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十三章 少年凯瑞尔(三)

第三十三章 少年凯瑞尔(三)

    普瓦图的人口已经达到了一百万之多。

    这还不包括如维希镇这样的卫星城镇,以及乡下广大的农村地区。而且普瓦图的人口看上去还在增长之中,只要北方还在战争和动荡之中。

    来自北方移民当中,有相当多的富人,他们买光了城区原有的闲屋和空余地皮,迅速推高了地价。这也引起了本地人的反感,本地人总有一种天然的领地意识。

    新市长伊夫利-韦尔奇想了一个点子,凡想在普瓦图取得户籍证明的外来者,必须先交纳1000金路易的城市扩容费。

    当然你也可以不交,如果你想从事商业活动,那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比如税吏的经常性地上门拜访,比如面临讼诉时会处于很不利的地位。

    至于普通人,要想成为普瓦图人,则应有受雇佣的证明,不间断工作满三年者,将自动获得户籍。没有本地户籍者,将会承担极重的人头税和军役税以及附加,一如北方各个行省。

    前者可以视作投资移民,后者则是工作移民,尤其是有一技之长的产业工人是相当受欢迎的,这为普瓦图以至热那亚蓬勃的经济发展提供资金和劳动力。

    游手好闲者,到哪都不受欢迎。

    那些富人在北方享受许多特权,对普瓦图政府的特别政策或许有些不满,但当他们了解了普瓦图的产业政策和税收政策后,就会明白这里绝对是有钱人的乐土。

    不过,另外一种人才是不受这种人为限制的,那就是学者,总督府专门委托普瓦图大学来审查这些人的入籍资格。

    事实上这是肖恩的要求。普瓦图大学自去年以来已经接纳了三十位知名学者,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一流的学者,尤其是自然科学方面。

    如果有人认真研究一下热那亚的产业政策和政府的执政行为,一定会发现,这里简直就是国中之中,处处有别于北方。

    这既是三级会议地区天然的不同,也是热那亚人各个阶层近年来达成的共识:

    分蛋糕不做将蛋糕做大,这样每个人都能分到比以前更多,这无疑会减少种种潜在的矛盾。

    下了火车,凯瑞尔跟在萝丝后面出了火车站。

    一辆刻有贵族族徽的马车停在广场边上。

    “这是伯爵的家族徽章,即便你不想成为伯爵的附庸,也不要辱没它。”萝丝道。

    “我会记住的,萝丝小姐。”凯瑞尔道。

    在马车时坐定时,凯瑞尔这才发现萝丝的面容变了,他猜这是萝丝的真面目,好看多了。

    御者驾着马车直接驰往玫瑰园,凯瑞尔好奇地打量着这陌生的地方。

    通往维希镇的西普瓦图宽阔公路上客货马车众多,以至于本地出现了一个特别的警种-交通警察,他们负责维持交通秩序。

    举目眺望,北边洛基山下则是美丽的庄园和乡间别墅,星棋罗布,还有一垄一垄整齐的绿色茶园,身着蓝色衣裙的采茶女点缀其间。

    维希镇的外围,尤其是靠海岸线上有许多工厂。这些工厂以轻工业为主,纺织、服装、香水加工和皮革加工,也有精密制造,但那些有一定污染的工业都被迁到了东普瓦图,市政府在那里设立了一个经济特区,实行很优惠的税收政策。

    由于茶叶的种植和经济的发展,维希镇本地的镇民变的富裕,这里又因为优美的景色和美丽的海滩而成为富人建造乡间别墅的首选之地。

    倘若不是海路的断绝,维希镇发展的会更好。

    凯瑞尔终于见到了肖恩,他当然记得肖恩的模样,但肖恩几乎认不出了他。

    肖恩比划着双手道:

    “当年你只有那么点大,我担心你会长不大。但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的个头比我想像的要高,还比较壮实。金,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伯爵大人!”凯瑞尔有些拘谨,“感谢您对我的关照。”

    他的拘谨在肖恩的预料之中,毕竟自己身份不同了。

    “金,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肖恩问。

    “您离开阿尔斯城后,因为受到您的嘱托,霍恩斯长官给我找了家寄宿学校,他偶尔会在周末把我接出来吃大餐。但霍恩斯长官越来越忙,我也不想打扰他,况且我会照顾自己。”凯瑞尔道,“我就是这样过了五年。去年十月的一天,霍恩斯长官匆匆找到我,给了我一笔钱,让我跟着一个去圣城公干的军需官离开阿尔斯城,因为战争爆发了,他也调离开阿尔斯城。”

