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十七章 国民军(三)

第三十七章 国民军(三)

    1835年夏天唯一的好消息是,海上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自去年与夏国达成协议后,康氏造船全面扩大产能,目前已经交付给夏国海军三十艘鲨鱼级蒸汽铁甲舰和五艘洛基山级蒸汽货船,同时康氏造船对夏国海军进行一些技术转让,夏国人自己利用康氏动力提供的零部件和康氏造船的图纸自行建造了同等数量的船舶。

    同时,肖恩也不忘本国海军,他以极低的价格为北方同行提供了技术和关键设备,在赚钱的同时,加速了本国海军的蒸汽化。

    莫科元帅想尽办法,为海军筹措资金改善装备,在他的努力下,海军扫荡了近海的鱼妖,并光复了圣拿多岛。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胜利,使得海军在海洋中拥有了一个向更深处前进的基地。

    两国海军各自展开对鱼妖的作战,并破天荒地联合袭击了大洋中部的鱼妖占据的几处海岛。值得一提的是,有人从热那亚人对付狼人的战例中得到启发,发现天花病毒对鱼妖有同样的伤害,这一新奇战术使得天花病毒在鱼妖中传播,收效奇高。

    从整体上来看,鱼妖呈现败势。

    这虽然还至于让帝国的远洋贸易立刻恢复,但近海货运船主在付费的情况下,会得到海军的护航,海军也因此而得到必要的补偿,海军甚至为此成立了一家保险公司。

    热那亚人的海洋运输,趁势在这种海运恢复中崛起,近海上跑着的铁甲货船八成以上属于热那亚人。

    同时这极大地鼓舞了人心,方便南北互通有无和配置战争资源。这也促使了造船业开始向蒸汽与铁甲化的转变,也有利于采矿业、冶炼业的恢复,这些行业景气也吸纳大量的劳动力,对经济与民生的改善起到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

    肖恩名下的热那亚钢铁公司生产的铁锭和高品质钢材,通过铁路运到普瓦图港,然后在这里用货船运往北方,而北方重要的冶炼中心位于京畿北部,大多因为战争被迫关闭。南方的粮食、布匹、食用油、糖及一些军火,也源源不断地运往北方。

    南方渐有成为帝国战争总后方的趋势。

    有些商人干脆把产业迁往南方,尤其是热那亚。大量资本开始源源不断地向这里聚集。银行借款的年利率降到了惊人的10%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急于寻找出路,首先是铁路建设。

    以官方资本为主的热那亚铁路公司,获得了大量的资金,以投入到铁路建设当中,第一条沿海铁路自普瓦图,经维希镇和罗恩堡,已经修到了与贾维亚行省的边界线上。

    因首先喊出“南方联盟”而名声大振的阿德里安-梅杰教授,再次提出了一个“经济一体化”战略。

    这个战略构想,就是在以“支持北方的反侵略战争”为外衣和口号,调动南方积累的内部资金和大量外来资金,积极投资于南方各项产业,实行统一的产业政策和税收政策,各行省拆除内部关卡,相互豁免,令资金和商品、人员自由流通。

    让铁路沿途的民众先富裕起来。这是其中最响亮的一个口号。

    贾维亚行省走在了前列,史丹利总督规划了一个雄心勃勃的铁路计划,他主动联系本省资本和热那亚资本,准备利用这些资本修建铁路,从而搭上热那亚的经济快车。

    贾维亚人处处学习热那亚人的成功做法,史丹利甚至亲赴普瓦图游说那些财团和工商界人士,邀请他们来贾维亚开办工厂,并许诺对任何投资实行三年内免税的优惠政策。这项政策极有诱惑力,短时间内,超过300万的资本来到了贾维亚。

    报纸对史丹利大加赞赏,这引起其他南方省份的效仿。

    然而无论是南方联盟还是经济一体化的形成,这不是三年五年可以办得到的,但形势正在往积极的方向变化。

    阿德里安-梅杰教授令人耳目一新的论点和远见卓识,终于引起了肖恩的注意。

    时间已经到了1835年的10月,北方的战争看似到了相持的阶段。

    南方今年粮食的丰收以及近海运输的恢复,让欧罗巴帝国缓了一口气,无论是比利斯人还是亚述人则呈现出疲态,但谁也不会说战争会在一年内结束,也许这种战争状态将会持续好几年。

