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章 显贵(二)
    1833年底的时候,卡门尔-盖博的一系列文章见报了。

    他先以《热那亚人的经验》为题,对在热那亚行省发生的新气象进行深度报道,他所讲述的内容给圣城人极深的印象,因为南方尤其是热那亚的日新月异跟北方人固有印象截然不同,进而卡门尔又引导了后续的大讨论。

    究竟一个国家中央及各级政府的真正职责是什么?发展经济、增加就业,而不仅仅是着眼于收税。卡门尔提出了一个论点,即发展是硬道理。

    与此同时,圣城《正义者之声报》和普瓦图的《热那亚人报》连载了肖恩的著作《国富论》。

    就欧罗巴现今的经济形态来说,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已经到了一个顶峰,机器化大生产代替手工生产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但传统的封建经济仍占统治地位,以及这一基础上的上层建筑严重阻碍了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

    《国富论》出现的正当其时,也是呼应了卡门尔的一系列报道。当然此《国富论》非彼《国富论》,比如肖恩在承认“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的同时,就特别强调了政府开支的作用,这与当前的主流观点截然相反——人们几乎一致认为政府应该开源节流,勤俭发家,并且介入经济越少越好。

    肖恩以热那亚修建铁路及海军采购铁甲舰为例,说明政府开支,对于促进生产,保障就业以及促进消费,进而带动经济的巨大作用。这并不影响政府税收的增加,工商业的发展必然扩大了税基,热那亚快速增长的税收就是明证。

    肖恩当然是在为自己的事业张目,夹私货。

    但他的一系观点令学者们耳目一新,就连首相和财政大臣也经常讨论肖恩的著作,肖恩之名再一次在圣城引起轰动。

    毕竟圣城是帝国各种思潮最活跃的地方,只要不是公开喊谋反,任何荒诞的言论都是被允许的。

    卡门尔的报道及肖恩的著作隐含着的意思,可以归结为“改革”一词,这其实是首相和自由派学者们,包括新兴资产阶级以及贵族之中有识之士在内的共同观点。只不过不同团体的真正内涵不同,有的人简直就是要喊出推翻帝制的口号。

    但在帝国疲弊的现行体制下,改革只能小打小闹而已。

    皇权与所谓自由平等之间的天然矛盾,首都与地方的区别,一个行省与另一个行省之间的差异,特权阶层以及内部的差异等等,在有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更是积重难返。

    有些人意识到,光靠局部的改革恐怕很难奏效。

    在皇帝和首相看来,把改革税制以达到增加国库收入的目的,就算作是了不起的改革了。

    身在普瓦图的托雷斯伯爵自然也看到了肖恩的文章,他想当然地把这视作肖恩向皇室的示好。

    在普瓦图停留了三天,总督为他举办了好几场宴会。

    托雷斯伯爵借这个机会,与普瓦图的上层社会广泛接触,他在摸底普瓦图人对显贵会议看法的同时,普瓦图人也在试探召开显贵会议的真正目的。

    这里的人虽然关注时局,关注北方的战争,并且当面表示忧虑和愿意为皇帝分忧的忠诚之心,但显然他们更关注自己的周围,仿佛他们与北方生活在不同的国家。

    托雷斯在离开普瓦图前,与肖恩进了一次密谈。

    他们商谈的无关国事,而是一桩生意。肖恩旗下的公司康氏动力和康氏造船,以合理的价格分别为托雷斯家族名下的商贸公司提供船用蒸汽机和螺旋浆及配套零部件。

    但这项交易最大的难题不在于托雷斯家族说服或者迫使北方的造船厂采购,也不在于托雷斯家族帮助阻止北方同行侵权,而在于将关键设备和零部件运抵北方。

    为此肖恩承诺立即着手建造两艘武装铁甲货船,专门用来运输这些机器。

    事实上铁甲货船本就在肖恩的计划中,康氏造船最终的目的当然是建造民用船只,这块市场是海军订单的无数倍,但这需要时间完善。

    史上第一艘试验型的铁甲船热那亚人号就是一艘小货船,那时候肖恩甚至没想到鱼妖的兴起。

    船舶设计师们根据前期建造的经验,准备把这艘小船放大,增加适当的自卫武装,以适应海上需要。

    送走了托雷斯伯爵,转眼新年就到了。

    1833年的最后一天,玫瑰园装饰一新,中午举办了一场丰盛的宴会。

    皮埃尔、费奇、卫斯理等心腹都有份参与,按惯例,他们三人都收到了肖恩的支票。数目绝对让他们满意,当然这跟他们未来可能拿到的分红没法比,前提是他们必须努力工作,让分红成为可能。

