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一章 权力的傲慢(三)

第六十一章 权力的傲慢(三)

    行走在冷清的街上,夜晚的风吹散了波西身上的酒味。

    迎面奔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来人是波西的属下,一名治安警察。波西在新政权的官职虽然不高,但底下也还有一帮家伙听命与他。

    他们大多出身地痞流氓,很吃波西那一套恩威并重的手段,被波西治的服服帖帖。

    “长官,我们地盘上来了一些新面孔。”手下禀报道,“他们住在老施罗德的房子里。”

    老施罗德是一位高利贷商人,但不幸的是他得罪了郁金香党人,因而被扔进了监狱,财产和房子也被充公。据波西所知,那座房子现在还没有被拍卖,能堂而皇之地住进去的人,至少不是一般人。

    “这没什么。”波西并不在意。

    “可是我认出其中一个人,是我多年前的邻居。虽然时隔多年,我一眼就认出来,因为他跟他那酒鬼老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手下说道,“他失踪时不到八岁。”

    波西迟疑道:“这跟几年前那个轰动的失踪儿童案一样?”

    “我不敢说是一样。”手下道,“更不说我儿时玩伴是一位嗜血者。但自从儿童案曝光后,由不得我这样想。”

    波西从口袋中掏出一袋钱,塞到手下手中:“你先去找个姑娘放松放松,或许你想多了。”

    “谢谢长官。”手下掂量中手中的钱袋,长官一向出手大方,这一袋金币足够自己挥霍好一阵子,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不过,我仍然觉得那房子很可疑。”

    “不要多想了,去吧。”波西不耐烦地把手下打发走。

    然而他心中却警觉起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左右,波西特意往手下口中所说的房子拐了过去,那座房子里漆黑一片,显的阴森可怕。

    一辆马车徐徐停在院门口,马车上下来了一个身材修长健美的男子。

    波西若无其事地从那辆马车走过,然而一瞥之下,他的心房如同被人重击,险些叫出声来。

    走出了很远,波西靠在路边角落里的墙壁上,长舒了一口气。

    “该死!”波西低声骂着。

    ……

    圣城第一监狱里,科瓦尔伯爵饥肠辘辘。

    与饥饿还有恶臭的牢房相比,精神上的折磨和对未来的悲观预期,令科瓦尔伯爵感到恐惧。

    和他一同被关进来许多贵族,有人被带走后就永远没有回来,他们都曾是风云人物,如今只不过是新贵们砧板上的肉。

    哐当一声,牢房的笨重的铁门被人打开,一缕光线能过洞开的铁门投射进来,给这座常年阴暗潮湿的牢房带来一丝光明。

    牢房里走进了一位男子,当他取下自己的宽檐帽时,科瓦尔如同一只兔子般敏捷地跳到了墙角。

    “你……你……是……”

    科瓦尔不可思议地指着来人,满脸恐惧与震惊之色。

    来人厌恶地掩着鼻孔,笑着道:“这里绝不是一个伯爵应该待的地方。”

    “魔鬼,不,快来人呐!”科瓦尔使出全身力气吼道。

    “伯爵大人,你还是省点力气吧。”来人肆无忌惮地说道,“你就是叫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过问的。顺便说一下,本人比伯-林肯,不,我现在名叫比伯-汤普森,是自由委员会任命的五位法官之一,专门负责审判政治犯,而这座监狱正是在我的管辖之下。”

    来人正是比伯-林肯,一位在公众面前消失很久的前贵族,他的名字在热那亚代表着邪恶。他堂而皇之地成为新政权中的大人物,可见他的手段极其高明。

    当比伯-林肯再次戴上礼帽时,他的面孔又变了,成了一位面容严肃而又不失书卷气的学者模样,这是他以新的身份行走在圣城新贵之间的正式面孔。

    但科瓦尔已经被吓破了胆,一想到林肯曾经犯下的邪恶罪行,他就不寒在栗。

    林肯很满意这个效果。

    “伯爵,我十分想念家乡,相信就目前的处境而言,你一定感同身受。”林肯道。

    “你还敢回去吗?”科瓦尔伯爵斥责道。

    在他还未成为贵族议会议员时,林肯曾是科瓦尔家族的常客,伯爵也很看好这个博学多才的年轻后辈。

    “当然,某人一定不会欢迎我回去的。”林肯点头承认道,“除了他之外,任何人我都不放在眼里。我得承认,在某人的身上,我平生第一次看走了眼。”

    “比伯,你在我面前出现,就是为了说这些?”科瓦尔伯爵迟疑道,“不知道你是在示威呢,还是表示自己心有不甘?”

    “哈哈,你不必挖苦我。我一向很自负,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尊重对手。”林肯道,“我曾经把肖恩视作我的朋友,想必他也是如此,这算是一种惺惺相惜吧。但这改变不了我的立场,所有阻挡我的人,必将付出死的代价。”

    “你想对付肖恩,恐怕我帮不了你。”科瓦尔伯爵道,“连萨拉曼们都不行。”

    “欧罗巴之虎?瞧瞧报纸上如何吹嘘他的军功。”林肯用嘲讽的口吻说道,“你所期盼的救星如今正与郁金香党人维持着一种默契,他恐怕都忘了你的存在。”

    林肯扔过了几份报给,科瓦尔伯爵如饥似渴地抓过来阅读。

    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大肆吹捧肖恩的战功,简直把他视作欧罗巴的救星,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信息:肖恩-康纳利是新政权的支持者。

    科瓦尔伯爵并不感到意外,他只是猜不透林肯的用意。

    不过,他似乎有些明白郁金香党人至今不曾对自己真正有什么不利,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肖恩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尤其是他掌握着一支军队。

    “好吧,你也看到了我如今的下场,难道你要我跪在你这个魔鬼的脚下,痛哭求饶吗?”科瓦尔伯爵讽道。

    “不,不,我只想跟你做一个交易,仅此而已。”林肯摇摇头道。

    “你想得到什么?”科瓦尔伯爵问。

    “我想看到他身败名裂。”林肯道。

    “肖恩没什么可供你指摘的,难道是因为他勾搭上一个寡妇?嗯,我差点忘了,从这一点看来,他还是你的情敌。”科瓦尔伯爵讥讥笑道。

    “看来尊贵的伯爵大人对这里单调的生活有些厌烦了。”林肯淡淡地说道,“我需要找人给你松松骨头。正好,这是器具齐备,想来伯爵大人一定不会失望的。”

    科瓦尔收起笑容,惊道:“你不能这么做。”

    “不,这是我们正式交易前的甜点而已。”林肯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牢房闯进来一群狱卒,科瓦尔伯爵被扔进了刑室。

    不久,刑室里传来一阵嘶哑痛苦的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