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二章 南下与北上(五)

第四十二章 南下与北上(五)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肖恩终于回到了普瓦图。

    他立刻赶到菲利普殿下下榻的科瓦尔家族一处豪宅拜会,陪同他的是阿德里安-梅杰。

    肖恩知道梅杰现在在某些人的眼里身份敏感,尤其是当自己成为他的保护人后更是如此,人们不得不将梅杰的相关言论与肖恩联系在一起。

    公平地说,成立南方联盟也是积聚力量团结人心的重要举措,就如同梅杰表面上宣称的那样。但在阴谋论者的眼里,这种理念显然有种与圣城分道扬镳的倾向,有些支持者故意加深这种倾向。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这种理念都拥有相当的拥护者,就看你站在哪一边。肖恩很小心地不让后者主导舆论风向。

    所以,与其自欺欺人地让梅杰隐在背后,还不如让他公开在皇子面前亮相,这点担当肖恩还是有的。

    事实上肖恩的这个举动,不仅令皇子惊讶,就连梅杰本人也觉得十分意外。

    菲利普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他热情地邀请肖恩与梅杰他一起共用晚餐,并品尝他从圣城带来的葡萄美酒。

    “帝国最好的葡萄美酒出自北方边疆省,那里的土壤和气候有利于葡萄的种植和糖份的沉淀,得益于你所发明的灭菌法,令葡萄酒更好地被保存,并且还增加了特别的风味。只可惜边疆省现在落入了亚述人手中,因而这种美酒佳酿喝一瓶少一瓶。”菲利普叹息道。

    “殿下,您难得来到南方,可以尝尝本地出的果酒,风味也不错。不过,侵略者施加于欧罗巴人民身上的伤害和痛苦,必将被百倍地奉还。”肖恩道,“热那亚国民军已经做好了北上的准备。”

    菲利普深深地看了肖恩一眼:

    “肖恩,我的朋友。我相信你的满腔热忱和对帝国的忠诚,但毕竟热那亚是一个特别的省份,甚至成年男子没有服兵役的强制要求。这是当初我的太祖父将南方纳入帝国版图时,对南方人承诺的条件之一。”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食古不化呢?更何况保家卫国也是热那亚人应尽的义务,正如我当年主动从军一样,热那亚人不应该在这方面有特殊待遇。”肖恩道,“这正是我向三级会议提交报告的理由之一,唇亡齿寒,帮助北方人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唇亡齿寒?肖恩,你说的很好。但传统观念从来都是根深蒂固的,你很难在一夜之间改变它。”菲利普道,“比如北方与南方之间,就有一道我们看不见的沟壑存在,它存在于我们的观念之中。”

    “是啊。”肖恩顺势接住话题,他指着梅杰对皇子说道,“梅杰先生主张南方成立一个联盟,他的本意是要团结所有南方人的意志,一盘散沙的南方是无法为国家做出太多的贡献。然而南方人各有利益诉求,他们的表现令人不安。既然如此,我只能试着去说服热那亚人,请求三级会议允许我率兵北上。”

    肖恩的本意既是为了表忠,顺便为梅杰解释几句。菲利普向着梅杰举杯道:

    “感谢梅杰先生的大声疾呼,帝国需要你这样的拥有真知灼见的学者,尤其是‘积极防御’的理念。”

    “这是我的荣幸,殿下。”梅杰从坐位上稍稍起身,弯腰致意。

    梅杰的礼仪与恭敬态度,毫无挑剔之处。这让菲利普认为自己是否错怪了他,成立南方联盟就是为了积极防御?

    但无论如何,肖恩要求率兵北上的请求是一种阳谋,任何人都无法从道德上指摘他。

    第二天,肖恩与总督拜恩、市长韦尔奇、科瓦尔伯爵及西耶斯等头面人物一起,陪同皇子参观了船厂、铁路公司、普瓦图大学及索亚教堂,并用乘火车这种新式交通工具抵达维希镇。

    这段铁路是新修的,作为沿海铁路的一部分,现在已经修到了贾维亚的首府,目前这段铁路还未正式运营,每天只有一趟火车开行到罗恩堡。

    “铁路以及火车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希望帝国的北方也能修建铁路。”菲利普与所有第一次坐火车的人一样,显的很是兴奋,从他的角度看并不仅仅是交通便捷这一点,“如果我们广袤的北方有发达的铁路网,这对于快速调动军队和物资有极大的帮助,而不仅是经济和人员往来的需求。”

