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都灵导师 > 异能篇 第二百六十二章:沙都内乱

异能篇 第二百六十二章:沙都内乱

    时间倒退回黄昏时分..

    夕阳西斜,黄昏渐晚

    在沙漠上看夕阳是人生一大奇景,火红色的云霞映下天际与周身砂砾相呼应,黄沙的亮度可以反射上空的赤霞,形成一幕独特的“天地共一色,上下唯于一”的火红色光景,哪怕对于长居于此的居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永远可以拿出去和外人炫耀的美景

    踏遍黄沙万里,一都巍峨伫立

    王宫之内,刚刚用过晚膳的一名女子在回房途中,也不禁被这天地浑然天成的美景吸引,滞留在厅内的窗旁..

    “好美的景象..”

    女子口中轻声喃呢,身后人影不时走过,将食用完的餐盘收敛,一名女仆妆扮的人在领导她们,指挥间,见女子还在滞留在窗边,她便有些焦急的走过来,向着女子躬亲道:“公主殿下,用餐完毕您要回房间去了,一会安亲王大人要过来用膳,如果让她看见您还在这里的话..”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房..”

    公主殿下恬淡的回头朝她一笑,便欲转身离开,在离开窗边的前一刹却好像注意到了什么,又将目光转向了窗外,言道:“今天宫里面的守卫好像少了许多啊..”

    女仆沉吟了一下,回道:“是的,听士兵们说今天城内出现了两名叛乱分子,据说他们袭击了外出巡视的王朝军参谋路尔德大人!是品行非常非常恶劣的罪犯呢!安亲王大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生气,将宫里面的大部分守军都调至街区去围捕那两名胆大包天的叛逆分子了呢..”

    “哼~那还真是厉害唉..”公主殿下掩嘴轻笑,稀奇的道

    黄昏时分发生的事,将这件事清晰的印进了她的脑海,一切就如同梦一般,相信她再怎么样也想象不到,就是距离那时不过几个小时后的现在,那位曾将沙漠之城路尼尔闹得天翻地覆的神秘人物,竟然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面前

    ..

    “公主殿下,您贵为沙都王族的公主,说这样的话,恐怕不合适吧..”

    黑漆漆的房间里,两道身影分居于阴影内,这将是一场别样神秘的对谈,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不见面容,公主殿下坐在床上,被阴影遮住的脸颊不见容颜,只能依托透过窗帘映进其内的月光,隐约可见其曼妙的曲线,有这样一副身段的佳人,想必容颜必是极美的

    “为什么不合适?难不成你们还能去安王叔府上检举我不成?”

    公主殿下轻声的问,感觉上一反常态的轻松,身体不再那么拘束,动作也稍事放松,说到最后甚至还“哧哧”的笑了起来,被子下面有些大大咧咧的盘着腿,双手压在脚踝的位置上

    面对着这样的公主,周逸寒还真的有些摸不准她的脉门,就连嘴里正在吞吃食物的动作都稍适停顿了些,有些哭笑不得转过头去,道:“公主殿下,您好像很开心啊..得知路尔德毙命在我们手里,您不感觉到害怕么?”

    听他问出这个问题,沙加深有体会的连连点头,事出反常必有妖,公主殿下是突然莫名的轻松下来了,可是他却开始紧张起来了,看着公主殿下这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会这幢房子已经被重兵包围起来了吧..

    闻言,公主殿下摇了摇头,回道:“不是不怕,是没必要怕..你们现在已经彻底得罪了安王叔,在这个国家里权利比安王叔还大的,就只有我的父王,所以你们才会在深夜潜入这座王宫里,既然你们是来请我父王帮忙的,那你们就肯定不会伤害我,只不过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潜到我的房间里来..”

    说着,她的话音稍顿,目光也随之望向了桌边那道饕餮而食的黑影,补充道:“如果你们是为了绑架我要挟我父王的话,应该没理由会让我清醒过来..”

    公主殿下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在等待周逸寒开口,一旁的沙加早以被她的惊谈妙论而叹为观止了,只凭只言片语能推理出这些,已是很厉害了

    周逸寒却迟迟不开口,保持着不急不缓吞食糕点的动作,眼瞅着满满一盘糕点此刻就剩下一半了,他方才总算开口说道:“因为我不喜欢总被人盯着,所以我此来是想要找你们合作的..我们联手干掉路熙安!从此一劳永逸..”

    一语出,房内霎时一片死寂!公主殿下脸上的表情逐渐收敛,就连沙加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脚下一个不稳,咚的一下跌坐到地上..

    沙加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向着他惊道:“喂!你有没有搞错?!我们不是来请国王陛下为我们消除通缉的嘛?!杀安亲王?你开玩笑吧?!你知道他麾下有多少兵马吗?!你还没被人追够啊?!..”

    周逸寒微偏着头,就始终保持紧盯公主,嘴里接连吃食的动作,不急不缓的回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让国王陛下替我们消什么通缉,以路熙安雷厉风行、锱铢必较的个性,就算我们消了身上的案子,他也不可能会放过我们..”

    说着,他又按惯例一顿,然后才再补充道:“只要他不死,你和你小伙伴们的性命就永远得不到保障,你希望看到这种情况么?”

    还是以他伙伴的生命安全来说事,但不可否认,他说的依然有道理,对于沙加而言,最在意的就是他那群伙伴们的性命,只要凡事能够扯上他们,沙加就只有妥协..

    反观公主一方,自从表明来意之后,周逸寒就一直在盯着她,可公主殿下却始终没有什么表示,在周身黑幕的掩护下,她的表情尽显挣扎之色,周逸寒也一刻不敢放松的紧盯着她,相望两无言..

    沉寂足足许久后,公主殿下方才抿紧了唇,轻语道:“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们任何有关安王叔的事..不过若是你们想要请我父王为你们消案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我父王寝宫的所在..”

    话音而落,公主殿下抓起被子,滋溜一下便躺回了床上,大被蒙过头,看那意思,显然就是不想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了

    这一行,他们根本什么消息都没有探到,沙加当然感到不甘心了,所以,他怎么也还想从公主殿下的嘴里问出些有用的信息,毕竟这事,事关他们二人与他伙伴们的好几条性命呢!

    但,周逸寒却拦下了他,回头望望用被子将自己牢牢包紧的公主,周逸寒难免用手抚了抚发梢,打开窗户,推着沙加出去了..

    走之后,他还不忘将窗户随手关上,但是窗帘他就没办法了,明晃晃的月光透过窗户,映照进室内,公主殿下从被子下探出头来,表情似乎带着几分正式、哀怨与感伤..

    “父王,到底该怎么做..您教教我..”