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九章 皇储的门板(四)

第二十九章 皇储的门板(四)

    霍恩斯的部队隶属于17军团第21步兵师。

    这个军团几年前在红月战争中的表现令人惊讶,他们凭借着顽强的作战意志坚持到了最后,等到了最后的胜利,其中第21师只活下来20人。

    这些人除了肖恩退出军队外,全部在霍恩斯的第1旅当中充任主要军官,是霍恩斯的底气所在。

    如果说师长尼古拉斯-赫尔曼勋爵是第17军团最坚定的存在,强势甚至有些霸道,那第1旅就是21师最硬的那颗拳头。

    第1旅拥有3个满装步兵团,3个骑炮连和5个骑兵连,并拥有大量的挽马,总人数高达4000人,机动性极强,战斗力也极强,而且官兵素养很高。

    21师无疑拥有幸运光环,1834年底的战争中这个师并不处在亚述人进攻的主路线上,所以得以保存绝大部分实力。

    当防线被亚述人突破后,赫尔曼师长当机立断将部队撤往黑森林地区,利用那里复杂茂密的山林为掩护,一边收集物资,一边坚持战斗,同时派出第1旅在黑森林的南部草原地带寻机歼灭亚述人的小部队。

    转眼到了1835年的春天,赫尔曼师长明显感觉到亚述人的力量在变弱,也听说了皇储在冈底亚城的坚持,吸引了大量亚述人的围攻——这也是21师能够坚持到现在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这时候的赫尔曼师长已经成为17军团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只不过除了手中的21师,其余部队缺衣少枪,只能承担辅助任务。

    所以,赫尔曼师长在外围作战了一段时间后,命令霍恩斯率领第1旅试着往冈底亚方向推进,他想跟皇储联络上。

    霍恩斯的第1旅作风顽强,不停地行军和转移,如果是其他部队恐怕早就疲惫不堪和怨声载道了,但第1旅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战斗意志。

    这支部队也足够狡猾,总能提前跳出亚述人的包围圈,其中有好几次十分惊险。他们寻找有利战机,以大吃小,积少成多,几个月间已经歼灭了近万亚述人,而本身的伤亡很小。

    1835年2月10日的时候,第1旅抵达了冈底亚地区。霍恩斯上校不知道的是,另有几支稍小规模的部队也在向冈底亚靠近。

    等赫尔曼率着17军团其他部队赶到时,冈底亚城外已经聚集了大约10万的帝国军队。

    这些军队都是在敌后坚持战斗的部队,当然也有一些是因为被阻断了归途而不得不坚持敌后战斗,战斗意志一般。可惜的是这些军队并无统一组织和指挥。

    以赫尔曼勋爵及其背后家族在帝国的地位,也无法说服这些部队服从自己的指挥。

    这个时候的态势是:

    皇储和他的五万官兵在城内坚守,准备突围,二十万亚述人在城外围困,同时亚述人自身也出现疲态,他们以战养战的补给方式事实上难以为继了,而更外围则有十万帝国军队处于跟他们对峙状态。

    在欧罗巴广袤的北方,这样的态势比比皆是,只不过冈底亚城成了最重要的一个战场。皇储的策略已经见效,他在冈底亚城消耗了对手太多的资源,而对手又不能弃之不顾。

    第1旅奉命发动了对围城亚述人的夜袭,赫尔曼的目的是为了让城内的皇储知道帝国在北方的军队仍在战斗。

    天亮时,第1旅撤回了部队,他们需要面对敌军白天的报复。

    赫尔曼无暇考虑其他部队,他将17军团的2万部队的阵地设在离亚述人5公里远的一处土丘群间,将阵地建的极为严密。

    “汉斯,你的旅伤亡情况如何?”赫尔曼问回到指挥部复命的霍恩斯上校。

    他一向是一个特别严厉的人,即便是最艰难的时候,他的军大衣仍然穿的一丝不苟,所以对己对部下要求也很严格的霍恩斯上校极受他器重,提拔他当了旅长,并将手头的资源尽可能地向他倾斜。

    “师长,我们损失了大约两个连。”霍恩斯颇为肉疼道,“城内也有人突围出来。”

    “哦,多少人?”赫尔曼惊喜道,“皇储殿下怎么样了?”

