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仙令 > 第三百二十三节:立威
    “咳咳咳!”

    二皇子坐在一旁轻声咳嗽了几声!

    李成杰闻声回头,人山此时缓缓起身,走到堂前!

    李成杰也躬身而起,问道,“二皇子殿下,可有何吩咐?”

    “李大人,苏语珂之死已然明了,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李大人,其心恶毒,其罪当诛!所以,李大人还是尽快将那杀人凶手与幕后之人,抓捕归案的好!”

    人山拍了拍李成杰的而后缓缓说道!

    在众人面前,此时的二皇子,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无不彰显着君臣之间的那种和谐!

    这其中,便不得不说说陛下仙道成的苦心了,他先是让二皇子代君去参加吏部尚书耿直女儿的桃李之宴,让满朝重臣一睹“二皇子的风采”,并且微露风向,给大家提个醒!

    而现在,更是二皇子参与到了,这件京都之中关注度极高的案件中来,今日来到大理寺旁听,对二皇子在天下百姓眼中的形象,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德威并立”是皇室最容易让人接受的一种姿态!

    “二皇子殿下请稍后!这件案子到这里还没有审完!您稍安勿躁,大理寺开堂必有结果!”

    李成杰沉声说道,将人山请回了他自己的座位!

    “嗯,这本宫倒是没想到!难不成李大人还有所查获?”

    人山点点头,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笑着说道!

    旋即,李成杰也是再次坐回到了他的主审椅之上!

    现在满堂众人,皆看着“故弄玄虚”的李成杰,接下来李成杰所要做的事情,满堂之人,无一人知晓!

    正如,李成杰刚才所说,今日开堂,证明他李成杰并不是凶手,那只是初步效果,而现在他要做的便是“给大理寺立威”!

    李成杰要将杀害苏语珂的凶手,当场查获出来!

    “云捕头!”

    李成杰略一沉声,而后大声的命令道!

    众人闻之,皆是不惑!不要说场外围观之人,就是满堂官员,也都不知道李成杰所说的“云捕头”到底是何人,他们之中可无一人以云为姓啊!

    现在,场中,恐怕只有王怜民,听闻“云”姓,会若有所感了吧!

    “属下在!”

    不见人影,先闻人声!

    “唰唰!”

    而后只见一人,踏空飞来,他左右两手,一边拎着一人,直接从大理寺的寺外,飞到了公堂之上!

    那些衙役见状,有些迷茫,因为他们今天也是第一天当值,且大理寺的规矩与他处不同,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没有鲁莽向前,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待“大理寺卿”的命令的好!

    “云捕头,辛苦了!”

    李成杰微扬嘴角。李成杰当日要云落寒回去祭拜亡师是真,对他另有安排也是真的!

    李成杰此举,不仅能迷惑许家的眼线,就是春风楼与天机楼,在没有防备之下,都被李成杰摆了一道!

    现在随着,云落寒将此二人捕来,李成杰有信心,他不仅仅能当着天下人的面,查清楚苏语珂之死的真相,更能将那幕后操纵之人抓出,虽然可能,并不能“连根拔起”!

    “云捕头,简单的给大家分析一下!”

    李成杰从那公案之上,再次捏起一根令箭,向前扔去!

    云落寒见状,衣袖一挥,极为潇洒的便将李成杰扔来的令箭捏在了手中!而后,沉声说道:

    “李大人,这两人,一人名叫董华,一人名叫冯富!皆是刑部之中,在籍官役!陈大人,您可有印象?”

    云落寒转过身来,对着刑部尚书陈允,缓缓一拜,而后问道!

    “嗯,不错,这两人,本官确有记忆,而且,他们两人应该就是那日本官派给李大人的众多人之中的两人!怎么,难道他们两人竟于苏语珂之死有关?”

    陈允闻声,点点头,极为配合的缓缓说道!什么深思之状皆是当堂表演,他堂堂一位刑部的掌事人,哪里能记得那么多的事情,如此应对,都只是官场之上的“默契”!

    “哈!早知道陈大人如此好记性,那小人也就不用麻烦了!在此,还请刑部尚书陈允,陈大人恕罪!”

    云落寒说完便冲着陈允躬身行了一记大礼!

    正在陈允迷惑之时,云落寒起身,而后从他的袖中取出了几张薄纸!

    “李大人,陈大人,二皇子殿下,及诸位!”

    “我手中所拿,此一份,为陈大人当日特批给李大人所用衙役的名单!此一份,为他二人为在籍官役的档案!而最后一份,为他们二人亲手所书,留给家中亲人的书信!”

    云落寒将那数张证据,一一展开,向众人展示!

    “呈上!”

    李成杰说道!

    “是!”

    云落寒躬身行礼,而后将他手中的几份证据,尽数放在了李成杰的公案之上!

    李成杰将云落寒呈上之物,尽数浏览,而后站起身来,他将所有的物证皆是放在了王怜民的桌上,而后走下堂中!

