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十一章 少年凯瑞尔
    清晨,圣城码头。

    一队队的军队,正排着队登上渡船。

    这些军队属于近卫军,他们以前的职责是保卫圣城,但现在他们的目标是北方京畿省的北部,那里亚述人正在与帝国军队鏖战。

    至于更远的草原行省,有关皇储的谣言一天一个样。总之形势严峻,战争逼近的脚步已经令圣城人一日三惊,卡洛斯二世不得不将精锐的近卫军也派出。

    渡船在奥塞拉河上一字排开,而对岸看上去人烟稀少,而在以前两岸人头攒动,最是兴旺。

    金-凯瑞尔拎着一袋面包走进码头边的一个贫民窟中。

    2月的圣城,天气仍然寒冷。

    那些低矮的草棚里,时不时传来男人的哀叹、女人的抱怨还有孩子饥饿的啼哭。

    时不时有人用门板抬着一具尸体从凯瑞尔的眼前走过。

    凯瑞尔小心地避开几个在街面上闲逛的地痞流氓,来到一个桥墩下。

    这里聚集着七八个孤儿,最大的也不过七岁。

    “金!”孤儿们饿的没有力气,见到了凯瑞尔的身影,勉强坐起身来。

    凯瑞尔将袋子里的面包分给孤儿们,这可不是那些烤的香喷喷夹着肉松的好面包,而是夹杂着大量麦麸和木屑的黑面包。

    “慢点吃。”凯瑞尔提醒着,一边找来柴禾烧水,那破瓦罐勉强底子不漏。

    金-凯瑞尔,今年不过13岁。他来自北疆边境小城阿尔斯城的伊文思修道院,是红月战争中当地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他曾与肖恩有段交往,并受到肖恩的特别关照。在离开军队时,肖恩曾特别拜托霍恩斯对他继续加以照顾,并慷慨地留下一笔钱以负担他的教育和生活。

    但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边境上战云密布。霍恩斯所在21师将移驻新防区,霍恩斯便安排凯瑞尔南下。

    这样,凯瑞尔便来到了圣城。但霍恩斯给他的一笔钱,他大部用在了救济别人的身上,自己则一边自学文化,一边沿街卖报,又找了份替人抄写的工作,虽然赚的不多,但不需要太费时间。

    这些孤儿们很难找份工作,一是因为圣城早就人满为患,另一方面他们一旦落入工厂主的手中,很快就会丢掉性命。

    凯瑞尔对此无能为力。

    看着孤儿们吃掉自己带来的面包,他转身就离开,因为他还要卖报。

    严峻形势之下,报纸很好卖,那些体面人对消息极为饥渴,而圣城的有钱人至少比一年前少了一半,躲闭风险是他们的本能。

    “皇储被围冈底亚已达4个月,后果难料!”

    “军令部称,京畿防线固若金汤!”

    “五万近卫军增援北方,战事吃紧!”

    “消息灵通人士称,陛下有意迁都南方!”

    “皇室否认南迁,擅传谣言者以叛国罪论处!”

    凯瑞尔只用了1个小时就卖光了今天早晨的一百份报纸,这是他所能得到的最大报纸数,因为他的同行太多。

    每个买到报纸的人,都会忧心忡忡地站在原地阅读报纸。报纸上得到的消息永远是两类,一类是坏消息,另一类是否认坏消息。

    卖完报纸,凯瑞尔匆匆回到自己的居处,那也是贫民窟中一处亲手搭建的栖息之所。

    时间不大,一个家伙带来厚厚的一叠纸张和一份传单,凯瑞尔的任务是按照传单上的内容抄写,越多越好。

    报酬优厚,但风险极大,因为传单的内容极为敏感。

    凯瑞尔暗暗决定这是最后一票,差不多赚够了旅费。

    “有可靠消息称,皇储身陷重围,身死未卜,皇宫中传言称有意易储。显然菲利普殿下更得皇帝喜爱,这位殿下以聪慧和乖顺而闻名。这真是可笑,为国拼命的皇储显然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有关他的准确消息还未传来,有人便想着揣测上意,提前卖好。”

    “皇帝老了,他所任命的大臣们个个身家百万,趁机发着国难财,在皇帝的口中,这些人都是忠臣和才能练达之士。而平民流离失所,死于饥饿和疾病,就连一些小富之家也在税吏的盘剥之下破产。”

    “这个国家已经成了皇帝和贵族渔猎人民的圈养之地,平民百姓如果想要获得新生,那就必须推翻这个桎梏。为了自由,为了平等!”

    “为了自由,为了平等,我们必须砸烂这个令人窒息的世界!”

