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九章 皇帝的决断
    “这年轻人是谁啊?”

    “讲的真好!是时候团结一致了!”

    “该死的南方佬!”

    “滚,北方佬!”

    “外省人都闭嘴!”

    会堂里吵吵闹闹,肖恩的演讲效果不错,即便那些骂骂咧咧的人,内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肖恩击中了他们的软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不是国内战争,只要站对了方向,照样做你的贵族。亚述人是另外一个种族,他们与欧罗巴人只有你死我活的结局,更不必说可怕的血武士,还有隐藏在帝国之中的嗜血者。

    一个小时后,终于有人传来一个消息:康纳利伯爵被秘密警察请去接受调查,理由是与达内尔伯爵遇刺案有关。

    会场一片哗然。

    “南方骗子!”

    “可怕的阴谋者!”

    “不对吧,康纳利伯爵与达内尔公爵,一个热那亚人,一个京畿省人,他们从无交集啊!”

    托雷斯侯爵也十分震惊:“法兰克公爵,这一定是搞错了!你得问问约瑟夫,肖恩-康纳利不仅是一位刚刚被陛下亲自册封的伯爵,还是一位帝国英雄。”

    约瑟夫公爵点头道:“我会的!”

    但会议开不下去了,赫尔曼公爵只好宣布休会,他也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肖恩被晋封伯爵,他可是见证人之一,而且看肖恩的履历,十分不错。

    事实上,赫尔曼公爵早就听说过肖恩之名,因为他本人极爱葡萄酒,曾经写过好几本有关葡萄酒的专著,也曾为如何保存好酒而头疼,直到康氏灭菌法的发明。

    另外,赫尔曼公爵是位“业余化学家”——他研究长生不老药。

    与此同时,二皇子菲利普怒气冲冲地闯进皇帝的御书房:

    “父亲!”

    “菲利普!你的礼仪何在?”卡洛斯二世从满桌的文件中抬起头来,手指门外,“出去!”

    皇帝多年积威之下,菲利普只得乖乖退到门外,用恰当好处的力量敲了敲门。

    “进来!”卡洛斯二世头也没抬,仍在看大臣们的报告,无非都是钱、钱、钱。

    “父亲,您为何下令要把康纳利伯爵抓起来?”菲利普问。

    “秘密警察只是请他去喝茶,协助调查。”卡洛斯二世道,“如果约瑟夫请你这位皇子去喝茶,你也应当去。这是执法机构的权力。”

    “这……”菲利普突然语塞。

    “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出去吧,不要妨碍我处理政事。”卡洛斯二世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忽然觉得年轻真好,至少可以痛快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如果能够,卡洛斯二世很想用枪指着显贵会议上的那些代表们,质问他们的忠心何在。

    “陛下!”菲利普换了个称呼,“您犯了一个错误!”

    卡洛斯二世将手中的笔扔到一边,仰起头,将后脑勺搁在沙发椅靠背上,冷冷地道:“我洗耳恭听!”

    “陛下,您不能仅因为新型炸药的发明跟康纳利伯爵有关,就认为他有嫌疑?如果这也成立,那么全国的铁匠都应该抓起来,因为他们打制的刀具除了可以用来切菜,的确可以杀人。武器或者凶器本身并没有善恶之分,关键是它们握在谁的手里!”菲利普道,“我不相信康纳利伯爵会有阴谋杀害达内尔公爵的想法,他跟公爵完全没有交集,以前甚至都不认识。”

    “你跟洛基山伯爵关系不错?仅仅因为他也是科学协会会员?”卡洛斯二世猜疑道。

    “我自认为和他的关系不错,但也仅此而已。”菲利普皇子承认道,“您知道,能入我眼的年纪差不多的人并不多,而肖恩-康纳利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这个人很有才华和见识,也不缺乏做事的手段。他是红月战争中的英雄,也是1832年龙江平叛战争中的杰出民团指挥官,他建造的铁甲舰正在海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所以,他应当受到您的笼络和重用,而不是忽视,甚至打压。父亲,您会让他这样的忠臣心灰意冷,这不是帝国之福啊。”

    “我没有打压他。”卡洛斯二世否认道,“达内尔公爵是国家最具影响力的封臣之一,他的遇害让我承受着巨大压力。所以我只是暂时让这位年轻人背负这个责任,以转移达内尔家族的怒火,他只是运气不好。菲利普,看事情不能只看表象,平息达内尔家族的怒火有那么重要吗?”

