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八章 皇储的门板(三)

第二十八章 皇储的门板(三)

    吉恩迅速地赶到冈底亚城的东边城墙上。

    施密特上将已经在那里了,城头上站满了官兵,人人垫着脚眺望东方。

    大约两公里以外正在发生战斗,枪炮的火光在原本漆黑的夜色中十分显眼,吉恩听到此起彼伏的呐喊声。

    “在黑夜里发起冲锋,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吉恩暗道。

    不过,这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兆头,战局正在向着积极的方向发生变化,至少仍有一支部队正在向自己靠拢。

    “殿下,我已经准备好了一支五百人的部队,准备出城接应。他们都是最勇敢的士兵和军官。”施密特上将道。

    “很好,让他们出发吧。”吉恩点点头,想了想道,“如果他们无法回来,就让他们与友军会合,顺便告诉友军,我们准备在3天后即2月15日的凌晨5点准备突围,希望他们的指挥官能够提供必要的配合。”

    当然,如果这支500人的部队能够回城,说明敌军的包围已经不那么严密甚至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时候就不是突围而是反攻。

    突围部队上了城头,他们准备用绳索吊下去。在他们下去之前,城头上的大炮开始进行炮火准备,各种口径的火炮先是向城外发射燃烧弹,然后在火光的照耀下,向亚述人的阵地倾泻着各种炮弹。

    没有人知道这些炮弹击中了多少敌军。趁着炮击的时刻,突围部队的官兵下了城,然后排成紧密地队形往东方奔去。

    这个时代的夜战与古代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相当危险,如果组织的不够严密,甚至会让己方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果然他们离开城墙不到八百米,就遇到了亚述人,夜色中的不确定性令双方看起来都十分混乱,纷纷自发地向着前方射击。

    然后他们就撞在了一起。

    混乱中欧罗巴士兵喊叫着“胜利”的口号,借此鼓舞士兵和敌我识别,他们端着刺刀竟然奇迹般地冲出了亚述人的围堵。

    他们死在敌人刀枪之下的,远比他们走失的官兵少得多。

    离这些幸运的突围者两公里远的地方,弗朗哥-法兰克中尉忧心忡忡。

    在去年冬天冈底亚城被包围之前,作为皇储最信任的参谋军官之一,法兰克中尉被派出了城,以联络各支被打散的部队。

    帝国北方糜烂成一团,到处都是敌军的扫荡部队,法兰克中尉可谓是经历了九死一生。

    他先后联络了七支成建制的部队,多则一个团,少则一个连,这些部队都因为敌军推进的太快而被挡在了身后。然而这些部队都迅速地在反抗敌侵略中瓦解和被歼灭。

    法兰克中尉甚至生了一场大病,他受了风寒,差点死掉。他被黑森林地区的一户好心的猎户家庭收留,并得到了细心照料,直到病愈,然而那户人家后来却没能躲掉亚述人的清洗。

    走出黑森林时,他遇到了许多游兵散勇,可惜他未能说服这些人听从自己指挥,那些人已经丧失了作战的勇气,况且他们连武器都丢了,犹如丧家之犬。

    这时他从一位躲避战火的牧民口中得知,第21步兵师在附近作战。于是,法兰克中尉遇到了该师第1旅的旅长汉斯-霍恩斯上校。

    这位上校是肖恩的老熟人,然而霍恩斯可不认识法兰克中尉,他的部下把法兰克中尉当作逃兵给抓住了。

    霍恩斯是一位正统的职业军人,他痛恨逃兵甚于敌人,对于落单的帝国官兵,他没时间去仔细甄别,全部押上战场充当第1旅的敢死队。

    用他简单而粗暴的话说,这是甄别敌我最有效的方式。

    就在法兰克中尉被带上战场前的一天,他终于在说破了嘴皮之后,让看守的第1旅士兵替他向上级申诉。

    法兰克中尉被带到了霍恩斯中校的临时指挥部里。

    第1旅总是在行军与交战之中,他们白天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个小时。官兵们穿的也是五花八门,因为过冬的物资奇缺,有穿着制式军大衣,有穿着草原牧民的羊皮袄,有的甚至穿的是从敌人身上扒下来的军衣——反穿着,但士气高昂。

    正如霍恩斯上校的腰杆,总是挺的笔直。

    “你跟肖恩-康纳利认识?还是皇储的参谋军官?”霍恩斯上校问。

    “是的,长官。1831年乱党作乱时,康纳利伯爵时任热那亚民防军的司令官,而我当时是少尉,奉皇储的命令,在他军中当联络官。”法兰克道。

    “你没有证件,也没有证人,我无法相信你的一面之辞。要知道,我们有许多国人做了奸细,这些臭虫跟我们的敌人称兄道弟,帮着残暴的敌人残害我们的同胞,这种行为令人不耻。他们比敌人更加危险。”霍恩斯挤出一点笑意,“当然,你能够说出肖恩跟我的关系,显然你不是一般的奸细。”

    “长官,我不是奸细!”法兰克中尉申辩道,“我真的是康纳利伯爵的朋友。”

    “那你说说肖恩的个人喜好?”霍恩斯问。

    “个人喜好?”法兰克中尉道,“康纳利伯爵跟别的贵族不一样,因为您知道,他原本是一位平民,毫无作为贵族的自觉。比如他爱下厨房,他对吃食十分讲究,也很有想法,甚至亲自动手。要我说,他可以去当一个厨子。在我看来,他骨子里是一个懒鬼,但一般人看不出来,因为他总是动脑筋找最有效率的办法,并且无论多么棘手,他总找到正确的方法,这就是他最令人惊奇和钦佩的地方。”

    “比如呢?”霍恩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喜欢做计划,然后找到合适的人,充分给予这个人信任和支持,如果这个不够配合,那就用利益绑住他,剩下的就是监督和检查。他把这称之为‘管理’,这样他就可以自我放松了……”

    法兰克中尉的描述,令在场的21师第1旅主要军官们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大鼻子军官笑的最为豪迈。

    这些军官最低的军衔也是少校。

    他们是加利-诺里斯(绰号大鼻子)、约翰-史密斯、乔治-施密特、安德鲁-巴里特、迈克尔-班森,还有吉隆-博格等,他们都是肖恩曾经的战友。

    “现在,我们相信你是肖恩的朋友了。”加利-诺里斯拍了拍法兰克中尉的肩膀道。

    “那么现在,法兰克中尉,我们该谈谈正事了。”霍恩斯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