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十五章 西线无战事(三)

第五十五章 西线无战事(三)

    8月25日早上6点,约博萨城内。

    国民军第1师直属快枪团的士兵正在集结,各个军官正在做最后的动员和准备。

    伍德利少校的1营处于战斗第一序列的位置。这位少校昨晚一直没有合眼,大战来临,只有那些天生的乐天派才会睡好。大部分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亢奋状态。

    当他看到2营的丹尼尔中尉也顶着一对黑眼圈,忍不住笑了。

    6点30分整,肖恩、威尔斯、佩罗萨、格兰特等一大批军官站在城头上,看着部队开出城外。

    欧罗巴人的动静,引起了城外比利斯人警戒部队的注意,他们也在快速集结。

    比利斯人处于城头炮火射程之外,他们巴不得对手主动来到旷野与他们交战,比利斯人一向对野战十分自信,所以他们留给了对手足够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如果城内的对手倾巢而出,正是他们所希望的。

    伴随着快枪团前进的步伐,火炮也开始往前移动。

    与别的部队不同,国民军装备了许多铁炮,这种铸铁制造的火炮虽然炮管重量更重,但射程与威力并不比同口径的青铜炮逊色,然而成本更低。

    每一门青铜炮可能实现的对抗敌人的目的,铁炮同样能够办到,后者还有一项优点是,它发炮时不会产生尖锐鸣叫声,这种鸣叫声甚至会对炮手的耳膜产生严重伤害。

    本质是它仍是一种前装滑膛炮,在技术上并没有本质的进步,这其实也是因为热那亚缺少铜矿的缘故。

    在肖恩的规划中,他想一步到位研制钢制后装线膛炮,但因为种种原因仍无较大的进展。

    热那亚有铁矿,有精于冶炼的钢铁公司。这就使得国军民可以快速装备大量的铸铁火炮,团有直属炮营,师有直属炮团,军团则有一支直属的炮旅。

    正如某些军事家所说的那样,只有仰仗火炮才能发动战争。

    进攻的鼓声之中,快枪团向前移动,他们的队列十分松散。与此同时,左翼的第2师和右翼的第3师也开始集结,他们的发起进攻的时间要落后三十分钟。

    比利斯人的大炮开火了,实心炮弹落在快枪团的前面,然后跳起,窜入队列中,伤亡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国民军的炮兵也不甘示弱,他们利用这个时间差,迅速地布置到了快枪团的左右两翼,立刻展开还击。

    由于国民军的火炮装备了一种弹性的反后坐装置,从而使得火炮连同它底坐整体重量反而比一般的青铜炮要轻,发射时火炮不会有较大的移位,从而提高了射速与射击的准确性。

    国民军的炮兵更喜欢使用开花弹,由于使用了黄色火药,炮弹爆炸产生更多的碎片,从而产生更大的杀伤力。

    严密的训练让国民军炮兵第一展现出了它的峥嵘,国民军的炮兵明显占了上风,使得比利斯人不得把对付步兵的火炮转向远程射击。

    快枪团第1营的士兵在伍德利少校的率领下,突然向前奔跑,在距离比利斯人150远的距离停下来,然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

    “他们在干什么?”

    列队的比利斯人懵了。

    “趴在地上,他们如何填装弹药?”

    每一个比利斯人都这么想。

    伍德利少校半跪在部下的右侧,他举起步枪,转头对着身旁的士兵呐喊道:“射击!”

    砰砰,一阵枪声过后,观望的比利斯人倒下了一大片,他们甚至看不到通常对手方向应该腾起的烟雾。

    少数人开始自发地还击,他们手中的步枪要么射程不够,要么因为国民军士兵趴在地上又比较分散而很难被射中。

    比利斯人的射击腾起的烟雾甚至让他们自己看不清前方敌人身处何处。

    然而,快枪1营的士兵们并没有停止射击。

    他们不需要按照繁琐严谨的顺序给自己的步枪装填弹药,也不需要站起来拔出通条,对准枪口往下捅的动作以压实铅弹。

    熟练的士兵,5秒钟完全可以完成一次射击。短短的30秒内,快枪1营500名官兵射出将近2000发子弹,平均每人射出了4发子弹。

    挡在快枪1营面前的比利斯人完全被打蒙了。

    “停止射击!”

