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六章 大战的序幕(四)

第八十六章 大战的序幕(四)

    大卫-乔纳森中尉行走在希诺城的街道上。

    他再次回到希诺城,已经3年后的事情了。此前他是达尔豪将军的部下,一直跟随达尔豪将军与比利斯人作战,直到收复被比利斯人占领的唯一行省,仍在雪山下留驻了2年多。

    达尔豪的部队被整编成国民军第4军团后,他成了一名少尉,成为一名正式的军官,不久又成了团部的中尉参谋,据说被提拔的重要理由之一是他有中学文凭。

    不久前又跟着第4军团回到了希诺省,第4军团在雪山行省的防区则由新组建的第10军团接管,后者都是新兵。

    得到了命令,第4军团的那些高级军官们个个兴高采烈,当第3军队在内地与狼人作战,并且光复了圣努威时,他们害怕被总司令阁下遗忘在西北。

    这也意味着国民军恐怕如传闻说的那样,就要参与内战。当然报纸上说这是解放欧罗巴人民的战争。

    调回内地的第4军团目前处于休整状态,每位官兵都额外获得一笔相当于半年的军俸,凡是来自南联盟控制区的官兵都得到了放假2个半月的许可。

    可惜,如乔纳森这样的北方人则不得不留在希诺城。正如军中宣传的那样,他们的家乡正等待着他们去解放。

    短短3年多的时间,希诺城大变样了,如果不是满大街的军人,这里很难会让人想起几年前这里的紧张气氛。

    这里的商业活动似乎比战前还要繁荣,那些商人们最重要的客户就是国民军的官兵,一些管不住自己的士兵会将南联盟发放的额外奖金花的一干二净。

    不过,乔纳森很少会支取自己的军俸,大部分存在军队银行之中,这些年来得益于国民军相对优厚的待遇,以及他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他也存了不少钱。

    现在乔纳森则另有打算,他准备把自己的积蓄大部分都存到国民军新设的保险公司中,一部分是吃利息,一部分购买保险公司发行的基金,以获得一定的收益,另一小部分则是在军队免费提供的保险基金基础上,给自己多买一份保险。

    他认识的许多军官都跟他一样的打算,尤其是从旧军队中过来的人,对此都有差不多的认识。

    乔纳森对自己个人目前在军中的状态十分满意,唯一令他忧虑的是他与自己的家乡断绝了联系。

    高级军官渴望建功立业,而他这样的基层军官事实上对战争也十分渴望,因为只有尽快结束内战,才能骨肉团聚,才能有真正安定的生活。

    乔纳森这样的北方人无法探亲,也不想留在军营里,就只能在希诺城里溜达,有的人选择到乡下去游玩。但乔纳森遇到了自己的新团长丹尼尔-戴维斯。

    这位新团长是从第1军团调过来的。作为整编和控制军队的措施之一,大量的军官在各军团之间相互调动,尤其是对格兰特的第3军团和达尔豪的第4军团进行掺沙。

    小道消息称,这位新团长虽然才26岁,其本人军龄也超过了11年,受过专门军事教育,尤其是其背景深厚,师长阁下甚至亲自把新团长送到了团部,并亲自向团里的军官宣布调令。

    “大卫,你这是在做什么?”戴维斯团长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在一辆马车前大声地问乔纳森。

    “啊,团长。”乔纳森见是团长,连忙小步跑到跟前道,立正敬礼,“我这是没有地方去,正四处溜达。”

    “噢!”戴维斯团长恍然,“我记得你的家乡离圣城不远。”

    “是的,团长。”乔纳森神情黯然。虽然早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但看着自己的同僚高高兴兴地返乡探亲,他还是有些伤感。

    “这样吧,我也准备回家探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邀请你去我家作客。”戴维斯道,“反正你也没地方去,就当是打发时间。”

    “这不太好吧?”乔纳森犹豫道。

    “不要担心,我的父亲和家人都很好客,你就当是一次度假。”戴维斯开玩笑地指着自己的超大行李箱道,“事实上,我需要一个免费苦力。难道你需要我付钱雇你?”

    “这是我的荣幸。”乔纳森连忙表示道,他当然不会拒绝主官的好意,“请您稍等,我去准备一下。”

    时间不大,乔纳森去军营里走出来,他背了个制式行军包,里面放了几套换洗衣物。

    两人先是坐马车到码头,搭乘轮渡半个小时后抵达对岸的达盖尔城。

    不久前,铁路修到了达盖尔码头。那黑色的庞然大物令乔纳森很震惊很多好奇,他的许多同僚甚至特意组团过江来看这种传说中的机器。

    “现在有了铁路,旅途就变的很轻松快捷了,否则我们要在路上花去假期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舟车劳顿,而现在我们最多花三天时间就可以到热那亚的伯尔尼。”戴维斯团长道。

    “这也极有利于军事调动。”乔纳森道。

    “没错,大卫,你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参谋军官。”戴维斯称赞道,他指着黑色怪兽对乔纳森道,“这代表着联盟的真正实力。”

    “然而……”戴维斯话锋一转,“在那些大人物们看来,当铁路铺到国家每一座城市时,地理上的隔阂不再成为心理上的隔阂时,更有利于国家的团结和凝聚力的巩固。而不仅仅是有利于调兵遣将。”

    戴维斯和乔纳森两人坐上了火车,他们买的是头等座,如果不是铁路公司为军队预留了位置,他们将不得不跟普通旅客挤在一起。

    经过十年的发展,1840年火车及铁路运营已经相当完善,夜间仍可通行。

    旅途相当惬意,一边饱览沿途的风光,一边享用头等车厢丰富的食物和饮品,不过价格不菲。

    随着身上的衣物不断减少,乔纳森意识到南方到了,在希诺省还是春寒料峭季节,这里春暖花开。

    热那亚果然跟传说中的那样,十分富足。铁路沿线到处是农庄和果园,一些城镇则是高炉林立,穿着体面的人们行色匆匆,很少看到闲人。

    在伯尔尼下了火车,两辆马车直接驶上了月台。戴维斯团长快步走过去,和一个中年男子热烈地拥抱。

    “大卫,这是我的哥哥,爱德华-戴维斯。”

    “你好,戴维斯先生!”乔纳森打量了这位中年男子一眼,见他气度不凡,颇为拘谨地点头示意。

    “你好,中尉,欢迎来戴维斯家族作客,正好我的弟弟的婚礼将在三天后举办。”爱德华-戴维斯热情地说道。

    丹尼尔-戴维斯忽然变的腼腆起来。

    乔纳森大吃了一惊,满脸歉意地说道:“团长,我没有准备礼物。”

    丹尼尔还未说话,爱德华笑道:“呵呵,中尉,你不要多想。我们准备好很多食物和美酒,你只管吃好喝好!”

    马车驶出火车站,直接开往戴维斯家族的庄园。

    乔纳森这时才知道戴维斯家族原来是贵族出身,虽然现在贵族封号已经被取消,但爱德华本人是伯尔尼的市议会议长。

    最令乔纳森惊讶的是,三天后他在团长的婚礼上不仅见到了南联盟的许多大人物,还见到了尊敬的总司令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