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八章 史丹利的野望
    风尘仆仆的托雷斯伯爵在次日的傍晚抵达玫瑰园。

    一见到伊丽莎白,他就当着肖恩和跟随他而来的宫廷侍卫以及一帮高级宫廷仆人的面,夸张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仿佛自己是皇室的硕果仅存的唯一忠臣:

    “公主殿下,您是如此地无情和失礼,让陛下和皇后担心。仁慈的陛下因为您的不告而别,心绞痛的老毛病复发,不过您不必太过担心,我离开圣城时,他已经恢复了不少。而尊贵的皇后忧心地整日以泪洗面。殿下,恕臣无礼,您太冲动了!”

    “上帝保佑,菲利普殿下一收到洛基山伯爵的信,就禀明陛下,陛下上命我立刻启程南下,您看,我一路上不敢停下,吃不好,睡不好,都瘦了好几圈。万能的主,您看上去气色不错,这真是一件幸事啊!”

    “好了,托雷斯伯爵,我很好。请你放心,我会跟你回圣城的。”伊丽莎白迅速恢复了她公主的身份,语气有些冷淡。

    见轻易地劝服公主,托雷斯心中的石头落地。

    要知道,伊丽莎白出宫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因为她的前科数不胜数,经常溜出宫去玩,但她还知道分寸,从未在外面过夜。

    当伊丽莎白的侍女那天迟迟等不到她回归的身影,便知道大事不妙,只得惶恐地向皇后禀报。

    皇后大惊,除了将伊丽莎白的仆人们全都关押起来,立刻发动了宫中贴身的侍卫和仆人悄悄地满城寻找,却一无所获。

    这时连卡洛斯二世也慌了,但出于皇家的尊严和以防万一,虽贵为皇帝,他也不敢大张旗鼓地派人寻找,除了皇宫中现有的人手,卡洛斯二世让秘密警察充当寻人主力。

    毕竟一个公主的失踪,总会引起不必要误会和谣言,况且皇室已经找到伊丽莎白留下的书信,她是离家出走。

    但无论是卡洛斯二世还是约瑟夫-法兰克,他们把重点放在圣城和京畿,他们打破头也不会想到伊丽莎白这一次会走的那么远。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伊丽莎白在所有知情人看来一定是凶多吉少,正如托雷斯伯爵所说,皇帝旧病复发,而皇后整日以泪洗面,偏偏又不能大张旗鼓。

    直到菲利普-索伦后来收到了肖恩的亲笔信,皇室这才急巴巴地派托雷斯伯爵南下。

    尽管肖恩在信中有解释,皇家仍然不可避免地对肖恩的解释充满疑惑。

    卡洛斯二世本人就认为肖恩恐怕有不良动机,甚至认为是肖恩策划了一场绑架皇室成员恶性事件。

    也不怪卡洛斯二世这样恶意地想,他不久前还让肖恩遭受不白之冤,况且肖恩至今未婚。

    所以,掌玺大臣托雷斯伯爵临行前被卡洛斯二世叫到御前,细细交待了一番:万一有什么不堪的事情发生,务必要以皇室的名誉为重。

    伊丽莎白无论多么地任性,也无论她对自身婚姻的不满,当听到卡洛斯二世因为她的任性而旧病复发时,心里满是悔恨。

    所以,她主动提出要跟托雷斯伯爵回去。

    托雷斯掏出一块细绸手绢擦了把眼泪,迅速恢复了在外臣面前的雍容气度:

    “康纳利伯爵,我代表陛下和皇后感谢你对公主殿下的照顾。另外,菲利普殿下要我代他向你当面表示个人的感谢!”

    “不敢,这是我身为封臣应该做的。向陛下致敬!向皇后和菲利普殿下致敬!”

    肖恩低头致礼。

    “不过……”托雷斯话锋一转,“我大张旗鼓地来到这里,恐怕会落入有心人的眼里。我死不足惜,但公主殿下的安然干系重大,要知道现在叛党份子一直很活跃。”

    “请掌玺大臣放心,除了这座玫瑰园,普瓦图没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公主殿下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肖恩道。

    他这也是在暗示,皇家的名声不会因此而有所影响。

    “至于您亲自到来,其实是来视察新式铁甲货船的建造进展!”肖恩又道。

    这倒转移了托雷斯的注意力,因为这直接关系他家族未来的一项大生意。托雷斯伯爵欣喜地问道:

    “伯爵,这真是一件大喜事。要知道,如今海洋运输断绝,帝国急需要拥有强大防御力量的铁甲货船,急陛下之所需,是我们身为臣仆的本份。”

    “掌玺大臣,我将很荣幸地邀请您,在身体从旅途劳累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参观康氏造船,并诚恳地请求您在参观船厂后,给我们提出宝贵意见!”肖恩道。

