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章 暗流(三)
    达内尔公爵昨晚也参加了一场宴会。

    这是由圣城金融同业行会举办的宴会,每位来宾的个人身家至少三百万起,其中圣城第一银行、圣城劝业银行和圣城担保银行是帝国排名前三的银行。

    达内尔家族在这三家银行中都是排名前三的股东,因此达内尔家族不仅豪富,同时也是圣城金融资本的代言人。

    达内尔家族世居京畿省的格萨尔城,只是从上上代公爵开始涉足金融业,这个家族在金融上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开国皇帝卡洛斯一世的战争大借款,从此成为帝国第一豪门。

    或许这个家族在行政上的权势不如赫尔曼家族,也不如法兰克家族在军中的势力,但这个家族是国家的最大债权人,因而连卡洛斯二世也不得不试图通过联姻加深关系。

    值此显贵会议的召开,公爵除了觐见卡洛斯二世,敲定与皇族的联姻,就是与圣城的金融大鳄们见个面,统一一下认识,以因应时局的变化。

    他们既不想让国家真正破产,又不想让国家赖账,只要有利可图,他们愿意借给皇帝一把自杀的匕首。

    然而在回圣城郊外家族庄园的路上,公爵遭到了路边炸弹袭击,两只装满炸药的铁皮桶被埋在他必经的路上。

    强大的能量直接将他的马车撕成粉碎,公爵当场陨命。

    这可是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件,第五帝国史上从未发生类似的事件,这远比圣城大教堂被焚毁十遍还要严重的多。

    法兰克上校立刻让自己所有手下出去,将这个晚上所有与公爵接触过的人全部抓进监牢中,涉及到三百人。

    这个动静不小,尤其是被秘密警察请去喝茶的人没有多少是普通人,不是银行家,就是银行股东或者高级职员。

    卡洛斯二世得知达内尔公爵遇刺身亡,勃然大怒,立刻命令近卫军开进城内,实施戒严。

    事实上,一夜之间圣城方圆一百公里范围内都被二十万装备精良的近卫军严密控制起来。

    与此相较,郁金香俱乐部里人被抓不过是一件小事。但令法兰克恼怒的是,托比-萨拉曼和安东尼-傅克斯两个标志性人物逃脱了——因为达内尔公爵被谋杀事件导致的全城大搜捕,让这两个人警觉并逃脱了。

    不过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是,法兰克将谋杀公爵的罪名放在这两个人的头上,这样他在面对咆哮的皇帝时,显得更有说辞。

    合情合理!

    由此,秘密警察又在次日下午抓捕了近五百名与自由派走的比较近的人物,这些人在过去三年内曾经去过郁金香俱乐部的人,包括卡门尔-盖博。

    然而皇帝仍然不太满意,他指着名单怒斥道:“约瑟夫,这名单中似乎少了一个人!”

    法兰克心中咯噔了一下,道:“臣惶恐,不知道陛下指的是谁?”

    “我听说洛基山伯爵昨天也去了这家俱乐部?”卡洛斯二世道。

    “确有此事!”法兰克坦然承认。

    “那么……”卡洛斯二世站在御桌后面,双手撑在桌面上,“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事实上,康纳利伯爵昨天晚上发表的言论并没有太出格的地方,而且这只是他第一次去,鉴于他以往为国家的贡献,我有理由相信他是一个忠于陛下的人。”法兰克道。

    “炸药!只有新型炸药才能产生那么大的威力,也只有与此相配套的新式导火索才能使得爆炸如此顺利!”卡洛斯道,“我听说这现种物品也都跟洛基山伯爵有关?”

    “陛下,这种新式炸药的专利确实属于普瓦图大学,这所大学的校长正是洛基山伯爵。但普瓦图大学本身并不生产炸药,这种炸药是由该大学与贝斯机械公司合资的工厂生产,名叫普瓦图化学公司。新式炸药现在广泛运用于军事以及矿山当中,此项生产符合国家颁布的法令,该公司也拥有相关的执照。”法兰克道。

    “约瑟夫,你知道的,达内尔公爵是帝国举足轻重的贵族,他的遇害是帝国极大的损失,尤其是当前的形势下。”卡洛斯二世道,“堂堂一个公爵在圣城被谋杀,这是对帝国秩序的严重挑衅,也是对我的极大侮辱。要知道,我的女儿与公爵幼子的婚约刚刚谈妥,你的父亲则是见证人之一!”

    “陛下,您的意思是?”法兰克有些吃不准皇帝的意思。

    “把洛基山伯爵暂时收押。”卡洛斯二世道。

    “陛下!”法兰克大吃一惊,“他是您刚刚册封的伯爵啊!”

    “没错,可他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羊,伯爵这个爵位并不低,而且他一个南方贵族牵扯到圣城的关系不多,这可比你逮捕的那些自由派有用的多,至少我们可以因此减少财团的怒火,难道不是吗?

    你放心,我不会拿这位新伯爵如何的,只是委屈他一段时间,这一点我还是有分寸的。等风头过去之后,你再以证据不足的理由将他释放。”卡洛斯二世道,“当前最重要的是稳定秩序,安抚人心,度过眼前的难关。如果这个月显贵会议达不成一个令我满意的结果,我的军队在4月份就会崩溃。”

    不容法兰克争辩,卡洛斯二世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法兰克退出皇帝的御书房,嘴角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在圣城,法兰克敢说没有一个人比自己更了解肖恩。在他看来,那位不幸的公爵除了很善于借着权势捞钱之外,对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并无多大建树。

    然而越是关注肖恩,法兰克越是觉得这个人的价值,这个年轻人是白手起家和个人奋斗的典型。

    正是因为如此,法兰克在明知道肖恩没有军职的情况下,把他纳入了军官荣誉团的名单中,事实上也只有肖恩一个人是特例,这也是法兰克暂时无法把肖恩真正引荐到这个团体当中的原因所在。

    现在皇帝执意要让肖恩成为替罪羊,显然是为了迅速平息达内尔公爵事件的不利影响。

    或许在皇帝的眼中,南方人无足轻重。

    “对不起了,肖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