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三章 与夏国的交易

第二十三章 与夏国的交易

    比利斯人曾是一个游牧国家。

    在冷兵器时代比利斯人东征西讨,号称马背之国,曾经拥有十分广阔领土的国家。

    但强大的比利斯帝国如昙花一现,迅速封建化并很快瓦解,形成了许多小公国,这些小公国又与西方国家和民族不断地融合和通婚,分分合合,西大洋联盟现在许多国家都可以追溯到那个久远的历史。

    比利斯人是骄傲的,在大比利斯帝国崩溃后,其留在本土发源地的一些人一直没有放弃恢复昔日的荣耀。他们把失败归结于欧罗巴人的破坏和敌视,所以一直与欧罗巴人处于敌对状态,几百年间只有不到五十年间处于和平的状态。

    但是火药武器的出现,又让比利斯人很受伤,这种武器终结了草原民族的时代。

    然而比利斯人迅速走上了****道路,成年男子皆服兵役,甚至包括一些女人。对内除了发展原本就十分发达的畜牧业,还大力发展现代采矿业和制造业,壮大经济和国家实力。对外则一分为二,对西边国家及西大洋联盟采取重商主义,以获得内陆国家紧缺的资源,对东边的欧罗巴则采取敌对的态度,在国民教育上则将东边邻居塑造为邪恶的敌人。

    在去年他们几乎同时与亚述人一起出兵,遥相呼应,给欧罗巴帝国造成极大的军事压力。

    1834年1月的时候,比利斯人假装与欧罗巴人达成停战协议,其谈判代表甚至做出商讨两国开展贸易往来的姿态。

    这成功麻痹了欧罗巴人。

    1834年的7月,比利斯人找到了机会,趁着亚述人与欧罗巴50个师的兵力鏖战正酣的时候,突然发起进攻。

    欧罗巴人猝不及防,经营已久并耗费无数的防线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这道口子越撕越大,前线失去补给的军队被受到鼓舞的亚述人击溃。

    最新的消息,亚述人已经攻陷了三个草原行省,这个战绩已经与五年前的红月战争持平了。这一次亚述人没有继续攻击,因为他们吸取了上次太过深入战线太长的教训,准备巩固现有的成果,更何况他们这一次还有一个强大的盟友。

    唯一令皇帝欣慰的是,北方沦陷区的帝国军队还在坚持战斗,他们依托各个城市为据点,进行有限的反击,这也是吸取当年红月大溃败的教训,这些纵深城市或者后勤中心储备了一定的战争资源,使得这些军队拥有一定的可战之力。

    解决不了这些反抗者,亚述人也不敢把兵力投向京畿行省的北部,他们与欧罗巴的战争处于僵持阶段。

    比利斯人则势如破竹,他们自西北方向一路向前,在一个月之内攻取了五个行省之后才稍稍放慢了脚步,欧罗巴人的抵抗也让他们损失不小。

    帝国军方和内阁对战败消息的压制随着北方民众的南逃而迅速扩散,因为纸是包不住火的。

    准确的消息正式传到热那亚时,已经是1834年的8月。

    即便远离战火,热那亚人也忧心忡忡。

    物价开始上涨,尤其是粮食一涨再涨。这也影响到那些在北方投资有价证券的富人们,许多股票一夜之间变成废纸。

    科瓦尔伯爵在写给肖恩的信中说,他一夜之间损失了过去十年间所赚的所有利润,幸运的是这两年他收回了不少在北方的投资,以获得资金把投资的重点放在热那亚的新兴产业上,否则他只能破产了。

    科瓦尔伯爵的信写的很私密,因为他隐晦地跟肖恩探讨了某些可怕的可能性。

    他对未来十分悲观,京畿北部的富人们举家南逃,而圣城的富人则往南迁移,圣城一日三惊,暴涨的人口推高了粮价,粮食价格一个月间涨了三倍,而贵族议会里的议员们还在纠结谁应该为战败负责。

    皇储吉恩-索伦终于掌握了北方军事的权柄,他成了北方抗敌总司令。

    战争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热那亚,有传言帝国将实行战时政策,这就意味着内阁可以任意增加赋税和征兵,理由是战争需要。

    对于肖恩来说,直接影响是海军的订单由预付制变成了结算制,并且将总数压缩了近一半,总数只有五十艘鲨鱼级战舰。显然帝国将重心放在了陆地上的战争,如果连陆上的家园都没地了,也就无所谓大海了。

    这个时候夏国大使来到了普瓦图,大使名叫赵然,五年前肖思曾在圣城大学见过一面,隔年后他就成了夏国驻圣城的大使。

    这位外国大使是带着卡洛斯二世的旨意来的。

    卡洛斯二世基本上暂时放弃了海洋,他允许康氏造船对夏国出口铁甲舰,但每出口一艘,按排水量计,每一吨的排水量帝国将收取100金路易的出口税。以1000吨级的鲨鱼级为例,帝国将征收10万的出口税,至于2000吨级的洛基山号铁甲货船,帝国将征收20万的出口税。

    这搁以前,帝国绝对不会允许这些新式船舶的出口。欧罗巴人对夏国在海洋上曾经的霸权记忆犹新,但蒸汽铁甲舰的出现,显然让欧罗巴人首次拥有在海洋上的优势。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被迫允许出口,卡洛斯是希望以此为契机,让夏国人独立对抗鱼妖,同时也尽可能地攫取财富,以支撑陆地上的战争。

