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十六章 西线无战事(四)

第五十六章 西线无战事(四)

    8月26日清晨。

    守卫图德拉镇的士兵发现,比利斯人士兵已经昨夜趁着夜色掩护,悄悄撤离。

    太阳出来的的时候,守军发现东、南、西三个方面出现了深蓝色的身影,其中夹杂着穿红色军装的士兵。

    他们绕过图德拉,继续向北方进发,斗志昂扬。

    守军军官派人与不断向北方开拔的国民军交涉,不久,达尔豪将军亲自前往国民军中拜会肖恩。

    肖恩的临时指挥部离图德拉并不远,尼尔森的警卫团,军团直属的一个骑兵团,以及第2师的一个团拱卫在指挥部的周围。

    国民军副司令官威尔斯,出面接待了达尔豪将军:

    “抱歉,将军,我们司令官正在睡觉。”

    达尔豪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日上三竿的太阳。

    威尔斯解释道:“我们司令官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好好睡上一觉,我们不忍叫醒他。眼下比利斯人在你们的北边集结,我们希望能够一战决定胜负,所以我们现在并不急于进攻。如果我们能够歼灭眼前的敌人,则战线将会被推到1834年底的态势,兵力不足恐怕是比利斯人最大的弱点。”

    “我完全可以理解。”达尔豪道。

    只听威尔斯道:“你的部队现在可以停留在原地休整,我保证所有伤员会得到细心地照顾,这一点请你放心。我们为你的军官和士兵们准备了充足的食物,肉罐头、鱼罐头,加了冰糖水的水果罐头,还有每人一份的烟和酒,这是英雄们应得的奖赏。”

    “万分感谢!”达尔豪道,他稍稍迟疑了一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凡是西线战区所有欧罗巴人的军队都归康纳利伯爵指挥?您恐怕还不知道,刘易斯元帅还在我的军中,他中风了,无法视事。几天前我听到一个消息,圣城发生了可怕的事,这已经被证实了吗?”

    达尔豪没有提肖恩是否得到圣城的任命,更不没有质疑肖恩的指挥权。

    威尔斯点点头:“正是因为圣城发生了可怕的事,所以我们司令官认为自己有责任防止西线的彻底崩溃。幸运的是,我们赌对了,至少眼下如此。

    如果让比利斯人长驱直入,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我们想跟比利斯人一战决胜负的原因所在,因为我们无法保证会得到长期稳定的补给。我们隔断了与圣城方面的联系,为的是防止军心摇动,事实上我们还不知道如何跟圣城方面相处。坦白地说,这取决于圣城方面的态度。”

    达尔豪似乎松了一口气,他默认了肖恩的指挥权。

    在得知圣城的巨变后,许多和他一样的军人本能地选择抱团,而主动站出来的肖恩似乎成了他们的共主。

    不知不觉中,肖恩成了军阀。就凭他敢于任事,在情势危急之时主动挑起重担,就赢得了许多高级军官信任。

    肖恩眼下所缺的是胜利,以及不断的胜利。

    达尔豪一直等到中午时分,肖恩才醒来,这一觉他是枕着炮声入睡的,但睡的极安稳,醒来时立刻满血复活了。

    趁着肖恩洗脸和填饱肚子的功夫,许多军官排队来向他请示和汇报。

    三语两语间,参谋们已经将敌我态势和兵力布置制成了简易沙盘。

    比利斯人事实上被国民军包围,只是这个包围圈十分松散。

    一是兵力不够,另外重要的一点是肖恩眼下并不想向对手施加太太的压力。

    即便肖恩想急于求胜,他也得耐住性子,消耗比利斯人的实力。俘虏的口供显示,比利斯人完全是被陌生的国民军给打蒙了,他们丢了太多的重装备和军用物资。

    当格兰特将军在敌人后方大施身手给予比利斯人后勤补给重创的时候,就是肖恩发起进攻的时候。

    如果比利斯人聪明地在此时选择后撤,肖恩不介意打一场追击战,只是那样并不是肖恩想要的。

    与比利斯人相比,国民军的后勤补给也相当不靠谱,尤其是帝国的统治秩序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不能让战线崩溃,这恐怕是肖恩与圣城方面的默契。

    “达尔豪将军,你部在图德拉的杰出作战行动,给我军赢得了时间,我向你致敬!”肖恩郑重地行了一礼。

    达尔豪挺直了身子,飞快地还礼道:“这是我们帝国军人的职责所在。”

    “帝国?”肖恩惨然一笑,“我们是为欧罗巴而战,我尊重每一个人的政治观点,但我更尊重现实。有人说,军队只是工具,而军人不必考虑政治方面上的事情,事实上政治无处不再。”

    “司令官,我得承认我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达尔豪承认道,“我们这些军人,曾经发誓效忠陛下,为了帝国的荣耀而战。这是我们在战场上唯一的精神支柱,当这根支柱轰然倒下的时候,我们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我的将军,现在‘帝国’这个词已经无法号召和团结人们为它而拼命,唯有欧罗巴才是永恒的存在。无论是将来是君主制,还是那些新贵们所主张的议会共和制,总要有人保卫欧罗巴人民。”肖恩道,“这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顿了顿,肖恩道:“如果你认为你身为贵族,有责任挥师圣城解救陛下,那就带着你的部队去吧。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击败盘踞在图德拉北部的敌军。我们欧罗巴人的内部之争,千万不要让侵略者占了便宜,这是我们应有的底线。”

    达尔豪没有什么表示,至少他也没发表相反的观点。这表明他还是一个理智的人。

    “除去伤员,我现在手头上只有15000人,他们急需休整。”达尔豪道,“我的师原本只有1万人,加上随刘易斯元帅撤下来的部队,总共有25000多人,3天之内我们就损失了1万人。”

    “将来我们应该在图德拉立一座纪念碑,以纪念那些伟大的逝者。每一位阵亡的官兵都将不朽,而他们英雄的名字将激励我们继续战斗。”肖恩道。

    达尔豪流下热泪,哽咽道:

    “感谢您,司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