    当年收养的孤儿们也循例参加,他们当中有人很快就要中学毕业,肖恩准备推荐他们去普瓦图大学就读——这些孤儿未来是家族可以信赖的好帮手。

    唯一令肖恩有些遗憾的是,他想到了萝丝,这个女杀手消失的无影无踪。

    管家克利夫兰则是兴高采烈,因为他听到了传言说,自家的子爵有可能会被皇帝册封为伯爵,这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子爵的婚姻问题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仍与那位伯爵夫人保持着任谁都能看出来的情人关系。如果子爵娶了她,克利夫兰当然不会的反对,但继续这样拖着却不是一个正确的作法。

    肖恩也很无奈,奥黛丽认为自己配不上他,为了肖恩家族的未来,他需要一门更好的亲事。

    傍晚,肖恩来到罗恩堡,他将和奥黛丽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

    这还是自北方山庄离别之后,肖恩第一次见奥黛丽。

    这个夜晚,奥黛丽光彩照人,她端庄贤淑的气质更加迷人。

    在肖恩的强烈要求下,她如今不再穿束腰的紧身衣,这种摧残身体的行为令肖恩心疼。

    康氏纺织除了生产丝绸,自己也设计和生产成衣的业务,包括女人新式内衣,经过两年推广,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果。

    传统是强大的和富有惯性的,改变女人几百年来形成的习惯有相当的难处。所以康氏为了推广新式内衣,把目标放在圣城,先是在圣城流行,而后向其他地方扩散。

    又因为最新尝试这种新式内衣的是交际花和风尘女子,上流社会给这种新式内衣贴上了下流的标签。

    然面追求美是女人的本能,这种新式内衣的种种好处,可以从她们所取悦的男人脸上看出来。甚至有自由派学者尤其是一些所谓先锋女性鼓吹这是一种新的自由和平等的象征。

    女为悦己者容。

    肖恩贪婪着欣赏着上帝的杰作。

    奥黛丽贴身的衣物是她自己根据成衣的样式,亲手缝制的,还别出心裁的在轻薄的布料边增加了蕾丝,这只能由肖恩欣赏得到。

    一场欢悦之后,肖恩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奥黛丽,嫁给我吧!”

    “亲爱的,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或许过几年我年纪大了,你对我没有新鲜感,好聚好散。”奥黛丽道。

    “不,许多人对我说,康纳利家族需要一个女主人。”肖恩道,“这个所谓家族,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亲爱的,你更需要的其实是一个继承人。”奥黛丽总是能展现出她过人的聪慧,“哪怕你娶了一个蠢笨的丑姑娘,只要她能为你生出个继承人,那些追随你的人才会放心。”

    肖恩得承认她说的没错,当然在心腹们看来,肖恩如果跟圣城的一些有数百年历史的大贵族结亲,才是最佳选择。

    奥黛丽继续说道:“可我现在是罗宾逊家族的女主人,一个未成年的继承人的母亲。罗宾逊家族也必须要有一个成年的可以继承的人选。”

    这其实是奥黛丽对罗宾逊家族的承诺,这比她个人的幸福重要的多。

    “我视我的教子如己出,他一定会长大成人,继承罗宾逊家族的爵位和家业的。所有热那亚人都明白这一点,冒犯罗宾逊家族,就是在挑战我的权威。在我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小卡尔甚至有资格继承我的财产。”肖恩保证道。

    奥黛丽用纤纤玉指划过枕边人强壮的胸膛,轻声说道:

    “肖恩,我丝毫不怀疑你的好心和对卡尔的爱护,但这对卡尔的成长并不太好。你说我嫁给你后,是搬到玫瑰园住吗?卡尔已渐渐长大,他昨天甚至问我是不是以后不要他了,这让我感到心碎,希望你理解一个母亲的心。至于那些在他身边嚼舌头的仆人,我都打发他们到农庄去了。”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卡尔几乎是奥黛丽的全部精神寄托,而现在只是分出了一份给肖恩。

    但肖恩仍然怀疑奥黛丽听到了一些对她自己不利的风言风语,在肖恩极有可能在明年被册封成为伯爵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她毕竟是一个年轻寡妇,出身背景并不显赫。

    奥黛丽是真心为肖恩的未来着想,甚至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幸福,这让肖恩十分感动,虽然他很不认可。

    只是眼下这种情人关系,令奥黛丽跟她一直所厌恶的一类女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对她的名声是不公正的。

    这种体贴的善意,却让肖恩更加珍视这份情感,他用更热烈的长吻表达自己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