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二章 北方的噩耗
    奥特山下,奈恩村。

    这里曾经是民防军猎狼之地,一处密布沼泽与湖泊之地。肖恩个人投资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小型水坝。

    这座新型水坝使用了新型的筑坝材料,大量使用了钢材和混凝土,十分坚固。

    因为是实验性质的水坝,考虑成本,利用奈恩村东边有利的天然地形,建设一座小型水坝的工程量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但仍然形成一片开阔的水面,昔日的山头成了水中一座座小岛。

    拉瓦第教授的声名鹊起,主要在于发现磁的电效应。在他之前,电流磁效应众所周知,那些实验室里的简易装置,都可以称为原始的电动机。

    也就是说,从逻辑上看,应先有发电机然后有电动机,从历史看实际上最先出现的反而是电动机。

    拉瓦第在这个领域极具天份,比如他曾经用一块电磁铁吸起了一吨重的铁,使世人为之震惊。

    但现有的化学电源十分昂贵,几乎要比蒸汽能贵25倍之多,很难实用和普及。

    他的北方同行也不示弱,有人根据拉瓦第在电磁感应理论上的贡献,用电磁铁代替永磁铁做转子,制成了第一台实用的电动机。

    它的原理是电磁铁的铁芯在不通电的情况下仍具有微弱的磁性,当线圈转动时,微弱的磁性发出电流,再返回给电磁铁,使其磁力增强,于是电磁铁增强磁性。

    这几年当中,电磁学成了一门显学,也因此出现了许多发明创造,比如有人用简易手摇发电机发电来照明,在工业制造中出现了电镀这一门实用性的技术,甚至促进了假币的制造。

    这就需要一种可靠的较易得的电力来源,这就是奈恩村的水电站建设的初衷。

    通常情况下,有关电动机或者发动机的研究还局限于实验室当中,也只有肖恩才会愿意出一大笔钱进行这样的带有商业性目的的实验,因为也只有他确信这一定会成功,并有不可限量的前景。

    如果失败,那也只是暂时的。

    拉瓦第的实验很成功,他成功让奈恩村的村民享受到一场奢华的免费照明体验。

    拉瓦第仍然不太满意,照明用的灯泡不耐用自不必说,长途输电成为摆在他面前的难题。

    这里距离帕特纳姆堡有五十多公里,一条输电线将电力输送到那里的矿区,有人骑马过来告诉拉瓦第的消息称,电力路耗接近80%。

    对于这个问题,肖恩早有了预料,他八岁就知道的。不过答案提前说出来,太伤人了。

    为了鼓励拉瓦第的研究,肖恩早在前年就出资三十万的巨资与普瓦图大学共同成立了一个电力研究委员会,肖恩将享有研究成果的大部分权益。

    肖恩的举动引起了学者们的注意。在科学方面,肖恩俨然成了学阀。学者们相信,凡是肖恩大力支持的研究,其方向一定是正确的,这反而又带动了相关领域的研究。

    虽然不愿做拔苗助长的人,但肖恩还是悄悄成立了一个电力公司,当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改进照明灯泡,先把世界点亮。将来的主要方向则不仅在水力发电,还有火力发电,以及在长途输电网及变压器方面的研究。

    奈恩村的水电站以及连接帕特纳姆堡的输电网就属于这家电力公司。

    因修建水库,原有的奈恩村被淹没在水下,这个村庄整体搬迁到地势高的地方。村民之所以欣然同意搬迁,在于肖恩出资为每家每户建了一幢漂亮的房子。

    同时水库和水电站的建设,也为村民们找到了新的谋生手段,有的人成了水电站的雇员,其他人则利用水库发展养殖业。

    站在水坝上,看着眼前碧波荡漾的水面,肖恩心情十分平静。

    萝丝陪伴着他。

    “这里原本都是沼泽,它不仅不会给村民造福,却时常会给村民们带来危险,因而这里栖息着鳄鱼。”肖恩道。

    “鳄鱼挺倒霉的。”萝丝笑道。

    肖恩道:“我对鳄鱼并不是斩尽杀绝,附近到处都是沼泽,它们有大量的生存空间。大自然也是一种平衡的生态系统。”

    “什么是生态系统?”萝丝问,她听得出来实验的成功令肖恩十分高兴。

    越是接近肖恩,她越是了解肖恩有一种强大的自信,他的每一步似乎都按照成功的轨迹在向前迈进,尽管往往起初都看似异想天开,却几乎没有战略性的误判。

    “譬如洛基山,那里原本有狼群,它们跟一些大型食草动物是一种共生的关系,种群的数量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因为狼对人类有危险,康纳利家族以前就有猎狼的传统,我听说七十年前,洛基山就已经没有了狼,所以鹿、熊、獾、兔等其他动物没有天敌,就有泛滥的趋势。这就是一个生态系统。”肖恩解释道。