    “哈哈,那就明天上午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那个铁家伙。”托雷斯对肖恩的奉承很是高兴。

    话虽如此,托雷斯还是利用晚宴的时候,旁敲侧击地询问伊丽莎白是如何来到普瓦图的,这毕竟是皇帝交待的头等大事。

    伊丽莎白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她只是因为萝丝才想起普瓦图的,来到这里纯属偶然和她的任性。至于萝丝,那是洛基山伯爵的情人,这纯属偶然,所以陛下猜错了。

    至此,托雷斯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他久在宫中行走,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能轻易地辨识出伊丽莎白说的是实话。因为高兴和放松,托雷斯还多喝了两杯果酒。

    这一趟普瓦图之行,对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托雷斯接到命令后以最快地速度南下,这一路上的辛苦旅程差点要了他的命。一旦松懈下来,一向养尊处优的他只觉得浑身酸痛。

    该死的鱼妖!

    要是海上交通太平,南下的旅程要舒服得多。但一想到明天要看到期望中的新式货船,托雷斯仿佛就看到无数的金币。

    第二天上午,肖恩亲自陪同托雷斯伯爵前往船厂。

    拜恩总督和史丹利市长得了肖恩的消息,早早地等在船厂门口。

    他们俩并不知道托雷斯南下的真实目的,以为这位掌玺大臣只是关心自己家族的生意。但不论何种原因,托雷斯这个姓氏就值得他们小心地伺候着。

    史丹利显然更加殷勤,他甚至当着自己上司的面保证要全力为康氏造船保驾扩航,并提供尽可能的帮助,以促进新式货船的建造,为帝国战胜鱼妖的伟大事业添砖加瓦。

    史丹利的异常表现令拜恩有点诧异,因为在拜恩的印象中,史丹利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官僚,十分圆滑和老道,绝不可能在上官的面前犯这种官场低级错误。

    肖恩等人陪着托雷斯伯爵登上了停在船坞旁的洛基山号。

    这艘货船的主要动力设备已经安装完毕,并且在拖船的帮助下进行了几次短时间的海试,目前正在紧张地进行硒装,也就是对舵、锚、救生系列辅助设备及内部设施进行安装和调试,等这些都完成后,才会进行真正的海试。

    肖恩对这艘新货船极尽夸耀,虽然现在回过头来审视它的设计初衷,仍有不完美之处。这些不完美之处,只能等建造下一艘时才能够得到完善。

    拜恩和史丹利俩人也不吝夸赞之辞,这让托雷斯十分满意,这位伯爵不懂造船,但坚固而修长的身体,在他看来就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力量。

    当天晚上,托雷斯伯爵因为高兴而多喝了几杯,只得就近下榻普瓦图大饭店。

    史丹利忙前忙后,甚是殷勤,他抢了托雷斯仆人的活计。磨蹭到拜恩离开后,史丹利找到了肖恩。

    “恭喜你,我的市长先生!”肖恩笑道。

    始作俑者当然是肖恩,他鼓动史丹利去竞争贾维亚的总督,偏偏巧合的是,托雷斯伯爵正好在这个时间点来到普瓦图,简直是约好了似的。

    这也是史丹利的野望。奥黛丽的分析完全正确,史丹利果然有想当总督的企图,他成功地引起了肖恩的注意,肖恩准备帮他实现野望。

    而这位宫廷伯爵的职位是掌玺大臣,顾名思义,他是卡洛斯二世身边最为信任的近臣之一,实际是顾问大臣,走他的门路是最捷径的路不过了。

    史丹利则兴奋中带着纠结之色:

    “我的伯爵,掌玺大臣阁下要这个数!”

    史丹利伸出一个手掌,也就是说五十万金路易。五十万换一个总督,据说是市场价,但那是一个富裕省份总督职位的价格。

    这五十万对于史丹利来说,也并非拿不出来,但绝对会让他伤筋动骨并且元气大伤,除非他准备做一个万夫所指的贪官,在将来的任上大肆搜刮。

    “这五十万,我出了!”肖恩直接了当地说道。

    史丹利心中窃喜,面上则小心地问道:

    “不知道伯爵有什么期望?”

    “我希望史丹利先生能将我们邻居贾维亚行省变成另一个热那亚!”肖恩道,“我有一个梦想,凡属于欧罗巴的土地上,都会铺上黑色的铁轨;凡是欧罗巴的土地,到处都可以听到蒸汽机的轰鸣。”

    “我也希望能够将来有一天,能够从贾维亚的首府乘坐火车直达普瓦图,来看望我的朋友们。还有您,尊敬的洛基山伯爵!”史丹利道,“我保证!”

    “相信我,未来的总督阁下,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