    但这样的情势让南方人都松了一口气,至于北方人死多少,并没有多少人关心。事实上他们一直在享受战争红利,一年之内,银行家西耶斯的普瓦图第一银行的股本翻了两番。

    这个10月,热那亚国防军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检阅,这是对建军成果的一次公开展示。

    梅杰教授是肖恩特别邀请的贵宾之一。

    帕特纳姆堡要塞下,在肖恩的陪同下,拜恩总督骑马检阅了全军,然后两人回到要塞之上,并在三百名各界来宾的注视下,3个师的部队依次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堡下通过。

    首先通过的是三个骑兵团,分属三个师。在当前的形势下,凑齐三个骑兵团的马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帝国主要牧区还在敌寇的肆虐之下。

    然后是雄壮的步兵方阵。

    外行只能看热闹,肖恩的部队,无论是以前的民防军,后来的守备旅,还是现在的国民军,对队列的要求极高,所以当这些士兵迈着整齐的队伍通过时,来宾发出赞叹的欢呼声,既便有士兵不小心犯了错,也会引起一阵善意的哄笑。

    步兵当然是主要力量,他们的后面则是炮兵。

    为了机动性,这些炮兵都是骑炮连,大炮和弹药的载具用挽马和大牲畜,炮手则一律骑马。所以即便是一个骑炮连,全连处于行军状态时也是声势浩大。

    肖恩将原本配属到团的炮连拿出来,与师属炮营、军属炮旅合编在一起展示,他们带来的轰动性却比步兵更要强大。

    这些大炮只有一部分来自普瓦图联合技术公司,大多却来自北方的军火厂,肖恩想要的后膛炮还不成熟。

    由于康氏钢铁公司冶炼技术的进步,本地产的火炮用的是高强度的铸铁,重量更轻,成本却比传统的青铜火炮低很多。

    这次展示的效果极好,让所有人觉得钱没有白花。也有人注意到第2师和第3师的士兵至少一半的士兵扛着的是木枪。

    肖恩坦承,他将订单留给了普瓦图联合技术公司,而该公司的产能一直是个瓶颈。

    这个回答令来宾们相当满意,因为这些人大多是联合技术公司的股东。

    就在这样的情景下,肖恩单独会见了梅杰教授。

    梅杰是一位儒雅的男子,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他拥有典型的北方人的个头和作派,略有些清高。然而他在人群中不引人注意,很少有人认识他。

    对于梅杰来说,他为这次会见做了充分的准备,就像他年轻时与异性的第一次约会,有些紧张和兴奋。

    然而肖恩的第一句话出乎他的意料:

    “梅杰先生,达内尔公爵不幸遇难后,也就是我被陛下软禁时,你做了些什么?”

    “我保卫公爵的遗产。”梅杰道,“坦白地说,明面上我是公爵的私人顾问,但公爵一般很难听得别人的意见,他享有自己身份带来的利益,却不愿为此付出一些代价,引人觊觎,这绝不是明智之举。我试着劝说他展现出自己的慷慨,但公爵并没有采纳我的意见。即便如此,我也曾受过公爵的恩惠,在他死后,总该为他的家族后代做点什么。”

    “所以……”

    “所以我成了一些人眼中的钉子,丢了在圣城大学的职位。甚至我的家人受到威胁。”梅杰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然而却话锋一转,“然而我对我现在的职位十分满意,普瓦图大学正在成为学术上引领者。”

    “身为普瓦图大学的校长,我十分高兴地看到你能喜欢这里。”肖恩道,“梅杰先生,你对北方的战事如何看?看上去我们的敌人正在失去锐气。”肖恩问。

    这是另一项考察。

    “敌人关于在夏天前征服欧罗巴的狂妄论调已经破产,但我们的速胜论也是错误的。如果我是比利斯人或者亚述人,我会好好地对待占领区的欧罗巴人,消化那里的领土,让被征服者为我生产粮食,为我牧马,为我开采矿藏和生产军火。”梅杰道,“那样的话,将会是欧罗巴最不想面对的局面。但敌寇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以征服者的的高压姿态必将让那些沉默和温顺的被占领区民众起来反抗。这个时间为持续三年左右,这三年当中,帝国和人民虽然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战时体制的作用将会发会它巨大的能量,一切都为了战争,到那个时候将会是我们反击的时刻。”

    “很遗憾,梅杰先生,你在普瓦图大学的职位恐怕也要丢了。我这里更需要你,这也是一项挑战。”

    肖恩显然对梅杰的判断相当满意。

    “这让我感到惶恐,伯爵!我很愿意接受这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