    不要说士兵,伍德利少校自己也有些蒙,初上战场的情绪让所有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所有人都忘情地向对面射击,而不管前面有没有人。

    快枪1营的官兵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进。当比利斯人好不容易从烟雾中看清敌人时,敌人又射来一波雨点般的子弹。

    比利斯人成片地倒下,他们仍然按照过去的习惯,用严密的队列来集中火力,这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10分钟后,快枪1营的士兵已经看不到眼前还有活的敌人。

    快枪1营的身后,快枪2营、3营则跟上,这3个营轮番进攻,所到之处他们充分发扬射程、火力与射速上的绝对优势,将比利斯人杀的人仰马翻。

    甚至快枪1团的一部成功地歼灭了比利斯人靠前布置的炮兵,缴获了二十门火炮,这些火炮不久前还属于西方面军。

    国民军师属炮团则大胆地往前移动,他们极为有效地压制住了比利斯人的大部队。炮兵与步兵相互配合,虽然是第一次投入实战,但他们经受住了考验。

    站在约博萨的城头,肖恩用望远镜看到国民军的进攻处于一边倒的形势,比利斯人完全被新武器和新战法打蒙了。

    比利斯人组织了好几次集团式的骑兵反冲锋,骑兵一直是号称马背民族的比利斯人的骄傲。

    国民军则立刻组成严密的矩阵,密集的火力与几乎没有间断的射击成了骑兵们的恶梦。

    不一样的战争形式,使得骑兵都成了活靶子,比利斯人往往还未靠近就被击毙,对国民军的造成的伤害极为有限。

    这个时候,国民军的火炮几乎推进到与快枪团齐平的位置,猛烈的炮火不断地怒吼着。

    “这简直是给大炮装上刺刀!”

    格兰特将军等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比利斯人看上去不堪一击。如果战争都如这样打,还有什么对手是不可战胜的,这对非国民军体系的格兰特等人是一种震撼。

    然而这对肖恩来说既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虽然知道武器革命性的进步会带来胜利,但这种进步会在多大程度上抵消士兵战斗意志与军官指挥经验上的不足,曾经还是一个未知数。

    但现在,肖恩已经有了更多的信心,他必须趁着对手还在迷糊之中,尽快取得决定性的战果。

    第1师猛烈的攻击,吸引了战场上几乎所有比利斯人的注意,比利斯人至少集中了五万人围剿有些冒进的第1师,半个小时之内,比利斯人就损失了超过了2000人。

    这正是肖恩期望的。第1师当中除了快枪团,大部分仍装备的是燧发枪,这些部队在面对比利斯人疯狂的反击时损失也不少。

    然而肖恩还有另外两个装备新步枪的师。

    第2师与第3师则击溃了当面之敌,从左右两侧包括过来,对这几乎是他们2倍之数的敌人呈包围之势。

    比利斯人反应过来,上午10点钟左右时,大部向北方撤退,损失的兵力数恐怕让他们自己都难以相信。

    “格兰特将军!”肖恩点名,“你的部队准备好了吗?”

    “是的,司令官。”格兰特兴奋地应道。

    “按照我们事先制定的计划,你部大范围穿插,运动至敌军后方。”肖恩命道,“我不需要俘虏,也不需要你们占领城镇,只要有一口气在,尽可能地运动起来,对敌有生力量进行攻击,最大限度地攻击敌方的补给线。”

    “是!”

    格兰特将军郑重地行着军礼,转身走向自己的部队。

    图德拉镇,西蒙-达尔豪将军已经坚持了3天,弹药几乎耗尽,手下的军官已经换了几批。

    粮食倒是充足。

    达尔豪将军如一根绷紧的绳索,即便勒死自己也要让围困的比利斯人感受到窒息的恐惧感觉。

    然则在24日的下午,达尔豪的部下们发现敌人的异常,至傍晚时,他们听到了远处的枪炮声。

    “援军来了!”官兵们欢呼着。

    国民军看上去势不可挡,虽然实际上各部在配合上还破绽百出,但他们成功地发挥了己方在火力上的绝对优势,逼得比利斯人大踏步地后撤。

    从早晨6点30分接敌,到晚上6点30分,国民军已经战斗了12小时,官兵们的体力受到了极大的考验。

    当夜幕降临时,国民军停下了脚步。

    “司令官,好消息是图德拉仍在我军手里。坏消息是,比利斯人在图德拉北十公里处集结了大约五万兵力。”威尔斯报告说。

    “比利斯人今天损失不小,他们这是想找回损失。如果他们想跟我军在正面战场上一决雌雄,正是我所期望的。”

    至此,肖恩一直紧张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

    “司令官,现在有何指示?”威尔斯问。

    “我现在只想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