    “你们谁是董华?”

    李成杰英气逼人的问道!

    只

    见,云落寒,双手速点,将两人身上的穴道解开!原来刚才他们都是被云落寒封了穴道!这一切,不仅李成杰看在眼中,堂外的人也都看的明明白白!

    场外之中,现在“唏嘘”声不断!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那几封信上到底是如何写的!

    “李大人,小人,小人便是董华!”

    下跪两人之中,体态较为瘦弱的一人说道!

    “董华是吧,你能告诉本官,这在刑部好好的的官役不做,因何事要匆忙离京啊?还要去五年之久!本官看你年纪,你的母亲应已至半百,想着不再老人膝下尽孝,你匆忙离京到底要做些什么,还要特意写上勿想勿念,勿牵勿挂,一切安好!啊?”

    李成杰看着董华在信上所写的内容,看的出来,他还是一个极有孝心的人,应该是许府之中的事情,事出突然,而后“上面”勒令他速走,因此,他才会匆匆留下一封书信,以给家中老母报声平安!

    “李大人!小人,小人只是在京中惹了一位大人物,小人无奈……小人无奈,才走的如此匆忙,未免家人被我所累,故而留书一封!”

    董华磕磕巴巴的说道!董华想着,如果他能撑的下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他若是都招了,则生机必断!甚至,家中人必会受到牵连!

    “哦,是吗?看来你仍然心存侥幸啊!”

    “董华,你看好了,此处不是宫廷,也非刑部!这里是大理寺,而你所跪之地,正是大理寺的明堂!在这里,只要你违反了国法,能救你的,便只有你自己!”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可要想清楚了!”

    李成杰唇似刀剑,语气之中寒芒凛冽!

    “大人,小人……”

    董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李成杰伸手打断!

    “好了!如果你还是想撒谎的话,本官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

    “你们两,去将董华的母亲请来!就说这里有她儿子写给她的一封信,要她亲自取一趟!”

    李成杰看着董华拧巴的眉毛,就知道他还不打算说真话,于是向堂上的两名衙役命令道!

    “大人!”

    董华听闻李成杰要动他的母亲,他瞬时就握紧了拳头,双目瞠似铜铃,便要站起,与李成杰鱼死网破!

    董华起身之时,挥拳便要直击李成杰的面门!董华其实早就想死了,在云落寒抓到他的时候,他便已经想要服毒自尽了,只不过被云落寒发现后点了穴道,以至于他自杀未遂!

    “放肆!”

    李成杰见到董华,竟然敢在大理寺的公堂之上逞凶,他怒从心生,反手就是一巴掌,以李成杰的修为,董华就算是再如何准备,终是难敌李成杰的一个巴掌!

    董华瞬间就被李成杰扇飞,他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一圈,而后重重的砸落在地板之上,董华表情痛苦,而后吐出一口血迹,再仔细看去,董华的牙都被李成杰的那一巴掌扇掉了两颗!

    董华出手之时极为突然,将堂上的衙役都吓了一跳,万一董华伤到了李成杰,他们这些人小命恐怕不保!可再李成杰出手之后,满场众人皆是为之一惊!

    尤其是堂外所站的数人,他们看着董华吐出的那两颗牙齿,他们不禁深呼一口气,而后轻轻柔柔的按揉着自己的左腮。且此时,他们在望向李成杰之时,眼中已然多了几分畏惧之意!

    “想死?董华,你以为只要这件事情,是可以一死了之的吗?本官告诉你,若你坦白,此罪罚你一人便可!可若你仍想包庇,抵死不认,毫无悔改之意!你就算身死,贷本寺查清之后,依旧可向你定罪!且那时,你的罪孽,便要你的家人来赎了!”

    李成杰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痛恨那些人的无知,“为何总有些人认为,有些事情可以一死了之!要知道,死是最懦弱的选择,且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要知道,畏罪自杀,也是分情况的!”

    “一种,已然定罪之人,因痛悔自己罪行而自杀!那叫以死谢罪,或可免涉家人!但是另一种,还未判决罪行,欲以自杀掩盖事实真相,且刻意保护幕后主使的这一自杀行为,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李成杰心中郁闷,“愚民,愚民”当真痴傻,被别人利用,还甘愿以死报之,这是谁人之错?

    “董华,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大理寺公堂之上,所悬牌匾,那四个大字写的是,执法持平!”

    “执法持平,你懂吗?”

    李成杰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那些人可能真的是不知法,不知刑,设身处地的向,他既然连死都不怕,为何不选择坦白,实是他“可能在生活之中,已然对朝廷失去了信心!”

    董华看着在他面前嘶吼的李成杰,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断案”的官员,与之前,他在刑部之中所见皆是不同!

    而场中所有见到此情之人,皆是被李成杰的声音所吸引,举目望向大理寺的公堂牌匾之上,“执法持平”这四个大字,在李成杰的声音渲染之下,被赋予了特殊的力量!紧紧的吸引着他们所有人的目光!

