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一章 热那亚人的心

第七十一章 热那亚人的心

    午后,维希镇。

    洛基山下的一处被茶园所包围的别墅中,前帝国元帅刘易斯阁下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饮茶。

    这个已是冬季的季节里,南方午后的阳光仍然十分温暖。

    经过三个月的休养,他的身体状态有了明显的改观,除了仍需要借助木杖行走外,日常生活已无大碍。

    这幢乡间别墅,是肖恩赠予他的房产,价值不菲。

    这里风景秀丽,冬天温暖,十分有利于他休养,当地人对他也很尊敬。

    这让刘易斯很喜欢,尤其是肖恩十分体贴地将他的家人接过来后更是如此。

    要知道他的家族都生活在圣城,处于郁金香党人严密看管之下,想把他们完好地弄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肖恩从来没有向他说明细节,但刘易斯知道这其中的代价一定不小。

    自从刘易斯被送到这里后,许多流亡人士常来这幢别墅拜访。

    他们当中有皇族远支、贵族和金融家、富商,这些人在普瓦图抱团取暖,声势不小。然而热那亚人眼热他们口袋里的财富,对他们的理念并不认同,有些人甚至认为这些财大气粗的外来者正在侵蚀他们的利益。

    起初元帅还耐着性子接待这些流亡者,后来他也被弄烦了,因为他们每来一次,元帅就要失去一笔财富以支持复国,现在可没人给他发放年金,家族成员能带出来的财产并不多。

    至今他仍然不敢忘记皇帝的恩赐和栽培,也无一日不想着救回皇帝,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已经不适合抛头露面,他最多能在仆人的看护下,拄着木杖走到镇子里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那些保皇党份子也不过是想借用他的名头而已,刘易斯对此并不介意,正如他慷慨捐款,这是他目前能够做的最大贡献,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是这些人令刘易斯有些失望,与复国相比,这些人更热衷于举办舞会和交际,并在舞会上高谈阔论指点江山。

    今日,最著名的保皇党份子约瑟夫-法兰克来拜访刘易斯,刘易斯却不能不见。这法兰克恐怕是唯一在做实事的保皇党份子。

    刘易斯事实上对法兰克也有些不满,身为帝国情报头子和秘密力量的负责人,法兰克无疑是失职的。

    刘易斯甚至听闻一些保皇党份子,对法兰克在叛党发起叛乱时毫无作为的表现也有相当质疑。

    每当看到法兰克谦卑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刘易斯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被郁金香党人秘密关押的皇帝陛下。

    “元帅,您的气色比上次见时,又好了不少。这是帝国之幸。”法兰克道。

    “其实还是老样子,我的余生大概也是如此了。”刘易斯道,有些伤感。

    这是一位元帅的暮年,昔日的功勋和荣耀也随着皇帝的倒台而消失不见。

    他知道法兰克正在谋划组建复国军,并且已经募集了一笔巨款,从北方逃来的数万人当中大多都是富人,每人象征性地出个一千两千,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法兰克这些人当中,懂军事的极少,那些有过从军经历的人也不过是曾在军队中镀镀金增加些履历而已,他们慷慨地出钱谋划复国,虽然不乏忠贞之辈,但许多人只是想借此在保皇党中谋求一个地位而已。

    法兰克不止一次表达希望刘易斯早日恢复健康的意思,以便指挥未来的复国军。如果刘易斯身体康健,当然复国军总司令的不二人选。

    但法兰克要失望了,不是刘易斯不愿意,而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连走一段路都要歇好一会儿。普瓦图最高明的医生说,刘易斯能够恢复现在这样,已经是上帝的恩赐。

    听了元帅消沉的话,法兰克也有些黯然。

    虽然得知皇储成功突破了亚述人的阻拦,在伊鲁尔松占稳了脚,给了他希望,但形势仍不乐观。

    如果他集合保皇党人在南方开辟一个战场,这对他一向支持的皇储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但他也敏锐地感觉到热那亚人的态度有些变化,对他们这群人越来越戒备,甚至把普瓦图受到海军炮击的悲剧也记在保皇党人的头上,正如圣城郁金香党人控制的报纸上所说的那样,海军打击的是保皇党。千千吧

    “元帅,我这次来是来辞行的。”法兰克喝了一口茶道。

    刘易斯大吃了一惊:“你是要投奔吉恩殿下吗?”

