更多的税收。但这里的农民、手工艺者与工人负担的相对较少,又因为到处都是工作机会,平民只要不懒惰,总能获得收入。

    在热那亚看到的情况,似乎表明这是皇帝和首相召开显贵会议的初衷。

    伯爵只看到税收的增加以及富人的慷慨,却没想到热那亚地方政府和私人的大规模投资所起的重要拉动作用。蛋糕制作的大了,即便按照固有的分配方式,每个人也能分到比过去更多的。

    火车将心情复杂托雷斯一行人,安全平稳并且迅速地送到了普瓦图。

    在火车站的站台上,总督拜恩等人早就等在那里。

    事实上,托雷斯只是代表皇帝南下的众多钦差之一,皇帝需要通过这些人对各地实力人物摸一次底,兼试探口风。

    托雷斯的这个伯爵头衔并不是世袭,这是他作为皇帝身边的人的一种奖赏。

    但拥有类似头衔的人极少出身平民,许多贵族很热衷于将家族中的子弟送到宫廷当中作为皇帝和皇族的侍从,以作为一种晋身之资。

    托雷斯也是贵族出身,与想像的不同,他这位北方人个头偏矮,派头倒是十足,光是装着衣物的行李就有五大箱,随从文书和仆人有十七个人。

    卡洛斯二世派这位近臣来热那亚,以示对热那亚的重视,显然是热那亚近年来给皇帝留下了深刻印象——快速增长的税收。

    区区一个南方省份1833年的税金居然与富庶的京畿省相差无几,一是因为拍卖采矿权的非常规收入,二是因为1/20税在热那亚的征收,三则是因为经济的发展带动其它工商业税收的增长。

    可以预料明年开始征收茶税,那又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在国家财政日益困难情况下,这种表现特别显眼。

    更不必说热那亚的工业代表——火车和铁甲舰。前者皇帝并没有注意到,后者则是皇帝每天从海军战报必然看到的,他欣喜地看到海上的局势有向好的方向扭转的趋势。

    或者说,皇帝感受到热那亚人对国家的忠诚和对国家财政困难的体谅。这份忠诚必须得到奖赏。

    “这是康纳利子爵!”总督拜恩将托雷斯伯爵引荐了肖恩。这一重要人物的莅临,肖恩等普瓦图上层人物全都到场。

    托雷斯眼前一亮,事实上他早就注意到在一群年纪普遍在40岁以上中显得卓尔不群的年轻人:

    “我对子爵的大名闻名已久了,不愧为热那亚的明珠啊。”

    “这是什么说法?”拜恩好奇地问。

    “这是菲利普殿下亲口对我说的,他说康纳利子爵是一位很有智慧的贵族,希望我到了普瓦图,要多听听康纳利子爵对当前局势的意见。”

    托雷斯故意大声地对周围的人说道。

    令伯爵奇怪的是,普瓦图人对此并没有任何意外的想法。看他们的表情,好像这是理所当然。

    这让他想起来离开圣城时,科瓦尔伯爵给他的建议,科瓦尔伯爵提醒他肖恩在热那亚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现在看来,此言非虚。

    “伯爵大人,菲利普殿下的夸奖让我感到惶恐,对皇室的忠诚与爱戴也是我们全体热那亚人的立场。”

    肖恩得体的答话令伯爵很是满意,他很需要这种公开表态,哪怕是口头上的。

    作为政绩之一,拜恩热情地带领尊贵的客人参观了火车站。

    客人也很客气地夸奖了铁路这种新事物,并认为这种便利的交通和运输方式必将流行于全帝国。

    稍事休息之后,托雷斯伯爵又提出参观铁甲舰的建造。

    截止1833年12月20日,首批10艘鲨鱼级铁甲舰已经建造完成,其中七艘已经将交付给了海军,它们已经在与鱼妖的战争中大显身手。

    “子爵,坦白地说,铁甲舰的建造速度太慢了。与此同时,你的北方同行还在建造木帆船,只不过他们给船披上装甲,现在连巨木都难以获得。”托雷斯伯爵道,“黑森林地区倒还有不少巨木,可把这些木材运到奥塞拉河畔,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木材不是拿来就能用的,海军等不起啊。”

    肖恩还未答话,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约翰逊却鄙夷道:

    “我听说那些船厂公然侵犯我们的螺旋浆专利,这是公开的抢劫。当初我用打工赚的钱试制蒸汽船,他们可是用最恶毒的语言嘲笑我!”

    侵权是必然的,当贝斯号停泊在圣城外的奥塞拉河上时,就有许多人打着慰问海军官兵的名义登上过,其中就包括许多船厂老板。

    所以,很快就有了仿制品。

    别的不说,军火商贝斯为了有关线膛枪及枪弹的专利,就打了无数次官司,他花费的时间、精力与金钱无数,养肥了一帮律师,光是扯皮就是一件头疼的事,不能指望资本家们的道德如何高尚。

    现在贝斯已经几乎放弃了专利,有这个时间挥霍,他还不如督促手下加紧生产为铁甲舰配套的火炮。

    但肖恩从托雷斯伯爵的话中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螺旋浆的专利和垄断已经引起了皇帝的注意,帝国海军需要更多的铁甲舰,就不允许康氏造船公司一家按部就班地生产,一家独享超额利润。

    那些北方船厂就是仿制,也暂时找不到窍门,仿制的铁甲舰总体水平跟康氏差一大截。

    拖雷斯伯爵见肖恩若有所思的神情,知道肖恩听出了自己在这个公开场合无法说出的话。

    然而,肖恩索性说道:

    “专利我们不可能放弃,但为北方同行提供船用蒸汽机和螺旋浆这两项关键部件也是可行的,这样可以加快铁甲舰的建造速度。伯爵大人,我们对北方同行不太熟,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北方总代理,专门负责向北方船厂推荐我们的部件,我们会给这个总代理一个合理的底价。”

    肖恩的话,给了托雷斯另一种思路。至于这个总代理,托雷斯认为自己的家族好像比较适合。

    所以托雷斯道:

    “我个人认为子爵的头衔不太适合了,鉴于你对帝国海洋安全的巨大贡献,抵得上一个世袭伯爵的爵位。”

    这就是利益交换了。

    肖恩并没有什么损失,相反收益极大,还为自己赢得了一个世袭伯爵的爵位。

    况且以肖恩的贡献,皇帝册封他为伯爵,并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

    肖恩忙做感激状:“实在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