    “执法持平!我大理寺断案,绝不会掺杂任何一丝的个人情感在

    其中,也不会因所审犯人的身份而区别对待,官民无区别,长幼无区别,男女也无区别!”

    “世间虽无绝对的善恶与公平,可在国法律条之中,能断的出一个对错!对有奖,错有罚,多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们难道不懂?”

    李成杰话说着说着,便不再是只对董华一人说着,而是向天下人所说!

    “本官持平执法,循循善诱!你以为,你不招,本官便奈你不得?你以为,你不招,本官便查不清你所涉罪行?你以为,你不招,抵死不认便可将过去摸去?”

    “要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真的能赖掉,真的能躲过国法的审判,以及你应赎的罪孽?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怎会抓捕你?”

    “都到了,我大理寺的明堂之上,竟然还想抵死不认!举头三尺有神明,本官教你,训你,斥你,都是在救你!莫不要为他人顶罪,他人可继续逍遥快活,而你却落得家破人亡的结果!”

    李成杰言辞犀利,声入人心!

    “大人,我说!我都说!求大人饶命啊!”

    李成杰说完之后,便有人匆忙开口,欲要招供,不过说话之人并非是董华,而是他身边的另一个被云落寒抓来的人,他叫冯富!

    李成杰闻声转身,回望跪在另一边的冯富!

    “大人,我招,我都招!是……”

    冯富正要张口之时,忽的数道“机括”之声响起,而后就是数道暗器,急速向冯富飞去,欲直取冯富性命,要他闭嘴!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地,李成杰一抖官袖,官袍飘起,伸手将那数枚暗器尽数接下!

    不过,冯富还是没将那句话说完,他便倒了下去!

    “大胆,竟然有人敢在大理寺之中,公然行刺!云捕头,限你半刻钟,若不能将那行刺之人抓回,以渎职罪论处!”

    李成杰望着那射来暗器的地方,冷冷的命令道!李成杰以那暗器之上的力度可以判断的出,所来之人的功力只能比寻常的“江湖客”,以云落寒的身手,想要抓捕那人应该并不难!

    当然,若是李成杰亲自出手的话,那行刺之人,应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

    “是!”

    云落寒面色不该,自始至终,云落寒都是一副清淡的表情,直到此刻也是同样,他脚尖轻点,便在众人眼中,腾空而起,直追已然消失的那个人影!

    “来人,取水来,将他弄醒!”

    李成杰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冯富,向衙役命令道!

    李成杰早就料到,一会可能会有人见状不妙,痛下杀手,所以他早便有防备,而在李成杰的防备之下,那些人想要以此暗器,伤他身边之人,实是想多了!

    众人见状,也是再次进入了一阵热议之中,刚才李成杰小展身手,在空中滕旋,尽数将那暗器接下,可是叫他们那些人大开眼界!

    “噗!”

    李成杰取过一桶水,直接便是浇在了冯富的脸上!

    “呼!”

    “大人救命!大人救命!”

    冯富被李成杰的“泼天之水”惊醒后,他“幸福”的赶紧呼吸了几口带有阳光温度的空气,而后慌忙爬起,抱住了李成杰的大腿喊道!

    “把你刚才的话说完!”

    李成杰看着冯富惊慌的样子,他知道,接下来冯富所说的便是他想要听到的事情了!

    而,董华在一旁也静静的趴在那里看着!他倒要看看这个冯富招了之后,还能不能活着!

    “回大人,是赵四公子指示我等如此做的!”

    冯富抬头看着李成杰大声的喊道!满场皆惊,不止那些官员,还有堂外所有的围观之人!

    与此同时,又有数枚暗器极速飞来,而此时,发射暗器之人的功力,可要比刚才那个人修为深厚的多!明显,这人才是幕后之人准备的杀招,而刚才那个顶多就是他们抛出来的一个“诱饵罢了”!

    不过,很明显,李成杰并未上当!他并未掉以轻心,而是在那几枚暗器飞来之时,他头也没回,闻声辩位,直接将他刚才接下的数枚暗器向那人扔去!

    “去,将那人羁押候审,关入大理寺监牢之中,先找狱医给他止血!”

    李成杰闻声,吩咐道!在那人倒下之时,这一切便尽数落在李成杰的掌握之中!

    “是,大人!”

    这次,又是跑出去了两名衙役,他们刚才也看清了那个中了李成杰暗器后倒下的人,两名衙役跑了过去,将他抬了下去!

    而,那些围观在此的数名路人,皆是面露惊愕之色,他们还没有醒过神来,实在是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信息量太多了!

    “赵四公子?那个赵四公子,说清楚点!”

    李成杰在将那数枚暗器扔出之后,沉声质询道!

    “呼!”

    冯富刚才又是被吓得,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现在他发现自己能呼吸,他有些庆幸的笑了!他瑟瑟发抖的,在原地跪好!经过李成杰刚才的两次出手,冯富觉得,至少自己的安全在这大理寺之中是有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