    “大约二百人,他们原本有五百人。据他们说城内情况还算不错,但弹药开始紧缺,据突围出来军官们说,城内还能撑一段时间。皇储说他准备在2月15日的凌晨5点准备突围,希望我们能够配合。”

    赫尔曼感慨道:“殿下做到了,他真是一个强大的人。”

    “没错,能在孤立无援地情况坚持4个月,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霍恩斯道。

    “去把那位法兰克中尉请来。”赫尔曼扭头对自己的副官说。他认识不少姓法兰克的大人物,这位中尉却不认识。

    见副官离开,霍恩斯问:“师长,您准备怎么做?”

    “我认为这是一次反攻的机会,我们已经来到了好几天了,但总体上看,亚述人显然兵力不足,他们再一次犯了战线太长的错误,这些蛮人四处攻击,一旦不能快速让我们屈服,现在四处都成了蛮人兵力窟窿。”赫尔曼道,“从北方边境线到这里一千公里的纵深上,蛮人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师长,仅靠我们21师,恐怕兵力不足。”霍恩斯道,顿了顿道,“请您不要误会,第1旅不会惧战。”

    “哈哈,汉斯,我完全信任第1旅,也对你这位旅长有足够信心。”赫尔曼拍着霍恩斯的肩膀,笑道,“但你说的没错,我还没有自大到仅依靠21师就可以获得胜利。这就是我让副官找来法兰克中尉的原因。”

    “您的意思是?”霍恩斯疑惑道。

    “我需要皇储的授权,他现在至少还挂着抗敌总司令的职衔,名义上包括21师在内,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受皇储的节制。而冈底亚城外的帝国军队必须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我就是最好的人选。”赫尔曼道,他的语气十分自负,这是他一向的风格,“当然,真正获得皇储的授权是不可能的,我无法见到皇储,只得借用法兰克中尉的名头了,许多人都认识他。”

    赫尔曼的姓氏也不差,他本人可是皇后的哥哥,正儿八经的外戚,也身受皇帝器重。

    如果再加上法兰克这个姓氏,以及法兰克中尉在皇储身边行走的身份,这位赫尔曼师长或许真能唬住其他军队的高级军官。

    “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霍恩斯道。

    “这话说的极有道理,哪位思想家说的?”赫尔曼问。

    “肖恩-康纳利,他可不是思想家。”霍恩斯答道。

    “唔。我知道这个家伙,也是我们21师出身的。我听说他现是一位很富有的伯爵,在南方很有影响力。”赫尔曼道,“不得不说,21师出人才啊!他要是还留在21师,我可以让他也做一个旅长,专管后勤和接待。”

    事实上,赫尔曼只见过肖恩一次,但肖恩给他的印象并不太好,被他归入溜须拍马之辈。

    因为当年发生在伊文思修道院里的一些小事令他印象深刻。

    至于说让肖恩做旅长,是赫尔曼故意说的,算是表达他的小小不满,因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认为他更适合做您的副手。”霍恩斯道。

    “看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啊。”赫尔曼不置可否。

    这时法兰克中尉被带了进来,赫尔曼直接了当地表明自己的意思,法兰克中尉略一思索,便点头表示配合。

    尽可能地积聚力量以击败对手是唯一的考量,至于繁文缛节已经很不时宜了。

    早上7点,亚述人的反攻开始了。21师蹲在他们的身后,虎视眈眈,让亚述人浑身不自在。

    赫尔曼以21师为主力,阵地由一系列土丘组成,大炮集中设在几座土丘的高处,17军团其他部队负责保护这些大炮,步兵支援力量则埋伏在土丘之后,随时从另一边反冲锋。

    百余大炮的威力,令亚述人付出了惨重代价。

    一队血武士披着重甲,杀出一条血路,他们杀入了21师的前沿,与21师的士兵混在一起,这让炮兵投鼠忌器。

    这些强大的武士拥有强大的肉搏力量,巨大的战斧搂头劈开一道血雾,他们合在一起就成了一道势不可挡的黑色洪流。

    第21师的官兵不得不后退。

    关键时刻,第1旅的第1团挡在血武士的面前,大鼻子团长加利-诺里斯靠前指挥,他们组成了拥有较大宽度和纵深的三个分营,用分列齐射的方式,充分发挥火力优势。

    最勇敢的血武士已经冲到了不到三十米的距离,第1团的士兵甚至能透过那面甲的眼部缝隙看到那武士疯狂的眼神。

    诺里斯拔出佩剑,大吼一声:

    “全体,上刺刀,冲锋!”

    看着第1团的士兵跟着诺里斯发起了反冲锋,霍恩斯不得不对左右骂道:

    “这个家伙,总是用最不合算的方式结束战斗。”

    也来到前沿的赫尔曼则道:

    “这正是第21师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不仅用智慧打仗,也能拼命硬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