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七章 皇储的门板(二)

第二十七章 皇储的门板(二)

    皇储吉恩-索伦在施密特将军的陪同下,视察了部队。

    他也耐心地向居民们解释军队为何会拆了他们的门板,并许诺以后一定会按价双倍赔偿。

    忙完了这些之后,夜幕已经降临,白天仅有一点热量迅速消逝。

    城头上时不时地传来一两声枪响,这是所有人都已对习惯的事情,没有任何感到紧张。

    带着一身疲惫,吉恩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房,原本是一个商铺。被军队征用之后,楼上是吉恩休息的地方,楼下则被改造成一个小客厅。出征在外,吉恩并不想让自己住的太舒服,城内最好的房子他让给了伤员。

    门板果然是没有了,一块厚布毡挂在那里挡风。

    吉恩一屁股坐在一张陈旧的沙发上,尽量让自己放松。侍卫贴心地送来茶水,跟着进来的施密特上将则抢了第一杯。

    “迈克尔,你不怕被烫坏了嘴从此不能说话了吗?”吉恩不满地说道。

    “茶就要趁热喝。”施密特满不在乎吉恩的潜台词,“茶真是个好东西,解乏,缓解疲劳,据说对我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极有益处。我应该给康纳利伯爵写信,让他送给我一吨的茶叶,听说他现在混的不错,至少比你我强。”

    茶叶也是军队后勤采购名录中不可缺少的,虽然它现在越来越大众化,但军队中也只有高级军官才会有少量配给,而且茶叶的品级一般。

    而吉恩这里的茶叶则属于高级货,因为这是他的副官从圣城带来的。

    “迈克尔,你对战局如何看?”吉恩问。

    “殿下,我的观点一向明确的,那就是进攻!但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4个月,虽然从军事意义上讲这很了不起,我们成功地抵御了数倍敌人的进攻,敌人的伤亡至少是我们的五倍以上。但我们的士气也变的十分低落,我担心我们撑不到3月份。”施密特道,“一个星期后,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只能下达节约粮食的命令了,那将会对士气又一极大打击。”

    “是啊,今天我视察军队,我看得出来,士兵们的情绪十分不好。”吉恩点点头,“他们不是厌战,也不是惧战,而是心中有团火。或许他们在讥笑我的战争方略改变不了被长期围困的事实,这让他们正在失去信心。”

    “没有人讥笑您,殿下。”施密特正色道,“殿下,您已经做的足够出色了,我敢说冈底亚城内的每一位士兵都愿意为您而死!”

    “不,我的上将,如果能够,我想让所有人都活下来。他们当中的有人刚刚做父亲,还未来得及看自己的孩子一眼就上了战场,更多的人还很年轻,甚至还没摸过姑娘的手。”

    吉恩继续道:“我的耐心也已经消磨殆尽。”

    “殿下,您准备突围?”施密特用十分意外地眼神看着吉恩。

    事实上,这位上将是以强硬进攻而闻名,他一向不屑于防守,但这一次他居然能将管住自己,真是一个奇迹。

    “我们很疲惫,我们的对手更疲惫,他们靠缴获而来的补给一定十分艰难。我注意到那些死在我们城墙下的亚述士兵,身上的弹药很少,有的人甚至光着脚。尽管这些人习惯冰雪,但光着脚说明他们的补给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吉恩道,“所以我需要你做好突围的准备。”

    “我马上就去办!”施密特正要起身,吉恩拦住了他道:

    “不需要这么紧急,喝完这杯茶再走。给你两天的时间,让参谋们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我们既不能四处乱窜,又不能甩开膀子往奥塞拉河撤退,前者无异于自杀,后者则让我们在这里固守四个月的努力成为笑话。”

    “现在最大的遗憾是,我们对城外一无所知。”施密特道,“殿下,如果帕塞拉草原上只有我们这群人的话,我们将孤立无援,风险极大。如果我们能够知道我军其他部队的方位就好了。”

    “迈克尔,这只有当我们走到城外,才会知晓。”吉恩诧异道,“你不会不想突围吧?”

    “不,殿下,您的个人安危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无论怎样,我必须保证您的安全。”施密特道,“不如我们先派出一支精干的部队趁夜突围,如果这支部队成功,他们就有可能联络到外围的我军,我们甚至能因此组织一场大反攻!如果全体突围出城,没有了城墙的保护,风险反而比较大。”

    “这是持重之论。”吉恩点点头,“就按照你的意见制订计划。”

    吉恩跟施密特商量了很久,喝了一肚子茶水,看了看怀表已经是夜里11点钟了,施密特告辞而去,顺便趁吉恩不注意顺走了一罐好茶。

    简单洗漱了一下,吉恩带着一身疲惫躺到了床上。夜里气温降到零下十五度左右,十分寒冷。

    因为知道了拆门板的事,吉恩没有让勤务兵烧壁炉取暖,他裹着被子捱了好久才感觉好受点。

    房子外的夜风呼呼地刮着,偶尔传来城头上的枪炮声,这反而让人觉得深夜十分安静。

    安静的深夜总是适合思考。吉恩想到了自己的出生,想到了自己的生母,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恋爱。

    那都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光。

    他怀念自己的母亲,怀念那个在自己母亲病逝之后唯一给予自己精神慰藉的女人。

    但后来一切都变了,他跟自己的父亲成了一对冤家,自己做的任何事在父亲眼眼仿佛都是幼稚和可笑的。

    内心之中,他是多么地渴望得到父亲哪怕是私下里的一句称赞啊。

    但这成了自己的奢望,他出生的皇宫也不过是自己临时落脚的地方,就像一个过客。

    想着这些心事,吉恩昏昏沉沉地睡去。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父亲垂垂老矣,在弥留之际握着自己的手,向自己忏悔,请求自己的原谅。然而,自己那位年轻的皇弟则在大臣们的簇拥下登上了皇位,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吉恩从梦中惊醒,恍惚中有熟悉的声音在床头呼喊:“殿下,醒醒,有情况!”

    他的侍卫有些粗暴地推了把吉恩,吉恩这才清醒过来,他听到外面传来激烈的枪炮声。

    “蛮人又在搞夜袭吗?”吉恩沉声问道。

    “不,殿下,是城外,敌军的外围。你听……”侍卫面带喜色,“明显在敌军的后方发生了战斗!”

    吉恩立刻侧耳辨别,果然枪炮声有点远,他迅速地穿上军大衣。这时施密特上将军的副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在楼下大喊道:

    “殿下,出了意外情况,上将请您去东边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