    夏国人对蒸汽铁甲舰十分感兴趣,普瓦图秘密警察头子戴利甚至抓了不少夏国人的密探。

    大使的造访,戴利亲自陪同,他将作为见证人见证双方的谈判,同时为肖恩背书。

    夏国人暂时无法运用国家的力量,这完全是这位大使的主动行为,因为两国之间的海洋被鱼妖所统治,他也无法联系祖国。但夏国人滞留在欧罗巴的侨民数以万计,大多是商人,这些人有国不能回,无时不刻不处于焦虑之中。

    有人告诉肖恩,赵大使从夏国商人手中轻松募集了大约两千五百万金路易的资金。

    事实上肖恩的船厂虽然暂时还忙着海军订单,但以生产专用蒸汽机为主营业务的康氏动力陷入了不确定性,他与托雷斯家族达成的协议订单被大幅消减,因为许多北方船厂撑不过去,纷纷破产或者转行。

    现场参观了一番船厂,肖恩向大使介绍道:

    “大使先生,现有1艘2000吨级的洛基山号货船,和3艘海军1000吨鲨鱼级铁甲舰,对于后者你们可以试着说服海军,让他们同意转让,因为海军还没付款。要知道货船需要有战舰护航。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等,船坞里还有2艘2000吨级的货船和5艘1000吨鲨鱼级正在建造之中,预计9月中旬可以下水。”

    “尊敬的伯爵,我想知道你开价多少?”赵大使问。

    “洛基山号220万,鲨鱼级每艘80万,包括人员培训,但不含火炮。”

    赵大使默然。

    他早就搜集过情报,康氏造船卖给海军鲨鱼级大约是70万的价钱,洛基山号眼下属于康氏动力,毕竟康氏动力与康氏造船不同,完全属于肖恩个人拥有的全资公司,康氏造船将首艘2000吨级蒸汽铁甲货船洛基山号卖给康氏动力时,售价200万左右。

    相较之下,肖恩现在的报价相当公道。

    “这是我的诚意!”肖恩强调道。

    “感谢伯爵的好意,同时我也对伯爵救助鄙国国民再次表示感谢。”赵大使道。他指的是去年鱼妖作乱时,肖恩曾求助的那艘夏国远洋货船,那些船员至今还滞留在维希镇,肖恩允许他们找工作养活自己。

    赵大使对肖恩早有所耳闻,他未想到当年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年轻人,如今成了热那亚最有影响力的大人物。正如此次南下时,热那亚的火车和新兴工业给他带来的深刻印象。

    “伯爵,你知道,如今鱼妖正肆虐大海。我心忧如焚,夜不能寐,不知道我的祖国眼下是什么情形,我迫切想乘座蒸汽铁甲船回到我的祖国。”赵大使道,“洛基山我要定了,至于那3艘鲨鱼级,请给我一点时间说服贵国皇帝。同时我更需要的是船用蒸汽机,为此我愿付出更多的代价。”

    “大使先生,蒸汽机本身并不在出售范围之内,陛下只允许整船出售。”肖恩摇摇头,他瞥了坐在一旁的戴利一眼,“当然,作为配套设备,为每艘铁甲舰多加一套关键设备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要从普瓦图驶往贵国,要经历一个半月的海上航行。抵达贵国后,在今后的使用中,还需要随时面临设备损坏的情况出现。”

    “那么您的报价是?”赵大使十分高兴。

    “鲨鱼级100万,包括2台配套的蒸汽机和相关设备,洛基山号250万,同样也包括配套的关键动力设备。”肖恩道。

    然而,肖恩话锋一转:“您需要再次觐见我国皇帝,我本人乐观其成!”

    赵大使来的匆忙,去的也很匆忙,他看得出来,肖恩很乐意向他出口蒸汽机,但前提是必须得到帝国许可。赵大使不想买整船,一是建造速度太慢,二是他是一个爱国者,想借此获得一些蒸汽铁甲船的秘密。

    显然,肖恩拒绝了私下交易的可能性,更还况还有一个秘密警察全程见证了交易的过程。

    不久,肖恩就在报纸上读到有关夏国商人集体向卡洛斯二世捐献了500万的新闻,以感谢帝国给他们这些滞留的外国人提供的庇护。

    紧接着,肖恩接到了皇帝的旨意,同意康氏动力向夏国出口船用设备,出口税另算,税率为20%。

    夏国大使又不得不再次来到普瓦图,在皇帝允许出口船用动力设备的情况下,重新谈判。

    夏国人一口订了5艘洛基山级铁甲货船和20艘鲨鱼级战舰,总吨位3万吨,价值4000万,因为这位大使获得了他的同胞的慷慨支持。为此夏国人还要支付整船出口税300万,关键设备出口税130万。

    卡洛斯二世及内阁对这项交易很满意,他们压制了海军的强烈不满,同意将夏国人交的税金全额拔给海军才作罢。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交易由圣城的几家大银行提供信用担保,这几家银行正悄悄地把触角伸向了热那亚。这其中也是有风险的,因为夏国人眼下只能拿出一半的现金。

    西耶斯告诉肖恩:“资本总是寻找最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