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十九章 向北(二)
    1840年6月1日,亚姆城。

    这是一座特别的城市,因为它以横跨运河两岸而闻名,被运河分为东西两部分,有两座铁索桥连接交通,运河上有敌军的炮艇来回穿梭,再加上它的外围是山丘以及河流,从而形成一个易守难攻的态势。

    第4军团的丹尼尔-戴维斯率领自己的团,正开赴亚姆城西城的郊外,准备接替被撤换回来的第3军团部队。

    除非必要,戴维斯团长在行军时喜欢与自己的士兵一样步行,这位年轻的团长总是精力充沛,士兵们总是能看到他。

    这次也不例外。

    他看到伍德利正坐在一辆炮车上,胳膊被吊在胸前。

    “嗨,亚当斯,你还好吗?”戴维斯停下脚步,大声问道。

    与戴维斯被调入第4军团一样,伍德利则被调到了第3军团,在格兰特司令官手下做了团长。

    伍德利跳下炮车,晃了晃自己受伤的左胳膊道,满不在乎地说道:

    “丹尼尔,好久不见。我只是被一颗铅弹咬了一下,带走了一块肉,并不要紧。”

    “那就好。”戴维斯放下心来,他掏出一包烟,往伍德利嘴中塞了一根香烟,并替对方点燃了,“跟我说说前方战事,听说你们打的很辛苦?”

    “是啊。敌人的顽强超乎想像,每争夺一处高地,我们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但敌人的伤亡是我们的三倍以上。他们完全是用人命来填,真是一群疯子。”

    伍德利吐了一个烟圈,有些不甘心。相较于第1军团和第2军团,第3军团的战果乏善可陈,他们在亚姆城除了占领外围高地外,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此前国民军稳扎稳打,逐步推进,已经收复了龙江北岸300公里纵深的土地,但在亚姆城又一次遇到了硬骨头。

    亚姆城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它扼守在这条南北运河的中央,借助有利的地形,挡住了国民军北进的步伐。对于防守一方来说,他们还可以通过运河得到源源不断的补给。

    “亚当斯,你有什么忠告吗?”戴维斯问。

    “地形,地形对我们很不利,敌军在山脊的另一面修建了许多藏兵洞,每一个藏兵洞至少可以塞一个连的兵力,当我们的大炮开火时,他们躲在洞里,够不着他们。当炮火准备停止后,我们的步兵往上冲锋时,他们又钻了出来,居高临下向我们的步兵射击或者扔手榴弹。这让我们很难受。”

    “当我们很不容易占领了一个高地,我们的士兵会处于敌军早已经准备好的大炮的攻击之下,他们在亚姆城经营很久了,大炮射的很准,应该是早就计算好了标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往往会很快丢掉刚占领不久的阵地。”

    “敌军有些士兵真是疯了,他们会往身上绑着炸药或者手榴弹,发动自杀式的攻击,这让我们的士兵产生畏敌情绪。”

    说到这里,伍德利团长道:“有人说这些敌兵一定是魔鬼的化身,否则无法解释。格兰特司令官十分生气,他把传说这些谣言的士兵全部抓了起来。”

    “好的,谢谢你,亚当斯,我会注意的。”戴维斯道,他看了一眼从身边走过的第3军团士兵,见他们士气有些沮丧,仿佛打了一场大败仗。

    事实上敌军的损失远高于第3军团,但格兰特司令官认为这是一场奇耻大辱。过去几年的战争中,他的部队一向是高歌猛进,几乎战无不胜,他本人也被热那亚的报纸视为“无敌智将”。

    此时,格兰特司令官正在向肖恩检讨:

    “总司令阁下,我军自5月1日参战以来,共损失三千二百人,其中阵亡一千人,重伤七百五十人。如此重大的伤亡,我身为第4军团的司令官,负有主要责任,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惩处。”

    “这确实是国民军自建军以来,最重大的伤亡。”肖恩点点头,“有句话虽然很残忍,但我仍然要重复一次,那就是士兵对于你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一个高明的指挥官,固然需要尽最大力量保护自己的士兵,这是高尚的人道主义,然而战争并不会因为我们的高尚而变的仁慈起来。”

    说到这里肖恩道:“显然我们的对手已经疯狂了,我怀疑他们用药物控制着自己的士兵。”

    “药物?”格兰特疑道,“阁下,您是指类似于鸦片之类的?”

    “它可比鸦片厉害的多。”肖恩道,“我曾经得到的情报说,新军中使用一种神奇的药物,它可以让士兵更加兴奋,变的更加勇敢,变的无所畏惧,甚至对身体上的疼痛很麻木。

    这条情报我虽然注意到了,显然我疏忽大意了,因为我始终认为这不过是小手段而已。所以,我的意思是说,这并不是我们的士兵不够勇敢,也不是你指挥不力,而是我们的对手太过疯狂。”

    “阁下,您的宽宏大量,令卑职十分不安。第3军团向您再次请战!”格兰特挺直了胸膛。

    “不。”肖恩摇摇头,“你的军团虽然没能如预期那样拿下亚姆城,但你们也拿下了外围高地,这给了西蒙的第4军团立足的机会。我给他下达的命令是原地围困亚姆城。”

    “您准备以亚姆城为诱饵,重点放在敌军的增援部队。”格兰特立刻想到这一点。

    “从军事上来说,亚姆城对我们很重要,但对敌军来说更加重要。正常情况下,敌军一定会来救,但……”肖恩道,“我们已经知道了敌军十分疯狂,亚姆城的敌军如果本来就是抱着必死之心守在这里,圣城方面可能并不会让我们如愿,他们更希望我们在这里投入重兵。在圣城方面看来,恶姆城也是一个诱饵。”

    “阁下,那您的计划是?”格兰特问。

    “第4军团足以牵制住亚姆城内的守军,让守军守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何必让几十万军队跟着城内区区五万敌军的节奏跳舞?”肖恩沉吟道,“我犯了一个错误,光想着磨掉军队的傲气,让你们轮番上阵,熟悉对手的作战风格,这反而捆住了自己的手脚。比如你的第3军团,习惯于迂回机动作战,而不是闷头猛攻一个要塞。”

    “您对自己要求实在太苛刻了。”格兰特心里十分感动。这位司令官虽然年轻,但如此地谦虚和开诚布公,令他内心激动不已。

    “乔治!”肖恩道,“你的部队眼下士气有些低落,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需要你尽快提升士气,用最拿手的作战方式进行作战。”

    “第4军团,必不负总司令阁下的厚望。”

    格兰特庄严地行着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