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三章 绝妙的答案
    第二天,肖恩等人继续陪着菲利普参观访问。

    当晚科瓦尔家族也举办了一场欢迎舞会,这一次更多的上流人物云集普瓦图,每一个人都想借此与皇族重要成员套交情,同时也为了表明自己属于热那亚上流社会中一份子。

    菲利普看上去精力充沛,他充分地与热那亚各个团体、阶层的人物接触和交流,以了解他们的言谈当中流露出的真实想法。

    热那亚人并非想与帝国划清界线,他们不满的是帝国的经济政策,他们需要的是更多地分享帝国的权力,以及热那亚的商品能够自由地通行帝国各地。而后者更为重要,换句话说就是希望获得经济上的自由与平等。

    国中之国的贸易壁垒及重复交税和地区差异的畸形税制,让热那亚人很是不满。他们不想挑战帝国的权威,只是希望帝国能够消除国内各地之间的以邻为壑的政策,实行统一的税制和经济政策。

    当这些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热那亚人本能地将自己与北方之间竖立起一道藩篱。

    这样一想,成立国民军就不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当然如布兰登子爵这样的贵族,是坚定的爱国者。这让菲利普看到了希望。

    鉴于热那亚反对战时经济政策,并且事实上他们已经这样做了,比如截留增加的税款,菲利普顺水推舟,公开声称将取消战时政策在热那亚的实施,并代表皇帝和内阁同意热那亚人按照1834年的交税额交纳1836年的税金。

    前提是热那亚人承诺向北方以合理的价格供应它所能提供的一切物资,尤其是粮食、食用油、布匹、蔗糖、火药和钢铁。

    菲利普的许诺,令热那亚人的兴奋溢于言表,他们甚至高呼帝国万岁,并鼓动国民军应该立刻北上。

    果然,现实的利益会让人忘掉过去的一切不快。

    某个阶级的妥协性明明白白地呈现在肖恩的面前。布兰登子爵虽然也是受益者,但他私下里骂这些人是无耻小人。

    在托雷斯的暗示下,人们纷纷慷慨解囊向帝国军队捐款,其中以红衣主教夏克礼最为踊跃,他代表热那亚教会捐资500万。

    教会原本就财大气粗,更何况热那亚教会握有大量土地,因为这两年粮食价格暴涨而获利巨大,500万不过是个稍大点的数目而已,有好事者估算光是热那亚教会掌握的现金就高达一个亿。

    小道消息则说,圣城有一个红衣大主教的空缺,夏克礼志在必得,而皇族对些拥有很大的影响力。

    肖恩、罗恩堡以及科瓦尔家族,这三个伯爵家族各自捐款50万,财团和工商团体则捐款200万,其他小贵族则捐款1万至5万不等。

    所以,光是热那亚之行,菲利普殿下就获得了近千万的捐助。

    同时,这也有力地证明热那亚人拥有的雄厚经济实力。在过去的六年间,热那亚人富人的财富增长了两倍不止。

    表面上看,皇室退让了,实际上皇族即占了面子,又得了里子。菲利普的这一手令肖恩刮目相看,充分展现了这位皇子不同于皇帝的怀柔手段。

    在菲利普殿下的见证下,热那亚三级会议以高票通过授权国民军北上抗敌的决议后,菲利普让自己的随从收拾行李。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向肖恩提到伊丽莎白,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南下巨大成果受到任何损害。

    克里曼号巨大的烟囱冒着黑烟,水兵们正在给锅炉加热。

    “肖恩,我的朋友,我希望尽快收到国民军的捷报。”菲利普道。

    能够促使国民军北上出征,是这位殿下得到的另一项成果,甚至比那一千万的献金重要。

    显然他对肖恩的表现十分满意,并许诺将会责令军令部为国民军提供必要的配合和情报支持。

    “殿下,我不敢说一群新兵如何的战无不胜,但我们会竭尽所能。”肖恩道,“为了帝国!”

    “为了帝国!”菲利普的眼神中包含深意,“肖恩,帝国已经很多年没有给贵族升爵,但在你身上是一个特例,鉴于你对帝国的贡献,陛下将你的爵位由子爵晋升为世袭伯爵,这是陛下的英明之举。我希望将来有机会亲自为你颁布升爵的敕令,洛基山侯爵!”

    “那将是我的最大荣幸。”肖恩愣了愣道。

    菲利普笑了笑,转身上了克里曼号。

    不久,克里曼号徐徐离开码头,然后驶出港湾,在平静的水面上划出一道优美的波纹。

    送行的人群纷纷散去。

    肖恩问梅杰:“他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梅杰道,“这位殿下似乎暗示了一个重大的秘密,这恐非天下之福啊。”

    “但是我们的假‘戏’成‘真’了,皇族的权威仍然深入人心。”肖恩感叹道,“那些平时骂皇族最凶的人,巴结皇族最上心,他们为能够有机会与皇子当面交谈一句而绞尽脑汁,托雷斯伯爵靠着安排与皇子邻近的坐席名额狠赚了一笔。有人甚至将自己的未婚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希望引起皇子的注意。”

    “这不正说明我们此前的分析没错?您提前站在了道德与权威的一边。在我看来,菲利普殿下对您在热那亚的地位十分尊重,他似乎想笼络你,将你视作是皇族将来在热那亚代言人,至少他本人看上去是这样想的。”梅杰道,“尤其是将来要牵涉到皇族内部的纷争。那位皇储与这位殿下,您站在哪一边?”

    “我站在皇帝的那一边。”肖恩答道,“无论他是谁!”

    “唔,绝妙的答案!”

    皇子离开了,但热那亚人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还在议论这位殿下的学识、风度和礼贤下人的良好风范。

    他们甚至会对皇子在某个场合的衣着进行品头论足,并让家中的裁缝按照同样的款式给自己做一身,然后炫耀地声称这是皇家款式。

    就在这样的气氛当中,热那亚国民军筹备北上了。

    罗恩堡中,肖恩度过了一个迷人的夜晚。

    奥黛丽在身下的承欢与婉转声调,令他骄傲和沉醉。

    “奥黛丽,嫁给我吧。”肖恩再一次提出这个请求。

    “你需要的是一个能为你诞下一个后代的妻子,这个人不是我。”奥黛丽纤纤玉指划着肖恩强壮的胸膛。

    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肖恩不可谓不努力,但这显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甚至这是他刻意回避的话题。

    “你需要找个女人一试身手,萝丝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