    “这么说,你在圣城待了好几个月,为什么不立刻南下?”肖恩问。

    “伯爵,事实上我一直对圣城很向往,但那里的境况让我大吃一惊,因为看上去是全帝国的穷人都聚集在那里。”凯瑞尔道,“对比那些孤儿,我觉得我过的还不错,有吃有穿,就尽我所能,帮了一些孤儿。”

    “所以,你迟到了?”肖恩摸了他脑袋一把,“金,力量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你的力量还太小,又能帮得了多少人呢?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施舍只能算作是小打小闹,虽然你有这种品质很可贵。记住你所经历过的,还有你所看到的,这会是你的精神财富。”

    “伯爵,您一定有办法改变这些吗?”凯瑞尔问,“就像书上记述的那些古代豪杰!”

    “不,金,帝王将相只能顺应潮流而已,真正改变这个世界只能先把眼睛朝下,人民才是一个国家的根基。”肖恩摇头道,他很惊讶,“金,我发现你这小脑袋操着的是首相的心,你会让首相觉得很惭愧的。是什么让你思考这些与你年龄很不相称的国家大事?”

    “我在圣城遇到一些事……”

    凯瑞尔毫无隐瞒地将他在圣城的见闻说给肖恩听,包括秘密传单和老怀特。

    肖恩拿起一份报纸,报纸头版就是一篇关于菲利普-索伦遇刺事件的评述。

    这件刺杀未遂事件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传遍了帝国每个角落,而谣言更是满天飞。

    “波西的分析完全正确。”肖恩对站在一边的萝丝道,“真是屋漏偏逢雨啊。而皇储刚刚取得了一场为他赢得威望的胜利,贤师将时机把握的太好了,一分的力气获得十分的效果。”

    “他是阴谋家。”萝丝的点评十分简洁,“天生如此!”

    “但这样一来,北方的战争预期将会令人失望,它将会带来无法收拾的后果。”肖恩道,“而刘易斯元帅在西线的防线,将更加岌岌可危,如果皇帝将刘易斯元帅的部队抽调一部分回去拱卫圣城,比利斯人无疑会受到鼓舞,他们的兵锋一旦逼近龙江,我们热那亚人也无法置身事外。”

    “哼,你们这些热那亚人在发国难财。”萝丝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总以为战争是北方佬的事。”

    肖恩道:“这个帝国从来就没有真正统一过,战争只是让人们找到一个置身事外的理由而已,自私是人类的本能。

    萝丝,相信我,这场抗击外敌入侵的战争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或许这个帝国被内外两股力量砸烂之后,在它的废墟上才会出现一个真正的帝国。”

    肖恩与萝丝的讨论到此为止,但所含的信息令凯瑞尔似懂非懂。

    肖恩为金-凯瑞尔举办了一场小型宴会,将凯瑞尔介绍给身边的人,并郑重地表示自己是凯瑞尔的保护人。

    过了几天,肖恩带着凯瑞尔来到了罗恩堡,凯瑞尔将成为卡尔-罗宾逊的学伴。

    在这里,凯瑞尔将会得到最好的贵族教育。

    同时奥黛丽在了解他的出身和经历之后,认为他的到来也会对罗宾逊家族未来继承人产生积极的影响。

    于是,金-凯瑞尔在他成长的关键时刻得到了最好的照料和教育。

    凯瑞尔很聪明也很自律,在他身上依稀可以看到某种卓尔不群的气质。

    他的记忆力很惊人,稍稍花了点时间,就可以背诵一大段优美的诗篇,他也写的一手好字,只是在诸如绘画和音乐等艺术方面完全是个白丁,这跟他以有所能接触到的平民教育有关。

    然而他也很会藏拙,尤其是和卡尔-罗宾逊在一起的时候。

    卡尔-罗宾逊也许没有他聪明和更强的记忆力,但也比大多数同龄人强太多了。

    两个少年人相互促进总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凯瑞尔的到来及他很好的表现,激发起了卡尔-罗宾逊的好胜心。

    但他们却总是被奥黛丽叫到身前,一起教育:

    “你们将来的成就能有洛基山伯爵成就的一半,我就知足了。”

    然而,萝丝却私下里认为肖恩是在偷懒。

    她与肖恩处于极暧昧的关系。

    奥黛丽并没有阻止肖恩跟她的接近,尤其是自己跟肖恩保持着情人关系好几年却没有怀孕,这让奥黛丽不免担心起肖恩的未来,更是拒绝肖恩的婚姻请求。

    这让肖恩很是苦恼,但他的注意力被北方传来的消息所吸引。

    没有最坏的消息,只有更坏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