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十五章 国民军
    1835年的4月,肖恩奉命组建热那亚国民军。

    此前守备101旅已经扩编成为101师,那时候战争形势还没有如此的糟糕。国民军以守备101师为基础,另外组建了两个师,这三个师改称国民军第1、2、3师。

    总兵力3万5千多人,兵源则来自矿工和以及部分由北方而来的没有家室拖累的年轻人。军费则来自热那亚本该在7月前解到圣城的税金,高达3000万。

    肖恩毫无争议地成为这支国民军的司令官。

    原101旅旅长维尔斯成为副司令,佩罗萨是参谋长,他们是肖恩信赖的左膀右臂,协助肖恩管理、训练和指挥全军。

    原101旅的资深军官成为下属三个师的师长、旅长、团长等各级军官,并首次使“营”成为一个常设指挥层级而不仅仅是一个战术单位。

    除第1师外,另2个师目前还只存在于纸面上,但在肖恩密切关注下,组建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肖恩迈出了至为重要的关键一步。圣城方面已经无暇指责热那亚人的“自主行为”,事实上各地行省纷纷组建自己的民防军,这是形势使然。

    即便肖恩在热那亚拥有极高的影响力,肖恩也不得不花费很大的精力跟官僚们作斗争,并作一些利益输送。

    比如他促成三级会议和总督府允许私人资本不设限制地投资国防工业,帝国的军火工业主要在北方,远水解不了近渴,必须让资源的调配更有利于未来的战争需要。

    为此,他力主普瓦图化学公司改组成为一个公众公司,众多在热那亚很有影响力的人成为它的股东,新的军火公司改称普瓦图联合技术公司。同时,扩大股东及资本,也是为了尽快地扩大产能,以应对战争的需要。

    战争对军火商们来说是一场盛宴,他们唯恐和平。

    当有权有势的人成为军火公司的股东时,他们对战争会有一种莫名的狂热,当然更不会阻止对军队的拨款。

    除此之外,宣传被提上了日程。

    热那亚的报纸,都在极力地渲染敌人的残暴和民众的苦难,试图鼓舞民众参与到这场战争当中。那些自由派人士纷纷发表文章,甚至连自己都被感动,许多年轻知识份子投笔从戎,加入了国民军。这些人才是国民军以及热那亚人当中最狂热的,他们恨不得立刻投入战场,将敌人撕碎。

    肖恩有种预感,当这种狂热被充分调动起来时,它必将产生一种无以匹敌的力量。

    这可以从全省各地的招兵站中可以看出来,许多人不是因为薪水,而是被这种狂热的爱国热情所鼓动,踊跃加入到了应征从军的队伍当中。

    其中以来自矿区的兵源质量最高,因为这些身强力壮的矿工,不仅能吃苦,极富忍耐性,还比较守纪律。

    工人阶级最有力量,也最有组织性。

    这当中又以出身北方的矿工最积极,他们高喊着光复家乡的口号加入了热那亚国民军。

    帕特纳姆堡北部的一处靶场内,肖恩和他的高级军官们正在亲身体验新式武器的效能。

    除了副司令维尔斯、参谋长佩罗萨外,还有三个师长,他们分别是第1师的卢卡-莫拉、2师的詹姆斯-罗伯茨和3师的利亚姆-劳伦斯。

    他们手中各有一把新式步枪,外形乍一看与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从技术上看,却是一次革命性的飞跃。

    以无烟火药、后装底火全金属枪弹以及新式击发机构为典型特征的新式步枪,将会淘汰此前普遍使用的前装燧发步枪。

    这是前普瓦图化学公司的秘密产品,化学家亚历山大-福斯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火药方面的发明创造,使得枪械师们有条件顺理成章地推出了一系列的新发明。

    这款新步枪曾在肖恩的秘密行动队装备了相当长的时间,经过实战的检验,现在肖恩正式向高级军官们展示的是则是最终定型产品。

    普瓦图联合技术公司的总经理贝斯,将这款新步枪称为“贝斯1835型后装式击发步枪”,简称“贝斯1835式步枪”。

    他又一次借机宣扬自己,并为自己当初破釜沉舟之举而感到得意——他的全部身家都压在了公司当中,现在看来这是极为明智的一项投资。

    新步枪的这种革命性的进步,让高级军官们十分兴奋。

    可以想像得出,新式武器将会给对手带来极可怕的震撼,当对手排着整齐的队列准备视死如归时,屠杀已经降临了。它拥有更远的射程,更持续的火力,尤其是更快速更简便的射击方式会让它成为敌人的恶梦。