    “肖恩,这人世间不也是如此吗?”萝丝道,“皇帝、教会、贵族、农夫以及其他平民,他们就是一个人类内部的生态系统。”

    “没错。这个生态系统已经发生了变化。皇帝的权威正越来越受到挑战和蔑视,教会的信仰受到质疑,而贵族在特权方面正受到新兴阶级的反抗,显然这个生态系统正在变的不那么稳固,随时有崩溃的危险。”肖恩道。

    “你的选择是?”萝丝问。

    “我站在胜利的一方。”肖恩道,“但归根结底,自己需要掌握足够的实力,即便投降,也能卖个好价钱。”

    “事实上,你选择站在皇帝的对立面,甚至站在贵族的对立面。”萝丝的评价一针见血,“是什么促使你下了这样的赌注,这跟你的贵族身份应该具有的立场完全相反。”

    “萝丝,这是科学或者工业的力量使然。蒸汽机是科学,火车也是科学,发电站是科学,铁甲舰是科学,新式火药与其他武器也是科学,它们本身的力量正在积聚。当累积到一定时候,就会改变人类,需要人类对这快速变化的世界做出一种反应,一切与之不相适应的都会被这种力量所推翻。要知道在很久以前,我们大部分人的祖先还心安理得地在教会的统治之下。”

    “那你认为这种力量爆发会是什么时候?”萝丝好奇地问。

    “为时不远了。”肖恩在现在的萝丝面前对这种话题并不回避,因为后者已经接触到肖恩手中隐蔽的力量,包括波西-罗宾逊的秘密活动。

    “显贵会议本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但那些自由派份子显然准备不足。这场会议也让他们看清了统治阶级的面目,以及皇帝虚弱的本质,他们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还有足够的支持。我们所知道的那位贤师恐怕也在等这个契机,有迹象表明他正在暗中支持那些自由派份子,这真是个胆大包天的野心家。”

    肖恩的判断听上去有些高大上,萝丝本能地只是从压迫和不平等这些表象来分析和判断这个世界,这当然没错,但流于肤浅。

    换句话说,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其中不包括贤师,这完全是野心家,他的企图与自由派的主张是背道而驰的,甚至是开历史的倒车。

    一匹马正从远方疾驰而来,越过丘陵,驰上了水坝之上,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那骑士身着守备旅的军装,行的近了,肖恩认出那人是丹尼尔-戴维斯。

    丹尼尔是伯尼尔城戴维斯男爵的次子,也是肖恩在民防军司令官任上的传令兵,如今他是守备旅的一名少尉军官。

    “伯爵,阿尔斯城陷落,帝国军队遭遇惨败!”

    阿尔斯城,肖恩重生的那座北方边境小城,同时也是帝国北方军团的司令部所在地。

    它的再一次陷落,让肖恩感到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那里还有他许多朋友。

    丹尼尔带来的消息并非官方消息,而是守备旅旅长赫伯特-威尔斯从他的北方朋友那里获得的私人消息。

    北方惨败的消息因为被官方故意压制,这种私人消息反而传播的更快。

    这对第五帝国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原本显贵会议令皇帝和内阁大臣们得偿所愿,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财政状况获得极大改善,再加上海上有了可喜的进展,假以时日,帝国仍然恢复强大,僵而不死。

    但北方的消息似乎让一切成了泡影。帝国在北方集结了重兵,肖恩不知道具体的战况,根据军事常识,一旦被敌军突破防线,北方一马平川,对处于优势地位的进攻方极为有利。

    或许宽阔的奥塞拉河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天堑,但肖恩不敢想像帝国失去北方大片领土意味着什么。

    肖恩迅速地回到了帕特纳姆堡,他以守备旅军事顾问的身份召集了所有军官进行兵棋推演。这个身份他一直没有正式使用过。

    如今守备旅的军官大多在这几年陆续送到皇家军事学院培训过,他们的个人军事素养都得到很大的提升。

    虽然北方的战事与他们无关,但人人忧心忡忡。威尔斯在告诫军官们一定要官方消息公布之前注意保密之外,不无担心地说道:

    “帝国最精锐的五十个师一度被包围,他们也表现出了自己的战术水平,给了亚述人以重创,守住了帝国每一寸土地。这原本并不算什么,但比利斯人则撕毁了今年1月的停战协议,突然发动袭击,造成我军的腹部受敌,我现在还不知道后来如何,只知道阿尔斯城落入了敌手。这座小城位置极为重要,既是指挥的中心,也是后勤补给的重要节点,它的陷落表明战局极不利于我们,后果难料……”

    “愿上帝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