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十八章 皇帝的遗言
    当亚瑟率领自己的族人夜袭人类军队的时候,狼王沃夫就在不远处瞭望。

    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激烈的枪声仅仅响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沉寂了下来,狼人的800狼兵精锐就消失了,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个狼人逃了回来。

    沃夫摁住心底里那颗想救援的想法苗头,掉头远离了战场。

    吃了一次大亏让他也疑神疑鬼起来,但人类军队的战斗力更是让他感到震惊。

    武器上的领先优势已经彻底消除人类与狼人在个体上的差异,相当规模人数的人类军队完全不惧同等规模狼群的正面冲突。

    借着这场大胜,国民军似乎找到了对付狼人的办法,团级规模的单位只要做好防御措施,指挥得力,就足以应付狼人最擅长的夜间突袭,而白天一个营级单位也不惧正面硬抗。

    第3军团在龙江中上游南岸广袤平原上的活动范围一下子大了起来,他们以营为单位,到处修建军事碉堡,这些简易工事相互串联起来,利用传统的烽火传递敌情,极大地压缩了狼人的活动空间。

    同时国民军将当地的人类迁出,坚壁清野,使得狼人无法依靠劫掠获得宝贵的粮食,而狩猎则是一件相当危险而且奢侈的事,因为国民军的巡逻兵随时可能杀到。

    至1839年的秋天,狼人们终于在沃夫的带领下,向东边的圣努威迁徙,因为国民军至少三次摸近了他们老弱妇孺的临时聚居地,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地平线上,狼人们挡在追击的国民军面前。

    这些狼人都已经老迈而自愿留下来的,他们神情郁结但不缺乏赴死的勇气。

    已经升职为军团直属骑兵旅副旅长的奥祖夫,是第3军团负责追击狼人的指挥官。

    骑兵如墙而动,他们并没有策马奔驰,而是排成紧密的阵形向前徐徐推进,不给狼人们贴身肉搏的机会,而是拉开距离,在120米左右的安全距离进行精准投射火力。

    而另两个骑兵团则分别在左翼与右翼,呈包抄态势。

    这种简单的进攻方式最让狼人们难受,为了不成为待宰的羔羊,狼人要么后退,要么迎着枪林弹雨主动进攻,以寻求贴身近战的机会。

    运气好的话,狼人们也会给国民军造成一定的伤害,但这个时候国民军前排的士兵至少已经完成三次射击,能闯到近前展开肉搏的狼人已经极少了。

    随着双方交手次数的增多,国民军应对狼人反击的手段越来越精熟。

    这次同样如此,面对一群慷慨赴死狼人,正面对抗的骑兵团所属的三个营,分前中后三个部分,相互之间都是一百米的距离,每个骑兵营排成两个紧密的横队。

    当狼人们冲了过来的时候,第1营的士兵在射完2发子弹后,不管战果如何,迅速地向两侧移动,让开正面战场的视界。由于他们是骑兵,这让他们很难被离他们还有一定距离的狼人咬住。

    这个时候第2营的骑兵横队,正好距离突奔而来的狼人不到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是他们手中卡宾枪发挥火力优势的最佳距离。

    爆豆般的枪声响过,狼人们已经倒下了大半,哀嚎遍野。另两个负责包抄的的骑兵团已经从他们的身后杀了过来。

    一边倒的战局,没有令奥祖夫太过欢喜。

    他是北方人,却机缘凑巧来到南方谋生,当年肖恩筹备热那亚民防军时,他因为当过前帝国骑兵就成了民防军的并不多的骑兵军官,也算是矮个子里选将军。没想到,他在军队里一干就是十年,成为高级军官。

    十年前他也曾追随肖恩与狼人作战过,与那时相比,狼人的战力反而更差了。不是狼人们不勇敢,而是自己一方更加强大了。

    未死透的狼人躺在地上哀嚎着,打扫战场的士兵用子弹结束了他们的生命。他们在地上挖了个巨坑,将狼人尸体扔了进去掩埋。

    骑在战马上,奥祖夫惬意地点燃了一支香烟,他的目光投向东边的地平线上,不远处就是圣努威行省的地界了。

    将狼人驱赶至圣努威,似乎是大人物们精心布置的计划,因为这个行省还在保皇党份子的控制之下。

    但对肖恩来说,狼人的肆虐也让他恢复龙江南部经济的计划耽误了一年之久。

    1839年秋天的时候,唯一令肖恩高兴的事情是,铁路终于穿越了奥特山脉,将铁轨铺到了北方,预计年底的时候会修到达盖尔。

    为了修建这条穿越山脉的铁路,热那亚人用了五年时间,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耗费的金钱数以千万,许多铁路工人在层出不穷的施工事故中死亡。

    然而,没有多少人关注铁路工人的死亡,热那亚人对这条铁路寄予厚望,因为它将极大地拓宽了南方人的空间,使得南方势力向北迅速扩张。

    火车这头怪兽一旦来到了北方,就以超过人们预期的速度改变了北方的进程。热那亚的资本迅速通过这条铁路向北方扩张,许多工厂在铁路沿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工厂的机器日夜不息,发出隆隆的轰鸣声,源源不动地生产出工业制成品和军火。

    而在北方,长期的战争使得自由党人突破了最后的底线,他们居然跟亚述人结成了同盟,试图借用亚述人的力量对付吉恩-索伦。

    狼人们在圣努威暂时获得了喘息之机,当地的保皇党势力经过一个秋天和一个冬天的作战,虽然将狼人赶到了龙江北方,但自身也损失也不少,国民军乘机进入了圣努威,攫取了圣努威的政权。

    约瑟夫-法兰克甚至亲自到达盖尔见肖恩,当面抗议,要求国民军撤出圣努威。奈何肖恩以南方联盟的集体决策为名,拒绝法兰克的要求。

    这也预示着以肖恩为首的南方势力与保皇党的决裂。

    此时保皇党以及反圣城的力量集结在吉恩的周围,使得吉恩控制了三个行省,兵力超过二十万。

    而吉恩的对手,圣城的新军超过二十万,再加上亚述人和得到圣城方面庇护的狼人,总兵力超过三十万。

    1839年12月12日,卡洛斯二世被押上了绞刑架。

    那一天,圣城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