    这份传单的内容很可怕,因为字数太多,凯瑞尔必须将字写的极小,这花费了他太多的时间。

    那个送来传单的家伙在外面抽烟兼放风。

    直写到下午3点,凯瑞尔眼睛发酸,握笔的手快要断了,这才写完200份。

    “金,过两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大买卖。”

    放风的家伙接过厚厚的传单,简单看了一眼,麻利地把传单夹在斗篷之下。

    “谢谢!”凯瑞尔露出微笑,心说明天一早他就离开圣城了,他可不想跟这种人物交往太多。

    凯瑞尔躺在破门板搭成的床上,很快睡着了,醒来时饥肠辘辘,他是饿醒的。

    从栖息之所的破洞往外望了一眼,已经是黑夜。凯瑞尔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显然在圣城早就开始宵禁的情况下外出,不是一个好注意。

    但饥饿还是促使他走出了栖息之所,他知道他常去的那家面包店里一般还会有一些食物,那家店的老板兼伙计晚上就睡在店里。

    “照顾他的生意,应该不会被责骂吧?”凯瑞尔心想道。

    这家店的店面很小,实际上它也是贫民窟的一部分,除非本地的贫民,外人很难按照名址找得到它。

    凯瑞尔走到拐角处,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躲在两个垃圾堆之间。

    有个戴着宽檐帽的人轻轻敲击着面包店的门,他敲的很有规律,声量不大不小,一重两轻,连敲三遍。

    “谁?”老怀特的声音从店内传来。

    “舒尔曼!”来客答道。

    老怀特举着一根蜡烛,打开了门,让来客走了进去。老怀特望了一眼漆黑的屋外,然后关上了门。

    出于某种好奇的心理,凯瑞尔蹑手蹑脚地蹲在门外,将耳朵贴在门上。

    “老怀特,贤师让我向你问好。”来客说道。

    “你们似乎忘了,我早就退出了组织。”老怀特苍老的声音说道。

    “那不过是骗骗新人罢了,从来没有退出组织之说。”来客不屑道,“除非是个死人。”

    老怀特沉默了很久道:“嗜血者也是人,我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况且我为组织杀过许多人,做过许多事,难道这还不够吗?”

    “嘿嘿,你也知道自己是嗜血者,我们与人类本就不同,从一出生时就注定了我们与人类之间是生死之敌。而你却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这真是讽刺啊!”来客的声音有些大。

    “你们找上我,想做什么?”老怀特道。

    “明天大街小巷都会出现一张传单,上面会说皇帝准备易储。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来客顿了顿道,“我们收到消息,二皇子明天上午会去慰问救济院里的孤儿,我要你在他必经的路上行刺。不、不,老怀特,你千万不要真地杀了他,我们需要将刺杀行为暴露于众就行了,然后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你只要干完这一票,从此我们与你分道扬镳。”

    “希望你们不会食言。”

    “我以真神的名义立下血誓!”

    “好吧!”

    来客与老怀特商议了一些细节,低不可闻。凯瑞尔悄悄地退回到垃圾堆之间蹲在地上。

    时间不大,那位神秘的来客离开了面包店。

    等这位神秘来客的背景消失地无影无踪,凯瑞尔这才从躲藏之处走了出来。

    蓦地,一只手掌拍在他的肩上。

    凯瑞尔僵直在当场,他的脑袋费了极大的力气地转过来,老怀特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就像往常一样和蔼。

    “怀……特……爷……爷,我只是……想……找点……吃的。”

    苍老的老怀特,提着他的脖子,就像是拎着一只小公鸡似的,提进了面包店。

    凯瑞尔慌乱中,从右脚上的皮靴中抽出一把匕首,往老怀特的右肋刺去。

    然而老怀特那只瘦削的左手如同铁钳一般握住他的手握,匕首落到了老怀特的手中。

    这个店,凯瑞尔每天至少会来一次,因为这里的面包同等质量情况下,相对更便宜,因而极受穷苦人的欢迎。凯瑞尔也早引起老怀特的注意,因为凯瑞尔每次都会买很多面包,所以知道凯瑞尔的善举。

    “显然,你都听到了?”老怀特问。

    凯瑞尔紧张地摇了摇头。老怀特笑了笑,他试图让自己的笑容更亲和一些,正如他以前经营这家面包店时所做的那样。

    “你听说过嗜血者?”老怀特道,“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了,你是个好孩子,又识字,很有善心,不应该混迹在这里,更不应该就此死去。我以前也是一个好孩子,热爱阅读和音乐,按照正常的故事发展,我很可能成为我家乡史上第一位大学生,出人头地,迎娶一个富家女,从此改变人生。”

    “但我是嗜血者。”老怀特沉声说道,“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一切都变了。”

    “你是好人!”凯瑞尔道,“我亲眼见过你施舍面包给那些穷人,虽然是假装算错了帐。那些人只以为沾了便宜。”

    “呵呵,内心高贵的人,无所谓表面上的得失。”老怀特道,“孩子,忘掉今晚发生的事吧,明天就离开这里,到南方去吧。”

    “我原本就打算明天就去南方的。”凯瑞尔承认道,“不如,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哪里逃得了,他们抓住了我的儿子,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老怀特道,“孩子,去吧。趁我改变主意之前!”

    凯瑞尔一步一回头,他害怕老怀特突然出现自己身后,然后扭断自己的脖子。

    直到回到自己的小破屋,他才发现自己的内衣湿透了。

    第二天天刚亮时,凯瑞尔抄写的传单贴满了圣城的大街小巷。而一夜未睡的凯瑞尔已经收拾起简单的行李,启程离开圣城。

    不久这份传单被送到了卡洛斯二世的御案前,据说皇帝震怒,当场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二皇子菲利普在出宫时遇到了刺客,幸亏护卫警觉,才让那刺客没有得逞,只是刺客慌不择路,跳进了奥塞拉河中,不知所终。

    据说刺客在行刺时,高呼:“皇储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