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三章 热那亚人的心(三)

第七十三章 热那亚人的心(三)

    1836年圣城的冬天比往年寒冷一些。

    萨拉曼的棺木被埋藏在郊外公墓,现场只有他生前的伴侣朱丽叶-布隆和少数几个亲属。

    刺杀行动发生的很突然,他虽然在被炸死前一个小时才失去在自由委员会的权力,但还是共和国名义上元首,身边的卫队并没有比往常少。

    但那刺客仍然成功发动自杀式的攻击,当场将萨拉曼、刺客以及萨拉曼的几个贴身侍卫炸死。因为这位刺客本身就是萨拉曼卫队成员之一。

    这是1836年最轰动的事件之一,仅次于皇帝被赶下台。

    傅克斯震怒无比,因为大多数人将幕后主使指向他,他的确有这个动机和理由,毕竟萨拉曼在革命或者自由党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傅克斯如果想坐稳自己头把交椅的位置,就必须清除萨拉曼的影响力。

    在刺杀发生的当天夜里,自由委员会召开了一场特别会议。在会上,傅克斯慷慨陈辞,追忆与萨拉曼的长达十年的友谊,然而他的这些发言苍白无力。

    但这并不影响傅克斯的权力。

    随后,改组后的自由党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镇压行动,许多在前三个多月中侥幸没有受到波及的人被投入了监狱,也包括党内仍然支持萨拉曼的死忠份子,他们被冠以叛国、间谍以及贪污等罪名被枪决。

    期间,五百名滞留在圣城的热那亚人被关入监狱,理由是现成的,内务部认为热那亚人涉嫌刺杀革命领袖,是热那亚人对炮击普瓦图的报复。

    但这些已经跟躺在棺木中的托比-萨拉曼无关了。

    当最后一锹泥土抹平墓穴时,布隆夫人用手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她没有与萨拉曼结婚,但她是以萨拉曼亲属的身份参加的葬礼。这是她能为情人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当墓碑树立起来的时候,这宣告某个人的时代结束了。

    阴暗的天空中飘下了雪花,很快就降下了鹅毛大雪。

    布隆夫人收拾起悲伤的心情上了自己的马车,她的身后,大雪很快就将地上万物覆盖上一层白纱。

    她没有回到与萨拉曼同居的寓所,而是回到自己的宅第,但因为受了风寒,当天她就病倒了。

    恍恍惚惚之中,布隆夫人感觉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她从床上坐起来,发现一个老者正坐在自己的床前。

    “啊,贤师!”布隆夫人低声惊呼道。

    “我的到来,你很意外?”贤师的语气永远是温润而充满魅力,不因他的年纪而有所衰减。

    “嗯,是有点,通常您不亲自露面的。”布隆夫人道。

    “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你是一位嗜血者,虽然我并不反对你与任何一个普通男人交往甚至同居或结婚,但你似乎有些过于用力了。这很危险。”贤师淡淡地说道,“嗜血者永远是嗜血者。”

    “托比是组织派人杀了他吗?”布隆夫人问。

    贤师没有直接回答:“这个人太过理性和清醒,这是他死亡的唯一理由。”

    “我坚决服从您的判断!”

    面对贤师,布隆夫人毫无反抗之心,她也不敢露出哪怕一丝的不满。

    贤师很满意她的表忠,笑着道:

    “呵呵,你安心养病吧,萨拉曼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接下来将是我们真正走向权力宝座的时代。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贤师走了,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布隆夫人像是虚脱一样,瘫倒在床上。

    身为嗜血者,她利用自己的美貌与智慧,创办沙龙,周旋于圣城权贵与知识份子之间,一方面为嗜血者组织提供情报,另一方面暗中鼓动自由派知识份子反抗帝制。

    然而对于托比-萨拉曼本人,她是真正产生了一种叫做崇拜进而叫做爱情的珍贵东西。因此她的眼泪是真实的,尽管她当初拉进萨拉曼的目的并不单纯。

    但她仍然不敢反抗,贤师的到来只不过是一种警告,她也不过是贤师手中的工具之一而已。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自己最想得到的其实是如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这对她来说,这只是一种奢望。

    萨拉曼之死并没有给热那亚人造成任何困惑,他们只是将这当作权力斗争的后果之一。

    然而,五百热那亚人实捕入狱则彻底激怒了热那亚人。

    扩军行动突然加快地进程,普瓦图化学公司再一次得到注资,康氏造船也增发股票,短时间内就募集了超过五百万的资金,加快了重建的步伐。

    整个热那亚被报仇血恨的舆论所绑架,这也彻底打碎了某些人的幻想。妥协与中立是换不来他们想要的和平与幸福。

    1836年的12月1日,南方十二行省宣布成立南方联盟,阿历克谢-拜恩当选为南方联盟的首任主席。

    联盟政府承认各行省拥有一定的自主权,包括各省自己选举高官、议长,但实行统一的法律和经济政策,联盟政府主要掌握军事以及统一法律的制定权。

    同时,国民军所控制的几个北方行省也同时宣布将服从联盟政府的命令,并向南方开放市场,以换取南方联盟继续支持西北与比利斯人战斗的承诺。

    这样南方联盟名义上控制了欧罗巴超过一半的省份。

    这一切都在肖恩暗中的掌握之中,他顺利成为南方联盟武装力量的总司令。

    南方的统一虽然只是刚刚起步,但这成功加强了南方人的团结,调动起他们的爱国热情。

    统一市场的初步形成,极大地刺激了经济的发展,而后者又反过来促使各个行省地方与联盟的协调,以消除各地在治理水平上的差异。

    至1838年夏初的时候,南方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到处是新修的公路与桥梁,几条重要铁路相继开通加强了各个行省之间的经济联系。

    与此同时,北方的内战已经持续了18个月,忠于皇储的军队与圣城的新军在几处战场展开鏖战,将北方打成稀巴烂。

    国民军位于希诺省与几内波里的三个师则按兵不动。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肖恩率领新组建的五个师越过奥特山脉,成为影响内战走向的一支强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