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一章 皇帝的遗言(四)

第八十一章 皇帝的遗言(四)

    壁炉里的木头燃烧着,房间里温暖如春。

    比伯-汤普森优雅地阅读着卡门尔奉上的记录文字,这位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学者,长袖善舞,现在是自由党内的实力派人物,同时也是傅克斯的主要支持者。

    不久前,他从法务部长调任内务部长,专门负责除奸和镇压反对派,据说他的手段十分阴狠和毒辣,对付党内异己也从不手软,党内党外都闻之色变。

    但卡门尔并不明白这个人为何要指名见自己,这让他内心中惴惴不安,以为自己密谋的身份暴露了。

    “皇帝不甘心啊。”汤普森将手中的文稿放下,“他仍然活在过去的所谓荣耀之中,却不知道他永远也回不去了。”

    “阁下,我完全赞同您的判断。”卡门尔小心地恭维着,“一个旧王朝已经成为历史,真正属于全体公民的共和国已经站了起来。”

    “卡门尔先生,但我对你记录的文字不满意,相当不满意。”

    汤普森的话令卡门尔心中一惊,道:“阁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这满纸都是一个阶下囚的自辩之言,我看不到一丁点的忏悔之意。这跟当前的形势是极不相称的,要知道广大平民已经成为了国家的主人,他们正满怀欣喜地获得了自由,并勇敢地拿起武器与昔日骑在他们头上的主人斗争。而以卡洛斯二世为首的旧势力仍然死不悔改,因此我们必须用暴力的革命手段消灭他们,我们的对手已经瑟瑟发抖,乞求活命。”汤普森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铿锵有力,极有感染力,但听在卡门尔耳朵里却感受到一股寒意。

    短短两三年间,已经有许多人因为这位看上去优雅的人物,丢掉了性命,包括卡门尔昔日的同事。

    “我明白了,阁下。”卡门尔飞快地应答道,“这段文字记录的不够充分,而且我似乎忘了记载一些内容。”

    汤普森很满意卡门尔的表现:

    “嗯,卡门尔先生,听说你出生热那亚?”

    “对,我是普瓦图人,许多人都知道。”卡门尔道,“很遗憾,我的家乡已经成了叛逆者之乡。”

    “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汤普森复杂的目光一闪而过,“我还听说你认识肖恩-康纳利?”

    卡门尔道:“普瓦图人都认识他,我也不例外。而且我毕业于普瓦图大学,肖恩-康纳利是我母校校长。但您应知道,我完全拥护共和国,并愿意为自由而献身。”

    “别紧张,年轻人。”汤普森轻笑了一下,“我只想知道你个人对肖恩-康纳利的看法。”

    “怎么说呢?”卡门尔努力保持放松的状态,“那是一个很有野心的贵族。”

    “哦?你这个判断很直接,也令我相当意外。”汤普森的神情似乎有些意外,“难道是因为他最近在南方成立了一个公民党?”

    “不,我是说的以前,革命发生之前。这个人很有钱,他一直在收买人心,几乎人人都愿意和他交好。我们都知道,如果一个人名声毫无瑕疵,要么这个人是圣人,要么这个人就是那个最虚伪的人,肖恩-康纳利显然属于后者。

    身为贵族,他这些年一直在做什么?除了收买南方人,就是一步步掌握军队,他似乎很早就预见了帝国的崩溃,并为此而提前作好准备。这不是野心是什么?”卡门尔道,“至于公民党,您看他们的主张与纲领,完全是抄袭我们自由党。”

    “你说的很好!现在情势已经很明了,以肖恩-康纳利为首的南方人已经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而我们当中有些人仍对他持有幻想,认为他也赞成革命的,这实在是太天真。革命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暴力是唯一有效的手段。”汤普森问,“把你的记录文稿拿走吧,它需要润色。”

    卡门尔知道自己过关,内衣却已经汗湿了。

    接下来的日子,卡门尔仍然每天都会去见卡洛斯二世。

    看守们对卡门尔已经不太防备,甚至连把门的都撤了,但卡门尔仍然十分谨慎。

    卡洛斯二世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的话很多,甚至有些啰嗦。

    卡门尔是唯一的听众。

    “法兰克-约瑟夫这个人精明强干,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但我从未真正信任过他。他自以为隐藏的很深,跟我的长子勾搭在一起,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很早就组织了一个荣誉军官团的团体,密谋大事,显然关键时刻,这个团体也不太管用……”

    “坦白地说,我不喜欢吉恩,他的母亲死后更是如此。我承认我对他苛刻,因为他居然违背我的旨意,跟一个舞蹈教师搞在一起……”

    “菲利普本是一个很好的继承者,可惜的是他太年轻,缺少历练,如果我更早地下定决心……”

    “卡门尔,外界传言肖恩-康纳利是吉恩的私生子,说实话我也不敢百分百否认,当初吉恩这个逆子居然派人护着这个婊子逃走了,而当时那个婊子有孕在身。我记得肖恩-康纳利也有一头金色头发?”

    说到这里,卡洛斯二世努力回忆与肖恩唯一的一次见面。

    卡门尔低声说道:“陛下,确实如此。但如果您认为金色头发是皇族的显著特征,恐怕有些牵强,据我所知,也有一些非皇族人拥有金色头发,虽然人数稀少。”

    卡洛斯二世似乎有些失望,喃喃说道:

    “在肖恩-康纳利身上,我看走了眼,一个小小的南方贵族居然也成了气候。如果他身上真有我索伦家族的血脉,倒不是一件坏事。”

    卡门尔觉得皇帝真正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把任何一个有利于皇族的可能都当成了救命稻草。

    “也许……可能吧……”卡门尔的声音低不可闻,“陛下,康纳利伯爵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什么……遗言,只要他能办到,一定会尽力而为。”

    卡洛斯二世惨笑了一下,突然一把将卡门尔的衣领揪住,低声说道:

    “如果你见康纳利伯爵,请告诉他,决不能让自由党这些人有好下场,至于谁来统治这个国家,吉恩、肖恩-康纳利,或者是谁,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还有,如果可能,请他一定要找到我的女儿,保护她安静地渡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