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五章 乱世将临
    无论肖恩如何低调,战时政策已经影响到了所有人。

    包括肖恩自身。

    康氏造船和康氏动力生产兴旺,但康氏纺织就陷入了困顿。后者主要以丝织品为主,兼生产高档成衣,曾在圣城打响了名声,但不幸的是,战争爆发,民众因为对未来的悲观开始减少不必要的支出,所以康氏纺织只得转而将目标对准那些矿区工人,生产那些结实耐用的廉价工作服。

    这个转变有点大。

    茶叶变成国家专卖,按照正常的市场供需,原本热那亚所有的茶园主今年都可以赚上一笔,但变成了国家专卖,茶园主或者茶农们只得将茶叶贱卖给国家。

    作为最大的茶园主,肖恩损失了很大一笔钱。

    相对种粮食的农民来说,茶农们的境况已经算不错了。受惠于热那亚地方政策,粮农们原本已经大大减负,但今年他们又要背上了重负,就连手中的口粮也被一减再减,因为余粮被国家收走。

    不仅如此,因为热那亚明年将要多交给国家20%的税金,这些税金最终也会有相当一部分转嫁在农民的头上。

    一夜之间,所有人回到了1830年。富人们的境况也是如此,虽然他们不至于吃不上饭,但损失一大笔钱是一定的。

    清凉山庄,奥黛丽正在看账本。

    她在计算今年将会损失多少,从她的表情看,她为损失而心疼。

    作为热那亚最大的地主之一,她手中的余粮也在国家派出的税吏的名单之列。

    政府愿意出的赎买价跟去年粮食的同期的市场价持平,据说这已经是对贵族特别的优待了。

    她手中的粮食其实大半被肖恩买下,因为肖恩担心来年的粮价更贵,必要时他可以用发放粮食代替给自己的十多万工人发放的金属货币,一举数得。

    肖恩甚至都不想花费人力运走那些粮食,他派人在罗宾逊家族的仓库大门上贴上盖有自己家族族徽的封条,声称这是101守备旅或者未来的101守备师的军粮。

    那些税警们甚至不敢找他麻烦。

    肖恩的出价比国家征收价贵了一成,巨量的粮食几乎化光了肖恩手头可以运用的资金。

    但肖恩仍然觉得很值得,因为眼下普瓦图市面上的粮食已经涨了五成。

    这在奥黛丽看来,肖恩是趁火打劫。

    “我很快就会破产!”奥黛丽放下手中的笔,夸张地说道。

    “没关系,我会养你的。”肖恩笑着道,“根据我的经验,越是哭穷的人,其实越富有。”

    “肖恩,你有什么看法?”奥黛丽问。

    “对你财产的看法?我至今都摸不清你拥有多少财富。”肖恩故意问。

    奥黛丽白了他一眼:“我问的是战时政策!”

    “奥黛丽,这只是帝国暂时的困难,身为一名贵族,我愿意与国家共克时艰。”肖恩道,“要相信帝国军队的强大和英勇善战,敌人终将屈服,而欧罗巴终将获得胜利。只是胜利到来之前,我们必须节衣缩食,将一切资源投入到战争中去。”

    “肖恩,你应该去做首相!”奥黛丽没好气地说道,“至少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有的。”

    她秀气的眉黛因为假装生气而十分灵动,在肖恩的眼里,奥黛丽一颦一笑都令他心动。

    “我相信菲德尔-卡隆首相阁下更愿意跟我交换一下位置。”肖恩道,“听说在一个月之内,他家的窗户玻璃被不明人士砸了五次,也许更多。”

    “然而越是如此,他的职位更加稳固。”奥黛丽道,“那个位置,现在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喜欢。”

    “没错,对于陛下来说,他很称职,至少这个人形挡箭牌十分好用。”肖恩道,“他替陛下挡下了太多的箭矢和长矛,因为许多人把这一政策的出台放在他的头上,谁叫他是首相呢?他本人也自称是皇族的第一忠仆。”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反对的意见?”奥黛丽问,“我要是不认识你,一定以为你是首相阁下的崇拜者。”

    “坦白地说,我如果是首相,或者站在陛下的角度,也会这样干。”肖恩道,“帝国的体制和不平等的税收政策,早就应该改动了。一个农民和一个贵族面对税吏,天然就有不平等,税吏会让一个农民破产,却不敢粗暴对待一个贵族的管家。

    但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实行如此激进的战时政策,不仅触犯了所有人的利益,并且加剧了这种不平等。”

    肖恩踱着步子:“帝国面临内忧外患,要维持国家的生存,就必须采取这种权宜之计,但这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和忠于职守的官吏队伍来执行,尽量减少它的负面影响,而不是让一部分甚至从中渔利。

    还好,我们热那亚的银行家对土地不太感兴趣,否则他们会以提供借款为名,用农民永远也看不明白的条款陷阱,夺取他们最后的土地。

    我担心的则是当外患一旦减轻甚至消失时,所有累积的矛盾将会有一次总爆发,到那时才是我最担心的。至于现在,将就过吧。”

    “将就?”奥黛丽疑惑道。

    “对,将就。奥黛丽,那些最底层的平民,他们的一生不就是如此吗?他们也有梦想,但生活的压力让他们总是重复着昨天的生活,只要还能活下去,就将就着过一辈子。”肖恩道,“人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只要给一个能令他们活下去的理由,他们总是将就着活下去,就像野草。

    就如你给罗宾逊家族的佃户们减租一样,他们对你感恩戴德,赞美你是善良女神,然而他们从未想过为什么他们祖祖辈辈一直是佃户。当他们醒悟过来,或者被人蛊惑,将引发一场海啸,它将摧毁一切。”

    “你要我怎么做?我听出来你是如此地恐惧。”奥黛丽担心地说道。

    “再给你的佃户减轻点负担,就当是为罗宾逊家族积德。”肖恩道轻抚她艳丽的脸庞,轻轻一吻,“然后静观其变。”

    “好的,我听你的。”

    肖恩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奥特山北边的几个行省出现了平民逃亡,他们面临政府和当地贵族、地主的双重压迫,无法在家乡生存下去,只得远走他乡。

    101守备旅的维尔斯旅长担心征不到足够的士兵,因为热那亚本地人并不愿意当兵,因为他们的生活还过得去。

    肖恩让他再等等,因为当那些流民找不到谋生的手段时,当兵吃粮或许只是唯一出路。

    军令部可没有规定他们必须从本地人口中招募士兵。

    乱世将临啊,肖恩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