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三章 大战的序幕
    消息很快传到了伊鲁尔松省。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吉恩-索伦仍然被这个噩耗击倒了,自从当年在北方艰苦的敌后生了一场几乎让他丢掉性命的肺炎,病根就没清除过,这几年一到冬天就会犯病。

    这位皇储一直在半清醒与昏迷中度过,偶尔说糊话也总是父亲父亲地呼唤着,这令他的部下们满怀忧虑。

    但卡洛斯二世的终结,似乎也让吉恩的部下们更有理由思考未来。他们筹谋着拥戴吉恩-索伦为帝国第四任皇帝。

    此时,吉恩的麾下云集着不少人才,施密特、赫尔曼以及后来加入的布莱尔-克里斯帝安、乔治-达内尔以及杰夫-格雷戈里等是保皇军中的高级军官,他们都拥有指挥大兵团的能力和经验,而文官则有约瑟夫-法兰克及前财政大臣约克-内瓦尔等人竭力辅佐。

    凭心而论,这些人都是精英,形势也让他们无比地团结,这也是吉恩在伊鲁尔松省站稳脚跟并且控制了另外两个邻省的主要原因所在。

    吉恩就像一面旗帜,他天然的身份背景使得他赢得了一切坚持传统统治秩序的人的大力支持。大量贵族逃亡至伊鲁尔松省,他们带来巨量的金钱,为吉恩的军队源源不断地提供资源。

    由于邻近京畿,加上水运的发达,可直通圣城,甚至可以顺流而下东到大海,因此伊鲁尔松省本就是一个拥有相当工业基础的省份。这几年当中,吉恩一边顶着军事上的压力,一边大力发展经济,逃亡的贵族甚至带来了不少新机器和技术人才,包括仿制热那亚普瓦图化学公司生产的步枪。

    他本人坚毅而不失公正的手段也笼络了不少人,而在保皇军士兵的心目中,吉恩就是一个受到普遍拥戴的大家长。

    这让许多人扼腕叹息,如果卡洛斯二世早点退位,那该多好,也许这一切可怕的事情不会发生。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施密特、赫尔曼与法兰克等人要拥戴吉恩为皇帝。对此,仍在病中的吉恩坦然接受,没有什么比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号更重要。

    1840年的1月1日,吉恩-索伦在伊鲁尔松省加冕称帝。

    吉恩一口气封出数十个新爵位,以笼络人心,就连肖恩也被他册封成了公爵。

    然而这个公爵在南方人看来就是一个讽刺,因为公民党正式执政,夺得了南联盟十八个行省的执政权,第一条政令就是取消帝制和贵族封号。

    令许多观察家意外的是,身为公民党的主席及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以及在政界、工商界甚至学者中无可挑战的第一人,肖恩并没有在南联盟政府中获得任何职务。他信赖的阿德里安-梅杰则成了南联盟的副总统,是肖恩在政府中的代言人。

    还在春节的气氛之中,金-凯瑞尔行色匆匆,他的胳膊下夹着好几本书,这是他从镇上的书店买的。

    他原本可以早点回去,却没想到在书店里流连忘返,还是在店家好意的提醒下才发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街道上却一片辉煌,因为新式电力路灯经过近十年的改进,已经投入正式商业运行。

    这得力于普瓦图大学拉瓦第教授等人的天才发现,也跟肖恩投资的电力公司投入的巨资离不开。

    电灯的出现,曾经引起轰动。它代表着光明与进步,因为它的出现,普瓦图人的夜生活开始丰富多彩起来,真正的灯红酒绿。

    唯一令人诟病的是,工人们则开始抱怨上夜班越来越成了一件普遍的事。另外,正如铁路最初运行时经常撞死人一样,电力的普及和用电知识的缺乏也导致许多悲剧的产生。

    看到玫瑰园的所在,凯瑞尔心里一片柔软。

    从外表看,他已经是一个小伙子了,这些年因为足够的营养、充足的锻炼和安逸的生活,使得他的个头猛往上窜,再也不是那个令肖恩一度担心他会夭折的孤儿。

    肖恩也在玫瑰园,客厅里还残留着客人流下的烟草味,肖恩此时正读报,趁着春节,他给自己放了个假。

    事实上,他是想念自己的女人。

    然而他不再是那个逍遥的乡下贵族,好好的一个春节,他每天都要见好几拔的客人,这跟他当初的期望相去甚远。

    个人奋斗,是为摆脱平庸,为了获得所谓自由,财务的自由,人身的自由。

    然而当你不再平庸时,你得到的自由根本就不是那一回事。

    听以凯瑞尔的脚步声,肖恩抬头笑问:“金,我以为你不准备回来了。”

    “怎么会呢?先生,我在书店里看书,一时忘了时间。”凯瑞尔解释道。

    “金,今天秋天的时候你就要跟卡尔一起读大学,你准备就读什么专业?”

    肖恩难得地关心起来,因为凯瑞尔这些年一直是卡尔-罗宾逊的学伴,他的饮食起居和教育一直由奥黛丽负责,绝大部分时间住在罗恩堡,根本不用肖恩操心。

    “奥黛丽夫人认为我应该学习政治学。”凯瑞尔答道。

    奥黛丽当然是希望卡尔-罗宾逊或者金-凯瑞尔这样的“自己人”将来成为肖恩最可靠的助力,就如同肖恩当年收养的许多孤儿一样,他们当中许多已经长大成人,并已经在肖恩的军中及商业帝国中崭露头角。

    肖恩不想指责奥黛丽的功利之心,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你自己有什么想法?”肖恩道,“金,你知道的,没有人能够强迫你!”

    “事实上,我也比较喜欢政治学。准确地说,我喜欢梅杰先生的最新著作,他的《关于政治经济学的思辩》令我着迷。”凯瑞尔道,“我听说这本著作实际上是代表您的思想?”

    那是一本只有100页的小册子,谈不上大部头,它以一问一答的形式写成,实际上是梅杰与肖恩两人平时探讨的诸多问题的总结,简明扼要,通俗易懂,并没有华丽的词汇和晦涩的理论。

    然而,问世的结果却是这本著作在学者圈中大受追捧。

    一时间,普瓦图出现了大量的跟风之作,连文风都极力模仿。

    从圣城逃到普瓦图,并受肖恩推荐担任普瓦图大学校长的帕尔默先生,对这本著作高度评价,认为这是一本向世人指明正确前进道路的经典之作。

    “哈哈。”肖思大笑起来。

    他原准备充作凯瑞尔的家长,跟奥黛丽就教育主张理论一番。看来,只能在床上跟奥黛丽较量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