    财富,眼下只有财富让皇帝感到安心。而达内尔家族的豪富是出了名的,至少比皇族有钱的多。

    菲利普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妹与已故达内尔公爵幼子的婚姻,难道不是交易吗?

    婚约刚刚达成,公爵就遇害了,时间真是很巧。要知道,老公爵的长子体弱多病,次子结婚多年一直无子。

    想到此处,菲利普殿下不寒而栗。

    卡洛斯二世站了起来,绕过自己宽大的御书桌,领着菲利普来到白宫的露台上。

    站在全城的制高点上,全城的建筑一览无余。

    这是帝国最雄伟的首都,匍匐在这对父子的脚下。

    卡洛斯二世道:“菲利普,你从小聪慧,做事也很有章法,也知道进退。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缺点就是太过瞻前顾后,计较太多的得失,这样是做不好君王的!”

    卡洛斯二世的暗示,令菲利普十分震惊。

    他立刻想到肖恩被册封伯爵那天,父亲将包括达内尔公爵在内的几个大封臣叫进御书房,密谈了将近一个上午。

    他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要搁以往,在这宏伟的宫殿中没有他不能知道的秘密。

    然而更让他震惊的则不是自己独享父亲的宠爱,而是担心远在北疆前线的皇兄吉恩-索伦。

    平心而论,这对皇兄是极不公正的,难道父亲对皇兄的恶感已经到了如此败坏的地步了吗?在当前内外交困的危难时刻,易储真不是一件明智的举动。

    父亲对自己的长子尚且如此,对一个区区南方贵族如何就不用说了。菲利普只希望父亲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暂时平息眼前的动荡,而不是真要以谋杀罪审判肖恩。

    在皇帝圣断已决的情况下,菲利普殿下明智地闭上了嘴,他很了解自己的父亲,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再更改。

    可怜自己亲爱的妹妹伊丽莎白,她也许会搭上终身的幸福。

    当菲利普殿下清醒过来时,皇帝已经离开了露台。

    菲利普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来到皇后的寝宫。

    令他意外的是,伊丽莎白站在一边哭鼻子,而皇后罗伊丝正烦躁地翻着一本书,从她翻页的速度,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书上。

    “菲利普,你来的正好,劝劝你的妹妹吧,她正耍性了呢。”皇后道。

    “母亲,伊丽莎白怎么了?”菲利普问。

    “还不是她与达内尔家的婚约?这是一门极好的婚姻,达内尔公爵的幼子亨利-达内尔我也见过,那是一个很有文学修养和优雅的贵族子弟,家世地位完全相称。她居然反对!”皇后的声量越说越大,甚至有些尖利,“要知道亨利的哥哥体弱多病,另外一个哥哥生不出后代,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公爵的爵位将有可能落在亨利-达内尔的头上,包括财富——如果在陛下稍稍用力的情况下,甚至只要暗示一下,就可能达成。

    由此,伊丽莎白嫁给亨利-达内尔,充满着算计。至于达内尔公爵的真正死因,菲利普殿下不敢去想。

    “可是亨利却是一个鸦片鬼!”伊丽莎白道,“我宁愿去修道院,一辈子抄诵经书,也不愿嫁给一个鸦片鬼。”

    “修道院?我的女儿,相信我,那不是一个好去处,尤其是你这样娇惯的女儿。你过着奴仆成群无忧无虑的公主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要什么,只有一个眼神,就会有一大批人为你奔走。所以,别意气用事!”皇后不满地说道。

    皇后一边说,一边向自己的儿子使了个眼色。菲利普道:

    “伊丽莎白,这是父亲的决定。你知道,他的意旨从来都是不可违抗的。”

    伊丽莎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菲利普,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冷酷无情,索伦家的男人都是如此!我以前只以为父亲如此,吉恩如此,原来你也是如此!”

    “伊丽莎白,你这个指控伤到了我的心。我们生在皇族,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婚姻不能尽如人意,完美的婚姻生活只存在于的虚幻之中。我答应你,一定会劝劝父亲,难道你没有注意到,父亲现在的白头发多了不少?”

    菲利普打着亲情牌,却让皇后立刻哭了起来:“你们的父亲年纪大了,他经常整夜的失眠,还有心绞痛的毛病,为国家操心,也为你们俩操心。呜呜……伊丽莎白,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你父亲的良苦用心……”

    皇后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就连伊丽莎白也心软起来,她默默擦干眼泪,离开了皇后的寝宫。

    花园里,仲春早开的花儿独立料峭的寒风中,伊丽莎白浑浑噩噩地走过它们。

    对于她这位公主来说,天真烂漫的生活已经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