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七章 狼人的哀嚎(四)

第七十七章 狼人的哀嚎(四)

    夜色越来越浓。

    暮春季节草丛里的昆虫在鸣叫,蹲在树梢上的猫头鹰发出咕咕的叫声。

    狼人们手持着巨斧和砍刀向着目标徐徐靠近。

    亚瑟是这支狼人部队的首领,他们放弃步枪而使用他们最擅长的冷兵器,借着夜色的掩护准备偷袭奥祖夫的骑兵团。

    狼人的战术很简单,那就是在极近的距离突然发起冲锋,闯入对手的宿营地,杀死遇到的每一名士兵,并制造恐慌,然后穿营而过。如果有机会再返身来一遍。

    这是有效发挥狼人夜战与近战本领的最简洁的方式。

    亚瑟亲自扑倒了一名国民军的哨兵,他这才发现自己扑倒的是一个草人。那草人身上挂着铃铛,在被扑倒的瞬间发出声响。

    “谁?”有人在不远处喝问道。

    “该死!”亚瑟暗骂,然而他并不认为这是个意外,安排明哨与暗哨是人类军队夜宿时的惯用伎俩。

    “跟我冲!”亚瑟索性高声喊道。

    他站立的地方离骑兵团第一道战壕不过800米远,对于擅于奔跑和冲刺的狼人们来说,这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可以跑完的距离。

    狼人们立刻如一道洪流往骑兵团的军营奔去,黑夜中他们个个身手矫健,灵巧地避过地面上的障碍物,很快抵达第一道战壕。

    这一道战壕修建的十分宽阔,但黑夜中狼人们一个冲刺直接越了过去,只有少数人不幸摔倒在战壕里,但这并不会对皮糙肉厚的狼人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要想爬上来倒要费些功夫。

    “敌袭、敌袭!”

    军营方向有士兵发出报警声,最好的报警声是枪声。几乎枪声响的一瞬间,军营里骚动起来。

    亚瑟和他的同伴越过第一道战壕,很快奔在最前头的狼人突然停了下来,并发出惨叫声,原来他们不幸地撞上了带倒刺的铁丝网,当场就有人就血肉模糊,越是用力他们叫的就越惨。

    然而紧跟在他们身后的狼人们无法及时减速,他们撞在了同伴的身后,狼人们挤作一团。

    这个时候,骑兵团前沿的士兵们开火了,为此他们等了好几天。密集的子弹往着黑乎乎的方向射来。

    狼人们惨叫着倒下,半分钟内狼人们倒下了一大批。

    亚瑟挥着巨斧拼命地砍向拦在前面的铁丝网,狼人们也纷纷冒着生命危险效仿。

    终于在付出被射杀好一百多狼人为代价的情况下,他们砍出了几个缺口,从缺口一涌而入。

    骑兵们似乎被吓住了,他们的火力变的十分单薄,开始往后退。

    这个时候,亚瑟首领发现前面有第二道战壕,因缺少冲刺距离而无法一跃而过,他们只得放慢速度徒手攀爬。

    有狼人注意到这道战壕的泥土似乎有些黏,还发出刺鼻的味道。

    但有了前一次的经验,狼人们对解决第二道铁丝网很有信心。

    然而这时候,他们忽然发现天似乎亮了,当他们蓦然回首时,发现他们刚刚越过的战壕里正燃起熊熊烈火,刺鼻的黑烟滚滚。

    原来骑兵团在第二道战壕里准备了大量的黑色液体,这是几内波里当地一些沼泽地带的特产,极易燃烧,在冬天时当地人用它们来充作做饭的燃料。

    熊熊火光照耀之下,狼人无所遁形,他们成了骑兵团士兵最好的鞭子。

    密集的子弹制造的火力网,正在收割着狼人们的生命。他们哀嚎着倒下,大部分狼人则拼命了向前移动,更有狼人在亚瑟的带领下发疯似地劈砍拦在面前的铁丝网。

    近在咫尺的铁丝网似乎遥不可及,狼人们甚至无法靠近,而身后是熊熊大火。

    狼人也并非没有还击,他们虽然放弃了在夜战突袭中并没有多大用处的步枪,但带了很多的土制手雷。有狼人点燃了手雷奋力往对手人群中扔去。

    骑兵团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伤亡,然而这种能准确扔到对手人群中的机会实在太少,狼人们往往刚刚点燃一颗手雷,就被一颗甚至数颗子弹击中,手雷不可避免地在自己同伴当中爆炸。

    亚瑟不得不命令部下往两侧突围,试图寻找突围的机会,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半个小时之前的狂妄与自信。

    这里就是一个陷阱。

    然而奥祖夫团长没有给他太多的机会,一个连的士兵就足以在某个方向筑成一道稳固的防线,如果火力不够强大,那就两个连。

    从离开大部队时起,这位被格兰特将军寄以厚望的团长就殚精竭虑想着打一个漂亮的反突袭战。

    为了尽可能留下所有的狼人,奥祖夫指挥事先准备好的部队,通过修建的坑道运动,从狼人身后将他们包围。

    国民军先进制式步枪的易操作性和快速、简洁的射击方式,使得国民军拥有比过去强数倍的火力。如果他们还在使用燧发枪,光是在夜里准确地装填弹药就是一个恶梦,更不必说在激烈的战斗中哑火是家常便饭。

    他们只要不慌乱,就足以稳住阵脚。

    狼人亚瑟发现自己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许多狼人倒在地上还没有死去,正在翻滚哀嚎着。亚瑟每次都冲在前面,然而神奇的是他身上只有擦伤,但从耳畔呼啸而过的子弹使得他全身发冷。

    亚瑟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到害怕了,个体的力量在这样的战争形态下显得十分渺小和卑微。

    枪声很快变的稀疏,有国民军的军官在高喊:

    “停止射击,保持警戒!”

    “原地待命,不得靠前!”

    亚瑟这时才醒悟过来,他赫然发现战场上只剩下自己孤伶伶一个。

    火光中,他看到一位年轻的士兵向自己举起了步枪。这位士兵很年轻,就如亚瑟不久前杀死的许多年轻人类一样。

    亚瑟举起了手中的巨斧,他想抛过去将那位年轻士兵砸死,因为对方的眼神让他感到很舒服。

    那是一种骄傲的主宰者眼神。

    亚瑟没有能完成自己的一击,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肩膀,巨斧脱手掉在身前。

    紧接着另一颗子弹射来,射中了他的膝盖,亚瑟痛苦地跪倒在地。

    奥祖夫没有制止士兵们戏弄般的举动,他亲眼看着士兵们将这位狼人首领射成筛子。

    “狼人的大部并没有如预计那样来救自己的族人。”有军官报告说,“我们是否主动出击?”

    奥祖夫点点头道:“不,暂且把黑夜让给他们,他们的日子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