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六章 皇储的门板
    时间已经是1835年的春天。

    冬雪未融,帕塞拉草原行省首府冈底亚城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座草原城市没有南方城市那么高大,它的城墙完全是用夯土垒城,但它挡住了亚述人长达四个月的围攻。

    这里是北方面军吉恩-索伦的指挥中心,也是他掌握的唯一的一座城市。这得益于军队曾把补给中心设在这里,因而它积存的大量粮食和弹药以及被服、药物等物资有力地帮助他守往了这么久。

    除此之外,他还得益于施密特将军的鼎力相助。当时施密特上将正率领的2个军的兵力北上,准备支援前线,没想到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溃败。这2个军的生力军是满装部队,共有6个师75000人,这支兵力可观实力不错的军队就成了吉恩手中最大的仰仗。

    在亚述人围困冈底亚城之前,吉恩将自己的参谋军官们派出,联络那些散乱在北方各地的帝国军队,他以自己为诱饵,试图吸引敌人的围攻,从而让那些还有一定战力的己方部队在外围寻机歼灭对手。

    这位皇储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战略计划的执行情况,因为他被亚述人困在城内,已经很久没有跟外界联络了,完全被隔绝了消息。

    站在城头工事内,吉恩看着城外。

    冰雪覆盖的地面,被踩成难看的黑色。矮壮的亚述人和高大的血武士在城外逡巡着。

    对手擅长野战,尤其是肉搏,他们落后的工业导致他们缺乏火炮,更缺少能够熟练操作它们的炮兵。

    偶尔射来的炮弹,不过是被俘的前帝国炮兵,他们被迫向自己的同胞开炮,但并不能给城内造成太大的伤害。在双方争斗最激烈的时候,这些倒霉的炮兵因为“作战不利”,大多死于亚述人的屠刀之下。

    防守的一方却弹药充足武器精良。但现在吉恩已经下达了节约弹药的命令,也许不久他会下达节省粮食的命令。

    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时,只要亚述人围在这里,就说明他已经拖住了亚述人。

    一阵熟悉的角号声响起,吉恩知道敌人又开始攻城了。

    不需他吩咐,军官们各司其职,组织防御,在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他们对这一套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吉恩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对手,这些亚述人十分勇敢,在过去几个月内他们已经在城下丢了好几万士兵的性命,但只要进攻的号角声响起,他们仍然如洪水一般冲过来。

    大炮响起,瞄准的是八百米外的亚述人集群,口径稍小的则对准奔跑的亚述人,如果比较近则用霰弹还有手榴弹。

    如果有人幸运地接近城墙,则有经过挑选而来的神枪手,展开定点清除。

    亚述人也变的联明起来,他们的队形不再密集,一小簇一小簇地快速靠近,然后跳进以前有用人命堆起来的壕沟里,躲避城头射来的子弹。

    然后突然向城头打起排枪,利用城头短暂的火力减弱时间,另一队人马扛着木梯奔了过来,他们不待木梯放稳,就顺着梯子往城头上爬去。

    然而城墙被修成了棱堡状,交叉火力之下,这些英勇的亚述人纷纷惨叫着倒下,他们掀起的攻势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扑灭。

    而血武士们因为目标太大,只得在远离战场的位置观战。这似乎也说明随着火器的进步,这些曾经十分强大的武士越来越不适应新的战争。

    吉恩弯下腰,将一位士兵的双眼阖上。

    他又获得了一场胜利,然而他却没有任何欢喜,他总共近八万的部下经过几个月的血战也损失四分之一,随着围困的越久,士气越是低落,如果不是他一个堂堂皇储始终站在士兵们可以看到的地方,军队早就崩溃了。

    有居民找到了吉恩,向他哭诉军队拆了他家的门板。吉恩大怒,立刻让军法官去抓捕犯事的士兵。

    结果军医院院长西格尔-加伊被带到了吉恩的面前。

    “加伊院长,有居民向我哭诉,说你派人拆了他们的房子。”吉恩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事实上这几个月的围困也让他的情绪极度压抑,别人可以向他抱怨,他可没法找人安慰,“我一再重申,不可骚扰居民。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保护包括他们在内的臣民吗?他们没有死在敌人屠刀之下,却要受到自己人的欺负吗?”

    迈克尔-施密特上将正好走进吉恩的指挥部,他解释道:“殿下,这是我下的命令。”

    “迈克尔,这是怎么回事?”吉恩奇道。

    “军中出现了痢疾,殿下。”施密特道,“为了防止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加伊院长向我提出了‘清洁’计划,我认为很有必要,就下了命令。因为是小事,就没通知您。”

    这种事在施密特看来,当然是小事,尤其是跟痢疾相比。吉恩也知道施密特是好意,但他能命令士兵去拆居民门板也是能干出来的,如果换成自己,一定会事先向居民解释,而不是硬干。

    加伊院长道:“殿下,这是康纳利伯爵以前做过的清洁计划。他是这方面的权威,事实证明,这极为有效,我们成功压制了痢疾的大规模传播。为了让士兵都喝上烧开过的水和吃熟透的食物,注意个人清洁,即便条件恶劣也要保证每周洗一次沐浴,我们需要大量的燃料,所以就拆了门板。”

    “康纳利伯爵?”吉恩的大脑一时有些短路,“他是谁,让他来向我解释,为什么只盯着居民的门板?”

    施密特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殿下,他可来不了,除非他会飞。不过依据我对他的了解,听到您的命令,只要没有被杀头危险,他可能会假装没听到。”

    吉恩恍然,他想起自己信赖的部下口中所说的家伙是谁了,悻悻地说道:“既然是成例,就这样吧。我会亲自跟居民们解释的。另外,把我住的地方的门板也拆了吧。”

    “殿下的仁慈令我感动。不过,您的门板我在三天前已经派人拆了,您这几天都没回去住,所以您不知道这件事。”施密特道,“如果您需要一间有门板的房间,可以到我那里去住。”

    “你……”吉恩简直要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