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一章 谣言与真相
    “著名银行家罗伯特-莱西先生凌晨遇害!”

    “第一银行最大股东,罗伯特-莱西在家中遇害!”

    “罗伯特-莱西的豪宅已经被警察封锁,其在第一银行的办公室被警察突击检查!”

    “目前尚不清楚凶手的目的,为财还是为仇!”

    “千万财产何去何从!第一银行声称业务不受影响!”

    罗伯特-莱西的死亡同样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这位身家千万的银行家,在金融界和财政界影响极大。

    身家比他更多的也不是没有,但身为银行家,他控制着的财富却超过数以十亿计,如果再算上他通过第一银行参股以其他金融手段,他所能影响到的资金更是天文数字。

    这样的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人杀死自己的床上,不得不引起人们的猜测。

    谣言总是极多的,尤其是圣城,这里盛产谣言。

    比如有人说他的妻子其实早跟他分居了,然而他被杀害的那天晚上,他们同床共梦。因此有人造谣说他妻子是凶手,为了谋取他名下的巨额财富。

    当然也有人如写一样,说他妻子当晚正与人偷情,被银行家差点撞见了。年轻的情人不得不光着身子藏在床下,然后趁着银行家熟睡杀害了他。

    也不免有人翻出银行家昔日的黑历史,某某曾被他逼的家破人亡的仇人之子,长大成人后前来复仇。

    各种谣言传了三天后,就冷却了下去,死了一个富豪,大多人只是对他留下的巨额财产感兴趣而已,但这跟自己没有一个先令的关系。

    就在圣城人又一次表现出善忘本性的同时,另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传来:

    秘密警察在银行家的卧室保险箱里搜出了一份地图和两公斤疑似新式炸药,地图上特别标明的地点正是达内尔伯爵遇害的地方,也是警方后来勘察爆炸现场确定埋藏炸药的地方。

    同时人们还得知了更多的细节,歹徒抢走了银行家卧室里所有的珠宝和首饰,可能是因为太过匆忙而使得一些零碎的值钱东西散乱在地。

    歹徒甚至还将相框上的黄金装饰撬起带走。

    这一细节似乎表明歹徒只是为财。

    但歹徒“无意”中揭开了另一件骇人听闻的可怕事件:

    罗伯特-莱西阴谋炸死了第一银行的第二大股东达内尔公爵,证据就是一份作案地图和炸药。

    不可避免的,第一银行发生了挤兑潮。

    无数人冲向第一银行设在城内几处分行,想把自己的存款取出来。而同行纷纷要求第一银行归还拆借的资金。

    第一银行眼看就要倒闭。

    关键时刻,卡洛斯二世派出近卫军封锁了第一银行总行和在圣城及京畿的各个分行。

    财政大臣代表皇帝和内阁宣布,圣城第一银行全体休业一个月,在正式决定之前,第一银行所有业务和资产无条件冻结。

    接下来的新闻就围绕这一轰动性事件展开,圣城人一时间把原本极受各界瞩目显贵会议给忘了一干二净——它只解决了帝国眼前的困难,对未来的长治久安及整顿财政秩序方面则毫无建树,尤其是它未能减轻平民百姓身上的重负。

    皇帝的准女婿,即新公爵享利-达内尔要求为其父讨回公道,并要求莱西家族赔偿。

    圣城第一银行的其他股东则与莱西本人及其家族划清界限,纷纷表示一定要查明真相,并请求皇帝圣断。

    不管老公爵是不是莱西干掉的,也不管莱西是被哪个毛贼干掉的,股东们担心的却是自己手中的股份是否保值,如果任凭事态的发展,他们一夜之间会破产。

    甚至有小股东提议,第一大股东莱西家族所持有的股份应当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赔偿达内尔家族,另一部分则由皇帝代持——据说可以用来救济贫、寡、孤、独、残人士。

    这样有利于圣城第一银行迅速恢复信誉,甚至还会因为皇帝成为股东而增值。

    卡洛斯二世的吃像没那么难看,他暗示这部分股份由财政部代管。

    然而卡洛斯二世内心里也很疑惑,因为这事太巧了,而且简直是投己所好,他可以因此而间接控制第一银行庞大的资金。

    “罗伯特-莱西一手创立了第一银行,坦白地说,这个人是个金融天才。他在第一银行内说一不二,十分专横,而达内尔家族是第二大股东,老公爵也时常对第一银行的日常业务有所影响。

    所以,莱西私下里对老公爵常有不敬之语,甚至讥笑老公爵是外行,只是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为外人所知。陛下您知道,如果不是有老公爵在,他的第一银行也不会成为帝国第一大银行。”

    法兰克正详细地向皇帝介绍他调查得来的第一手资料。

    “保险箱里的粉末,经鉴定,的确是普瓦图化学公司生产的新式炸药。康纳利伯爵告诉我,由于产品特殊,普瓦图化学公司对客户管理十分严格,实行购买登记制度。我们不久派人得到了这份名录,其中一家公司十分可疑。”

    “哪家公司?”卡洛斯二世问。

    “安第生矿业公司!”法兰克道,“这家公司由莱西全资拥有,一个月前,莱西曾亲自去过这家公司,还特别询问了这种新式炸药的威力。”

    “你是说确实是莱西谋害了达内尔公爵?他派人在公爵必经的路上埋了炸药?”卡洛斯问。

    “现有的证据都表明了这一点,但要说百分之百是,臣不敢妄断。全凭陛下圣断!”

    法兰克小心翼翼地说道。

    老公爵是被谁干掉的,法兰克心中早有了答案,绝对不是丢了性命莱西。

    眼前的皇帝陛下是最大的嫌疑,据法兰克所知,老公爵在世时数次代表财团拒绝借款,已经惹恼了皇帝。

    但必须得是莱西,不是也是!因为皇帝需要他是。

    就法兰克来说,他关注的是杀害莱西的凶手。

    莱西早年发家时,也弄的许多人家破人亡,仇家很多,所以他很惜命,不仅身边保镖极多,豪宅里还养了6条猛犬。但仍然被凶手干掉。

    虽然出于职业本能地怀疑凶手的动机,但目前的结果对法兰克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约瑟夫,你辛苦了。虽说我是皇帝,但法律还是应该交给专业人士来执行,比如圣城高等法院的先生们,这一点我也不能违背啊。”

    “是,陛下英明!”法兰克立刻就明白了皇帝的意思,“陛下,眼下关于达内尔公爵被谋杀案,议论纷纷,许多人为康纳利伯爵打抱不平,连圣城大学的帕尔默先生都亲自写文章声援他,这对您的圣誉有所折损……”

    “呃,康纳利伯爵受委屈了,你替我向他表示歉意!”卡洛斯二世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想康纳利伯爵也会感恩陛下的宽宏大量!”

    无论卡洛斯二世,还是秘密警察总头子,都刻意忽略了杀害莱西的凶手。

    真相是什么,远没有金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