    “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将来有一天,国民乘坐火车可以抵达帝国的任何一座城市。”肖恩道,“如果从国家治理的角度看,这也有利于拉动经济,从热那亚的经验来看,凡是修通铁路的城市,税收都获得了显著的增长,同时这还可以加强整个帝国的凝聚力,来自圣城的命令不会因为交通的落后而滞后太久。因此,修建铁路不仅仅是从它的便捷性和经济性看待。”

    “肖恩,不得不说,你的观点新颖而且令人深思,很有高度。我认为你可以做首相。”菲利普赞赏道,继而又正色道,“我说的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火车上的人们侧耳倾听,神情各异。

    他们陪同这位皇子大半天了,参观了许多地方,虽然这位皇子对每一个热那亚头面人物都和颜悦色,也不吝表现出善意和拉拢之意,但显然皇子对肖恩更加尊重,当这句“你可以做首相”这句话从皇子嘴里蹦出时,他们相信这代表皇家的一种姿态。

    然而包括肖恩在内,他们不知道菲利普对皇位已经有很深的想法,这位殿下已经在考虑未来了。

    显然肖恩的理念与远见卓识挠到了菲利普最痒的地方,与无数臣民们一样,他对首相以及内阁那些观念陈旧的官僚们也很不满。

    “殿下,感谢您的肯定。但治理一个帝国从来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甚至没有任何治理一座城市的经验。”肖恩道,“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应该理解内阁大臣们的难处,养活一个家族与养活一千个人不是一个概念,更不必说几千万人。”

    菲利普点点头:“肖恩,你有什么建议?”

    “为何不以热那亚为模范,选取一个或几个行省来试点,让这些省份先走一步,效仿热那亚的政策,累积经验,即便失败也是一种难得的经验。”肖恩道,“如果陛下和内阁认为热那亚的某些政策还有可取之处的话。”

    菲利普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因为火车到站了,毕竟维希镇离普瓦图太近了。

    “这里果然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怪不得伊丽莎白喜欢这里。”菲利普望着眼前的景致。

    南方春天来的早,这里已经是一个鲜花盛开的世界。

    统一刷着白色石灰和红色屋顶的民居,错落有致,种满绿树和鲜花的公园随处可见,这里的居民衣着得体,生活优裕。至于富人的别墅,则靠近北边的洛基山下,它们的背景是丘陵上绿色的茶园和起伏的山峦。

    相对那些新建的漂亮别墅,肖恩的玫瑰园显的有些古朴。

    肖恩在玫瑰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邀请的名单由宫廷伯爵托雷斯拟定,经过菲利普认可,基本上囊括了热那亚有头有脸的人物。

    为了办好这样的宴会,肖恩不得不将罗宾逊家的管家米勒连同罗恩堡的仆佣一同请来,与克利夫兰一起操办,力争做到礼仪与规格和主宾的身份相适应。

    这种细腻的活计需要一个熟悉上层贵族礼仪的人在幕后主持,所以奥黛丽悄悄地来到玫瑰园。

    菲利普这次南下,除了考察南方民情,掌握南方政治动态以及笼络人心之外,他还有一项秘密使命,那就是秉承父皇的命令,希望将寡居的妹妹嫁给肖恩。

    虽然对这项使命并不看好,甚至有种抗拒之心,但当父皇明确地告诉自己将会易储的时候,菲利普心动了。

    尤其是真正来到热那亚,所见所闻让他更加重视热那亚人的力量,一种蓄势待发蓬勃向上的力量。

    越是重视这种力量,越是让菲利普更加谨慎起来,他很想知道这位夫人在肖恩心目中的究竟有多少份量。

    甚至在宴会之中的盛大舞会上,菲利普主动邀请奥黛丽跳第一支舞曲。

    “夫人,我的妹妹曾在这里居住一段时间,感谢您对她的照顾。”菲利普道,“这里曾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

    “这是罗恩堡的荣幸。”奥黛丽道。

    “也感谢能有这样的一场盛大而不失周道的宴会,让我借此感受到热那亚的好客,同时也让我认识了热那亚许多重要人物。听说这是夫人您的幕后功劳?”菲利普道。

    “众所周之,肖恩并不擅长此道。”奥黛丽坦承地说道,身为女性,她很敏锐地察觉到皇子的话,似乎颇含深意。

    同时,奥黛丽的话也向皇子表明自己在玫瑰园的地位。

    “哈哈,我完全可以理解。”菲利普笑道,心中却有些黯然。

    几年前,当自己妹妹的婚姻第一次进入皇室的议程时,菲利普曾经仔细考虑过他所认识的年轻贵族子弟,想给自己亲爱的妹妹找一门最好的亲事,侯选名单中也包括肖恩。

    但那时的肖恩真的不能与今天的洛基山伯爵相提并论。

    这真是一件相当遗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