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七章 军队的传统(四)

第四十七章 军队的传统(四)

    伍德利少校等了三天,都没有等到刘易斯元帅的召见。

    他让观摩团的成员在司令部附近晃荡,打听消息,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机会。

    元帅要去前线视察,据说元帅准备组织一场反攻。这将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因为在过去两个月里元帅一直在忙着这件事。

    伍德利让观摩军官团的成员们全副武装,骑马跟在元帅大队人马的后面,他们与帝国军队截然不同的军装颜色终于引起了元帅警卫部队的注意,甚至引起一场不小的骚动。

    “让他们的带队军官上前对话。”

    刘易斯压根就把热那亚人给忘了。

    或许是他先前的态度让左右部下们产生误会。

    “国民军彼特-伍德利少校,向元帅阁下致敬!”伍德利策着马来到元帅的面前,下马敬礼。

    “伍德利少校。”刘易斯元帅骑在马上还礼,他打量了一眼热那亚人的团队道,“你们住的还习惯吗?”

    “还行,毕竟我们是军人,是来打仗的,而不是来度假的。”伍德利答道。

    “那你们住在哪?”刘易斯元帅顺口问道。

    “军官俱乐部旁的一个废旧仓库。”伍德利道。

    刘易斯元帅微微一愣,那个地方他知道,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他甚至清楚地记得,他曾在那里处决过一批间谍。

    事实上现在热那亚人对战争极为重要,尤其是海路运输得到恢复后,主要是南方的物资在支撑着战争。

    没错,刘易斯元帅对南方人尤其是热那亚人确这有些不满,尤其是北方人已经为这场战争付出数以百万的伤亡,而南方人待在安全的大后方,却一直抱怨个不停。

    然而这种怠慢行为,做的有些过份了,因为太过明显了,让人以为这是自己的授意。

    “抱歉,城内曾一度被比利斯人占领过,这些可恶的敌人破坏了城内许多建筑,他们想摧毁我们的文明。现在我军二十多万人挤在城内,让你们捞不着好地方住。全怪这该死的战争!”

    伍德利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一解释,道:

    “先来后到嘛,况且我们住的那地方足够宽敞。元帅阁下,我们请求能够陪同您前往前线,好让我们这些人长长见识。”

    “这也是应该的。少校,让你的人跟在我的后面。”刘易斯元帅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甚至让伍德利作为代表跟在他左右。

    “听说康纳利伯爵带来了三万人马?”刘易斯元帅道。

    “是的,阁下,全体国民军愿意接受您的指挥。”伍德利道,“目前,我们司令官正在达盖尔待命。”

    “嗯,感谢你们。”刘易斯元帅道,“目前西方面军拥有五十万的兵力,我这里暂时还用不上太多的兵力,因为让这五十万人吃饱肚子就是一件比和敌人搏斗更为重要的事。”

    这是一种婉拒,伍德利早有心里准备。

    按照自家司令官的意思,国民军愿意开赴前线,也做好了有官兵不幸牺牲的心理准备,但如果元帅阁下不准备使用国民军,司令官也不太介意,就当作一次豪华版的准战争行动。

    “元帅阁下,我们观摩团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授权,允许我们靠近战场,当然我们保证不会干扰前敌指挥官的行动。”伍德利借机说出自己的目的。

    “当然可以。”刘易斯元帅点头答应道,他的目光停留在伍德利身上背着的步枪,“这枪似乎跟制式步枪不一样?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可以。”伍德利将自己的步枪取下来,亲手交到元帅的手里。

    “没有燧石?”刘易斯惊道。

    “请允许我为阁下演示一下。”伍德利道。

    伍德利麻利地为元帅演示这种后装式中心发火金属枪弹步枪,它使用的是一种旋转后拉式枪栓装填子弹,并成功射中了路边的一个目标。

    “这是一把好枪,拥有很多的优点,但装备不起。”刘易斯元帅评价道,“它甚至使用黄铜弹壳,这实在太奢侈了。”

    “但我们国民军全员换装了这种步枪。光有优秀设计思路也制造不出来,高膛压需要好钢,恰好热那亚也不缺先进的冶炼技术。”伍德利自豪地说道,“它的射程、精度以及最重要的射速都不是燧发枪可以比的,如果大规模装备,我敢说它甚至会改变战争。”

    他这话让元帅很受刺激,导致元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脸色。

    “元帅生气了。”丹尼尔悄悄地在伍德利耳边说道。

    “我知道。”伍德利答道,“奢侈也是一种强大。”

    这个时候,刘易斯元帅勒住战马,回过头来道:

    “少校,如果国民军能够提供一批这样的新步枪给我们试用,我将不胜感激。”

    “请阁下放心,我一定会向我们的司令官转答您的意见!”伍德利立刻道。

    “很好!”刘易斯脸上明显露出一丝喜色。

    离开约博萨,向北行大约十公里,有一条由河流与低矮山岭组成的防线,敌我双军军队各自占据着河流南北两岸的制高点。

    除了夜晚双方有间隙的试探进攻之外,就只有双方炮兵的间歇火力展示。白天大部分时间,双方都在养精蓄锐。

    比利斯人似乎更加疲惫,他们的军中甚至出现了逃兵,这些逃兵实际上是欧罗巴人,比利斯人兵力不足,他们强迫占领区的欧罗巴人拿起武器与自己的同胞拼命。

    欧罗巴一方也没有能力主动进攻,大量训练有素的士兵在一年前的战争中消耗怠尽,物资的缺乏和长期的僵持让官兵产生一种厌战情绪。

    但这种形势对欧罗巴不利,毕竟战争是在自己的国境内发生的,比利斯人有将占领区长期经营下去的趋势。如果比利斯人占稳了脚跟,再想击败他们就更难了。

    这也是刘易斯元帅迫切想组织一场反攻的原因,他急需一场胜利来提升士气。显然他也受到了来自圣城日甚一日的压力。

    离这条战线越近,越是可以感受到战争的气氛。不时可以看到运送补给的士兵和民壮,间或有炮声传来。

    刘易斯让自己的卫队躲在山岭的后面,自己则带少数人步行上山观察河流对面。

    轰的一声,一枚炮弹呼啸着飞了过来,落在山腰的位置。

    刘易斯元帅喝斥着对他个人安全过于紧张的部下,举着望远镜继续观看。

    比利斯人修建了大量的地堡式的工事,炮弹就是从那里射出来的,因为他们也得防着对手的进攻。

    更远处,刘易斯可以看到比利斯人正驱赶着俘虏和欧罗巴平民在运送物资。

    当地的指挥官告诉元帅,比利斯人对待俘虏十分残酷,他们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这不是刘易斯元帅眼下关心的事,问道:

    “比利斯人的军备如何?”

    “我们抓过一些俘虏,比利斯士兵每个人只拥有三十枚铅弹,吃的也很差,有时候他们一天只吃一顿。但他们士兵对我们对阵时,总是避免开第一枪。”指挥官答道,“我们的士兵总是太过紧张,离着老敌人老远就开始放枪,命中率极低。当我们开完第一枪,比利斯人就离我们很近了,而我们的视线已经被烟雾阻挡……”

    “勇气比枪法更重要。”刘易斯元帅沉吟道,“他们的骑兵呢?”

    “比利斯人的骑兵善于冲击,但最近的情报看,他们的骑兵遇到了困难,听说是战马很不适应这里的水土,尤其是最近天气炎热。”

    “也许是个假情报。”刘易斯元帅道,“永远也不要低估比利斯人的骑兵,我二十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是的,阁下。”前敌指挥部低下头道,“不过,比利斯人的大炮很少,他们缺乏必要的弹药补给。即便最激烈的战斗,他们的火炮也不能给我们带来太大的伤害……”

    这位指挥官的话音未落,一连串的炮声响起,直奔山头而来。

    或许是元帅阁下鲜明的紫色制服太过显眼,比利斯人突然发起了进攻。无数的比利斯士兵从掩体和地堡中跳出来,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往河滩挺进。

    刘易斯元帅索性现场观看了一场进攻与防守全过程。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伍德利的观摩团也在现场感受到了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

    比利斯人不畏防守方猛烈十倍的炮火,排着稍稍松散的队列下了河,有的人不幸中弹倒在河流中,剩下的人则继续向对岸前进。

    不可避免地,欧罗巴人也有人中弹倒下。比利斯人的神射手躲在对岸的乱石和杂树间放着冷枪。

    欧罗巴的猎兵也不甘示弱,他们仗着人多和步枪射程更远,纷纷展开还击。

    这场偶然发生的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双方总共阵亡三百人。

    伍德利敏锐地发现,比利斯人的步枪射程稍短,这使得他们必须要更加靠近对手射,这或许是他们显的更加勇敢的原因之一。

    就双方军官的指挥能力相比,比利斯人似乎更胜一筹,他们的士兵即便出现重大伤亡,也能在军官的约束下继续战斗。

    刘易斯元帅这次亲临前线,决定犒赏前线部队——给每位士兵发了一包烟。

    伍德利发现,那香烟就是热那亚产的,是热那亚一家烟草公司专为国民军生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