    “不,我要到圣努威去。那里或许是发挥我长处的地方。”法兰克道,“热那亚人虽然站在圣城的对面,但他们跟我们并不是一条心,在这里我无法施展。”

    坐在庭院里,法兰克看着不远处的玫瑰园白色的建筑:

    “您可能也感觉得到,热那亚人甚至整个南方人既不愿与那些叛乱份子同流合污,但又不想看到皇帝的权威再一次出现,甚至他们骨子里是赞成郁金香党人的某些主张。没有他们的同意,我在这里招募不到超过一个连的士兵。”

    “所以你想到奥特山脉以北去组建军队?”刘易斯问。

    “是的,在圣努威我有许多朋友,他们写信欢迎我去那里,当地仍忠于帝国的贵族已经组建了一支相当规模的军队,布莱尔-克里斯帝安上将和杰夫-格雷戈里中将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法兰克郑重地说道,“他们都公开宣布效忠皇储殿下。”

    刘易斯点点头,他命仆人找来纸笔,用口述的方式让仆人写下一串名字,然后交给法兰克道:

    “这些圣努威人都曾是我的部下,虽然有些人身有残疾或者年纪不小了,但他们都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可以帮助你们组建和训练军队。另外,肖恩主持西线作战时,曾遣散了不少军官,这些人应该都散落在北方各省,他们至少比你身边那些夸夸其谈之辈强得多。”

    法兰克收下名单,惨笑道:“感谢元帅阁下。”

    刘易斯感慨道:“希望这能帮到你,像你这样的忠贞之士已经不多了。但……”

    “元帅,您有什么要说的吗?”见刘易斯欲言又止,法兰克追问道。

    “你去过玫瑰园吗?”刘易斯问,他指的是肖恩。

    “当然见过。”法兰克笑着道,“肖恩对我很热情,他用最好的食物和美酒来招待我。”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法兰克的面色有些不好看。

    这恐怕是他萌生北赴圣努威另谋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显然,这位在热那亚拥有极大影响力的伯爵,只会站在热那亚人一边。出于对阴谋的敏感,法兰克甚至感受到近来舆论和民情变化的幕后有肖恩的影子。

    众所周之,所谓南方联盟的概念不正是肖恩的幕僚阿德里安-梅杰首先提出来的吗?由此可以看出躲在幕后的肖恩的一些政治倾向。

    与他们这些保皇党份子相比,包括肖恩在内的南方人与圣城并没有不共戴天之仇。

    法兰克离开刘易斯元帅的别墅不到半个小时,肖恩就收到了这次会面的细节情报。

    “看来,我的这位朋友要离开了,这是明智之举。”肖恩笑着对梅杰说道。

    “这也算是达成我们的目标。”梅杰回应道,顿了顿道,“但我们的形势并不太稳固。比利斯人仍然不肯退出雪山行省,格兰特和达尔豪两位将军只能维持均势,而国民军三个师的兵力则被新军牵制,动弹不得。这对我们的后勤是一种考验,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利用海路加内河航运运输补给。”

    “如果我们将格兰特和达尔豪的部队,以及国民军撤回呢?”肖恩问。

    梅杰大惊道:“这万万不可,到手的胜利不能因为普瓦图小小的受创就放弃。况且,从道义上讲,伯爵您此前反击比利斯人的侵略已经让您站在道义上的制高点,一旦放弃,让比利斯人卷土重来,会令您的名誉受损。我们倒是可以跟比利斯人秘密谈判,他们也精疲力竭,无法再发动一次像样点的进攻。”

    “这让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肖恩点点头道,“格兰特与达尔豪的部队离我们实在太远了,每运送1个金路易的物资,我们至少要花费2个金路易,热那亚人恐怕很难忍受这一点太久。”

    “是啊,恕我直言,与我这个北方人相比,南方人的格局还是小了些,他们只关心自己身边的人和事,而忘了长远的利益。”梅杰道,“热那亚在这场大变局中拥有太多的优势,然而他们的进取心或者叫做野心的东西实在不足,要不是普瓦图这次受到炮击,他们甚至对圣城发生的事漠不关心。此前他们允许您率军北上,并提供战争资源支持,这真是一个奇迹。”

    “阿德里安,我完全同意你的判断,但如何改变热那亚人的固有的观念呢?”梅杰的分析,让肖恩感同身受,但没有热那亚人的支持,肖恩也无法放开手脚。

    “我有一个谋划……”梅杰压低了声音,面色有些不自然,“这需要您的同意,它甚至不太名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