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一章 南下与北上(四)

第四十一章 南下与北上(四)

    菲利普殿下的到来,至少表面上受到了普瓦图人的热烈欢迎。

    这是第五帝国有史以来,皇室成员的首次正式到访。毕竟这里相对于圣城来说,实在太远了。当初开国皇帝卡洛斯一世建立第五帝国时,他的军队甚至都没有越过奥特山脉,南方就全体宣布臣服。

    当然上次伊丽莎白公主不算,尽管人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她去年曾在玫瑰园住过一段时间。

    克里曼号在两艘蒸汽小艇的引导下缓缓停靠在码头边,处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港湾的另一边繁忙的盛景。

    “那边是造船厂,康氏造船?”菲利普问前来迎接的拜恩总督。

    拜恩谦卑地答道:

    “是的,殿下。康氏船厂每天24小时不停工,工人分两班倒甚至三班倒,可同时建造五艘铁甲舰。事实上,现在普瓦图除了康氏造船,还有另三家规模小点的造船厂,建造的都是新式蒸汽铁甲舰,目前普瓦图平均每月下水船舶总水排量达到了两万吨。”

    “这是个惊人的数字。”菲利普赞叹道。

    造船业原本是北方的支柱产业,除了经济需求外,北方拥有大量的造船用木材,却没有人想到南方异军突起,技术上讲是革命性的发展,一旦技术成熟后建造速度更快。

    如今看来,肖恩极富远见和统筹规划能力,他在北热那亚的钢铁公司和煤炭公司生产的钢铁和煤炭,通过铁路直接运到这里,不愁销路,而无论是造船和蒸汽机、铁路,又消耗掉巨量的钢铁、煤炭,各项事业联动性极佳,产生极高的整体效益。

    至于船厂后面林立的烟囱,则是东普瓦图的工业区,有一条铁路线分支贯穿整个工业区。

    作为经济发展的不良后果之一,这里的空气总是飘散着煤烟味,所以富人们都搬到西普瓦图居住。

    菲利普有种重回京畿的感觉,但显然这里的工业更为集中,以造船和火车机车为龙头的重工业为主。从根本上讲,就是钢铁和煤这两种黑色的经济力量。

    菲利普在热烈欢迎的人群中并没有看到肖恩。

    有人告诉他,肖恩因为在北部训练国民军,昨天就坐上了南下的火车,预计傍晚的时候会赶到普瓦图。

    普瓦图人为皇子举办了盛大的仪式,从码头到科瓦尔家族为他准备的一座私邸的途中,到处是鲜花和游行的民众。

    菲利普拒绝乘坐马车,他骑着马缓缓而行,向民众挥手致意,他刻意地表达出皇族的善意和亲和力,以挽救皇室岌岌可危的信誉。

    这位皇子向来以聪慧和富有亲和力而著称,他在臣民当中的形象一直不错,许多人甚至下意识地将他与皇室区分开来。

    而在这位皇子看来,至少热那亚人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这可以从街上的普通市民的得体衣着和兴奋的精神状态可以看出来。

    斯科特-科瓦尔伯爵也陪同皇子回到了普瓦图,只不过因为克里曼号的空间限制,菲利普和托雷斯伯爵及他们的贴身护卫、仆人将战舰塞的满满的,这已经是皇子一行一再缩减规模的结果。

    所以,科瓦尔伯爵只得搭乘另一艘军舰。

    这一趟对于年轻的皇子并不算什么,但对年近六十岁的科瓦尔伯爵来说并不轻松,毕竟是军舰,没有豪华套间,军舰内部狭小的空间和坚硬的床板让他的腰快要断了。

    重回普瓦图,对于科瓦尔伯爵来说感触更多,因为在他离开普瓦图十年间,家乡的变化实在太大,变的快让他认不出来了。

    这种变化主要是最近六七年间快速发生的。

    陪同皇子入住到家族的一处豪华私邸后,科瓦尔伯爵坐上了家放派来的一辆豪华马车。

    他的侄子斯迪亚-科瓦尔向他禀报了一个重要消息:

    “康纳利伯爵日前向三级会议提出报告,请求允许他出兵北上。”

    “这是一个大事件,舆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科瓦尔伯爵问。

    “一半对一半!”斯迪亚回道,“从道义与责任上讲,热那亚人理应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但另一些则声称,国民军没有越过奥特山脉的迫切需求,不值得流血和冒险。其中又一部分认为,如果国民军要上战场,所有费用理应由国家负担,热那亚人已经付出了太多的金钱。”

    “是啊,我们已经出了太多钱,人都是自私的。”科瓦尔伯爵道,“康纳利伯爵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报告?”

    “据说康纳利伯爵想为国家做出自己的功勋,毕竟他曾是金制大龙勋章的获得者。”斯迪亚道,“当然,没有人怀疑他在军事上的天份。反对者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认为北方的战事与我们南方无关。”

    “但在这个时间点提出来,十分微妙。”科瓦尔伯爵耸耸肩,“难道不是吗?”

    “叔叔,您的意思是?”斯迪亚问。

    “我猜康纳利伯爵只是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已,尤其是菲利普殿下到来的时候。”科瓦尔伯爵道,“作为贵族,我的意见也是一致的,在国家大义的事情上,我们必须做到无可挑剔。”

    “我明白了。”斯迪亚道。

    “我的侄子,你要记住,科瓦尔家族与康纳利伯爵的利益目前是一致的。这位伯爵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科瓦尔家族,因为他能给最广泛的人群带来利益,包括科瓦尔家族。真是后生可畏啊!”

    “是!”

    “事实上我接到要陪同殿下南下的命令时,十分惊讶,因为事先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但今天我似乎明白了,殿下是专为国民军而来。这样的一支军队,不能不说有某种让皇族感到不安的迹象。”科瓦尔伯爵道,“顺便的,陛下需要通过殿下的眼睛来亲自观察热那亚人的真实想法。对了,那个公开提出‘南方联盟’的梅杰教授现在在哪?”

    “梅杰先生现在是康纳利伯爵的机要秘书。”斯迪亚道,“这是一位很出色的学者,很多人崇拜他。当然也有人骂他是一个阴谋家和叛国者。”

    “这就耐人寻味了。”科瓦尔伯爵道,“我在圣城听说有人想以叛国罪拘捕他,显然他现在受肖恩的保护,至少在热那亚没人敢动他。”

    事实上他早跟肖恩在书信中用隐晦的语言讨论过深层次的问题,以试探这位年轻贵族的看法,看来这个年轻的伯爵已经在开始做准备了。

    马车停了下来,因为前面是一个铁路道口,有人放下栏杆,禁止行人通过。

    不久,一辆满载着煤炭的火车轰隆隆地驶过,车头身后拖着的十几节货厢如同一条长龙。

    科瓦尔伯爵看了很久,直到马车离开道口,他仍回头盯着那辆火车的背影。

    “这是火车。叔叔以前一定没见过,改天我带您坐火车去兜风。”斯迪亚不由得笑着道。

    这话说的好像自己的叔叔是土包子。

    “废话,我以前当然没见过,我只是感叹家乡的变化真大。”科瓦尔伯爵道,“不得不承认,康纳利伯爵带给热那亚太多的利益。这是他的底气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