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八章 肖恩的抉择
    已是1836年的8月,国民军先后派遣了3支军官团赴前线观摩。

    结合军官们的战场报告,肖恩对前线的真实情况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如果没有意外因素,这场战争还将僵持两到三年。

    帝国军队的纪律性最受观摩团的军官们诟病,大量屯集的部队令原本就吃紧的后勤补给雪上加霜,然而浪费和贪污的情况比比皆是,许多军官完全是混资历,并且趁机捞钱。

    在许多部队,军官与士兵之间的关系紧张,毫无道理的体罚和羞辱令许多士兵士气低迷。而那些贵族出身的军官,则将士兵当作自己的奴仆,任意驱使。

    至于刘易斯元帅,他虽然拥有极高的威望和无人可以撼动的权威,他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整顿军队。他的精力被他处心积虑组织的大反攻的准备工作所占据,尽管他对那些犯了严重错误的军官也毫不手软。

    因此,肖恩和他的军官们对即将到来的大反攻心存疑虑。这或许是旁观者清的原因。

    刘易斯元帅屯集了大量的弹药和补给,光是各种口径的火炮就超过恐怖的800门。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肖恩也收到了命令,刘易斯元帅以西方面军总司令的名义,命令国民军于8月15日渡江北上,务必在8月20日接管约博萨城,并且保证主力的后方以及补给线的安全。

    因为战斗将在8月15日凌晨打响。

    滔滔龙江,奔涌向东。

    肖恩站在北岸,看着几艘蒸汽艇和更多的木船在江面上来回奔波,光是将3万多人和物资运过来,就不是一个白天可以完成的。

    具体的事务肖恩放手让参谋军官们组织,他只管下达命令。

    8月15日傍晚的时候,阿德里安-梅杰匆匆地从达盖尔赶了过来,他的面色紧张中夹杂着兴奋,还有愤怒和恐惧。

    这种复杂的情绪同时出现他的脸上,让他失态地摔倒在肖恩的面前。

    “阿德里安,你可不要成为我军开赴战场时受伤的第一人。”肖恩开着玩笑道,“如果我们运气不好,我们恐怕连一个活的比利斯人都见不着。”

    “司令官,我请求单独向您汇报新情况。”梅杰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敏捷以致于让人怀疑他的年龄。

    肖恩挥了挥手,尼尔森、扬等人远远地散开。

    梅杰将一张手写的便笺郑重地递到肖恩的面前,肖恩看了一眼,大惊失色。

    “情报准确吗?”肖恩问。

    “这是安东尼奥-布兰奇先生亲自交给阿方索船长带来的情报,阿方索船长当时正好在圣城。”梅杰道。

    他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布兰奇先生是谁,但至少他知道肖恩对此人十分信任,而这位情报头子也十分称职,经常及时传来准确的消息。

    甚至这些消息有时属于预言式的情报,可见那位布兰奇先生本身有着相当高深的见识和智慧。

    圣城在五天前发生了暴动,起因是军令部发给近卫军的粮食发了霉,其中一些低级军官鼓动了士兵冲入军令部,不明真相者趁火打劫,袭击商铺和富人。

    首相卡隆这个时候下了一个导致更坏情况的命令,他将圣城的民兵武装起来,结果这些民兵加入到了暴乱当中,使得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围攻了皇宫。

    而当时圣城的近卫军,一大半被调往战争,一小部分成为暴乱的参与者,剩下的则不被信任。

    安东尼奥-布兰奇,或者说波西-罗宾逊的情报到此为止。

    肖恩把便笺撕成无数个碎片,他在龙江岸边焦虑地踱着步子,别的不说,他可以预料到两百公里外的战场将会迎来一场大溃败。

    何去何从,需要一个稳妥的计划。

    晚上七点的时候,天还未完全黑下来,赫伯特-威尔斯、维拉尔-佩罗萨以及三个师长卢卡-莫拉、詹姆斯-罗伯茨和利亚姆-劳伦斯奉命赶了过来。

    这些心腹们对这份情报表现出同样震惊的情绪,情报描述的是五天前的情势,天知道这五天圣城又会发生什么更加令人震惊的事情。

    “叫大家来,就是要统一思想,这对我军至关重要。”肖恩道。

    梅杰观察着几位高级军官的表情,道:

    “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是按既定计划,继续北上约博萨,第二条是停在北岸观望,随时渡江回到达盖尔,第三条则是直接返回热那亚。”

    第一条路当然是置自己于危险当中,最多还有五天,消息就会传到刘易斯元帅的军中,眼下他们正与比利斯人鏖战。第二条则是明哲保身,至于第三条则是直接当了逃兵。

    出乎梅杰的预料,高级军官们选择了第一条路,甚至毫不犹豫。

    “这是生死存亡时刻,那些在约博萨以北战场上的士兵是我们的同胞和兄弟,我宁愿与他们共同赴死,也不愿当可耻的逃兵。”第1师的师长莫拉道。

    “如果情报无误,圣城不再是以往的圣城,这真是到了帝国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必须竭力战斗,即便只是为了保存更多的西方面军士兵也是值得的。”2师师长罗伯茨道,“我不想将来写战史时,说我们国民军不战而逃。”

    “司令官,我也赞同继续北上。”3师师长劳伦斯道。

    肖恩的目光转向自己的左右手,军团副司令官威尔斯和军团参谋长佩罗萨。

    这两位年纪比肖恩大一大截的职业军人的观点,比三位年轻狂热的师长更受肖恩重视。

    “西方面军大败是难以避免了,我们有必要想好后路,不要陷入溃败的泥淖之中。”威尔斯沉声道,“这不是我畏战,而是周全。”

    “在我们北上的同时,我们要注意到补给的问题,有必要在北上沿途加强兵站的建设,将我们的物资分散在沿途路上,万一事有不济,我们可以边打边退。另外让龙江上的运输船停在北岸待命。”佩罗萨身为参谋长,一向稳重,考虑的也很周全。

    肖恩很满意部下们的表现。

    “这个情报务必暂时保密,除了今天到场的人之外,严禁外传,以免引起军心动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