    然而,军官们也意识到这种进步将会给他们带来挑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改变现有的训练方法和战术选择。

    痛并快乐着。

    这是肖恩把他们带到这里的唯一原因所在。他必须让自己的部下们改变而不是彻底抛弃原有的战术观念。

    令部下们惊讶的是,肖恩抛出了一份训练大纲,这份大纲没有署名,甚至明言:尽供参考,随时修改。

    即便当下的军事战术当中,线列战术也不是绝对的,散兵战术也是指挥部们常用的战术选择,有些人还被称之为散兵战术专家。

    这种散兵战术是相对于排着紧密队形的线列战术而言的。

    比如以百人规模的连为单位,50名成“疏开队形”,前后两两配合的散兵占地宽度与100名列成两列密集队形的战列步兵相当,却能在交火中获得更大的战果、蒙受更小的损失。

    尤其是某些战场时刻,散步战术往往成为指挥的优待选择。

    而在密集队列中,当一个士兵正在关闭药池的时候,另一个在抽插通条,第三个刚装填完,第四个在瞄准,第五个在扣扳机。要是考虑到死者倒下、伤者后送以及士兵周围浓厚的火药烟雾,包括恐惧本身,就是最优秀的猎兵在密集队列中也不会取得比普通士兵更好的战果。

    相较而言,散兵的劣势更在于它无法面对骑兵的冲击。而对某些指挥官来说,他更害怕士兵因分散而易于逃跑。

    所以,战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贝斯1835式新步枪的出现,更需要一种与这种武器相适应的战术。

    肖恩并不主张完全抛弃原有的线列战术,因为他的军队面对装备着燧发枪的敌人时,简直就是一场不对称的屠杀,为什么要趴在战壕里?

    除非对手也装备同样的后装步枪。

    因此他更注重散兵战术,尤其是小股部队战术。

    所以这也是他设立“营”这个指挥层级的原因。在以前以及当下,“营”并不是一个常设层级,只有在战场时,指挥军根据需要将2到3个连组成一个分营,或者更多的连队组成一个大分营,以应付对手。

    甚至在大会战时,会出现“以团为单位的分营”及“以师为单位的分营”这些庞大的分营。

    考虑到将来贝斯1835式的大量装备,设立营这个层级就很有必要了,500人左右的兵力单位,火力远不是装备燧发枪的同等兵力部队可以比拟的,既可以灵活地对付小规模的对手,又可以在单独面对较多兵力对手时不致于兵力单薄。

    而在防守时,肖恩的办法更多。

    战壕与设立铁丝网将成为防御时的必备手段。

    当然这还只是肖恩的设想,他需要军官们帮他完善。

    拥有不算单薄军事经历的肖恩,也不敢说自己的设想就是正确的。

    “第1师维持不变,第2、3师将按新大纲训练部队,因为这两支新部队反正是从头开始,没有历史负担,这意味着……”肖恩道。

    “意味着第1师将不会装备新式步枪。”维尔斯接口道。

    1师的师长卢卡-莫拉十分失望,任何一个军人见到手中这种新式步枪都会爱不释手。肖恩道:

    “从第1师中抽设500名士官和老兵,组成一个教导营,他们将会接受为期一个月的特别集训。在新部队组建完毕之后,他们将成为新战术的种子,分配到新部队中去担任军官。”

    “一个月,时间是否短了点?”参谋长佩罗萨道。

    “时间不等人,如果能够,我宁愿给他们给我们更多的时间。”肖恩道,“谁知道比利斯人会不会越过龙江?”

    “这简直要了我的命,不给我装备新步枪就算了,500名骨干被拉出去,1师元气大伤啊。”莫拉抱怨道,“司令官,我愿意跟詹姆斯或者利亚姆换个位置,去当个旅长或者团长也行啊。”

    “反对无效!”另两个师长齐声反对。

    肖恩瞪了莫拉一眼:“卢卡,经验最丰富的军官和士兵都在你手里,我要是你,没事偷着乐。要不这样,将1师拆散,平均分配到各师?”

    那是不可能的。

    卢卡-莫拉虽然眼馋,但他知道司令官阁下这项举措是十分必要的,国民军眼下就必须维持相当的战力。

    “诸位,闲话少说,我们必须跟时间赛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